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水形物语》,跨物种的爱情如何可能

《水形物语》拿到最佳电影金狮奖,对于电影节来说算是个稀罕事儿。因为讲求创新甚至鼓励实验,是电影节尤其是历史最悠久的威尼斯电影节存在之根本,美国类型片大规模露脸放映再是欢迎不过,但拿到大奖,可就让记者和影评人吃惊了。

人文历史

机器人抢了我们工作怎么办?

一直以来,当人们说起关于机器人/人工智能算法取代人类工作的时候,第一反应总是蓝领工作,诸如工厂流水线装配工、出租车司机、收银员等,不少人大概还暗自庆幸,我是专业人士,计算机奈我何!

人文历史

9月14日,中国历史是否有另一种可能

中国的现代启蒙,可以看作一场轰然作响的危机倒逼,危机来得过于突然了,过于刻骨铭心了,放眼悠长的华夏文明史,这也算是最最重要的拐点了。而且,由于复杂微妙的民族心理,现代启蒙显得既艰难又脆弱,很难说已经真正完成。

人文历史

堪比黄药师的文艺复兴建筑大师及其名著

桃花岛是金庸笔下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岛,位于东海之上,距离大陆并不遥远。现实世界里确实有这样一个岛屿,坐落在浙江舟山群岛的东南部,面积约41.74平方公里,古称“白云山”,传说秦朝方士安期生在此隐居炼丹,醉中洒墨于石,斑点形如桃花,故而又称为“桃花岛”。清代在此设桃花庄,民国改桃花乡,今属桃花镇。

人文历史

所有作家里选一个最恨世的人,就选他

不能说大家对于一直想着“诋毁”人类的库尔特・冯尼古特始终饱含偏见――比如一直没有让他拿到那个曾让他嘟嘟囔囔念念不忘的诺贝尔文学奖,还比如无论在他生前死后他都算不上最顶尖的那种作家,等等――但确实包括读者和出版行业人士或者专业评论家在内,真的都未曾给予他应有的那份尊重和认知。

人文历史

写个好看好听的歌剧有多难?――歌剧《红楼梦》的尴尬

旧金山歌剧《红楼梦》谢幕。前来观看这部歌剧的人无非三类:喜欢小说《红楼梦》,喜欢歌剧,两者都喜欢。曲终人散,失望多于期盼。想要说点什么却无从开口,忽然想到宋人张炎在《词源》中称吴文英词的那句评语:”吴梦窗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多年来,《红楼梦》先后有了越剧,电影,前后两版电视连续剧,黄梅戏,话剧,舞剧,芭蕾舞剧,今天终于有人做了歌剧。看客都是眼花缭乱,须知诸般形式中最艰难的当属歌剧改编。

人文历史

天才如何产生效力

撰文 | 安德鲁・罗伯茨 翻译 | 陆大鹏 上个月的专栏,我写的是人类历史早期的军事领导力,试图解答1981年我参加剑桥大学入学考试的作文题:“一个人如何领导一百人?”本月我打算把故事讲到当今时代。我相信,火药时代(大致从16世纪末到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是军事史上的一个单独时期,在这期间战争和战场经历了两次重大变革。当然了,火药是好几个世纪之前在中国发明的,但直到西欧大陆的争霸战争中运用火枪和大炮,火药的力量才真正在全球层面体现出来。

人文历史

那喋喋不休的我

我的茉莉花,被蜗牛吃掉了。园艺师傅说,天黑的时候,黏瘩瘩的牛儿们都会出来,你就拿个手电筒照他,一个一个抓起来。

人文历史

梅西的队友为什么没有黑人?

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在世界杯足球赛上,阿根廷是为数不多没有黑人球员的美洲球队。无论是巴西,哥伦比亚,还是一衣带水的乌拉圭,都有黑人球员效力国家队,其中不少还是球场上的主力,然而阿根廷却是一个例外。根据多项普查数据显示,阿根廷的人口中约有3%拥有黑人血统,这使得阿根廷当仁不让地成为最“白”的拉美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