人文历史

大海里怎麼撈得到眼鏡

眼鏡,英文的「高端」用語叫做eyewear。幸而沒有好事者用中文對應,譯成眼部佩戴品或眼部飾品之類,因為我總覺得這個字很裝,就像鞋子不叫shoes,非得叫footwear。而且,eyewear說出口,也沒平常的glasses和spectacles那麼自然。查了英文辭典的eyewear,果然很光亮:「glasses, esp when regarded as an item of fashion.」(眼鏡,尤指跟時尚有關的)

人文历史

大叔的每次體檢,都是一次審判

拖到年底,我還是忐忑不安去體檢了。如釋重負回到辦公室,被同事問起,我故作輕鬆,說五臟六腑仍然齊全。他說他上一年感覺身體有些不對勁兒,自己花錢去體檢,沒發現問題,還在猶豫今年要不要去。另一個同事則說,兩三年不體檢啦,不敢去啊。

人文历史

人生失敗組

電影一開場,一隊葬儀樂團吹著喇叭、打著鼓,穿上那有著金穗的制服和方圓帽,衣不乘身,樂音走調,那一群樂手,像是在戰場上打了敗仗回家、潰不成軍的一隻隊伍。在荒涼的土地走來,也將走向荒涼的盡頭。

人文历史

成都還有味道嗎?

騰訊大家編輯給我出了一個題目,要我和流沙河老先生對聊「什麼是真正的成都味道」,我想了好久,發現要回答這個問題真不是容易的。

人文历史

四川人能把「樂」字讀出四個音來,就是一種文化

我講一個自己真實的經歷――就是我怎樣去了解歷史和文化的。這件事情是在1990年代,那個時候,我住在大慈寺路,更早一些時候住在紅星路,在紅星路的附近水東門的幾十條小街開始全部都要拆了,因為水東門是成都最窮的地方,那一帶要把它拆了,修一條大的街。我就每天在水東門那一帶的小街仔細走,仔細看,並且回想歷史。

人文历史

當老先生遭遇10萬+

葛劍雄先生不適用手機,更不用說微信了。但是,他同樣可以準時抵達任何他想到的地方。在成都參加「大家之選――騰訊大家・天府文化年度文化沙龍」的時候,從餐廳到書店的路上,葛劍雄先生大步走在前面,轉眼就沒了蹤影,一批經常寫10萬+文章專欄作家跟在後面,他們不得不依靠手機導航。

人文历史

人與人之間的鴻溝,比人與狗的更大

成都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城市。十多年前我剛來這裡的時候,晚上回到住宿的小區,發現那裡搭起了靈棚,佛音陣陣,伴隨著麻將聲。前來弔唁的人竟然在打麻將,沒有什麼悲傷,這讓來自北方的我感到驚奇。

人文历史

誰真敢對孩子說「你不成功沒關係」

《@所有人》是騰訊新聞剛剛出來的一個視頻節目,大概意思就是一個名人召集一批親朋好友以演說和採訪的方式,來就一個問題進行探討並給出結論。第一期便是前央視主持人李小萌和她的朋友們談論孩子教育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