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精选文章

重聚

约翰.奇佛 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在中央火车站。我自纽约州阿迪朗达克斯山中外祖母家前往波士顿附近鳕鱼岬母亲租下的小别墅,…

Continue Reading

每日精选文章

误解

P.G.伍德豪斯 绰号叫“蜘蛛”的詹姆斯.比芬先生职业是掏包,嗜好是报仇。比芬先生根本不在乎太阳无视他的愤怒而落下,事实…

Continue Reading

每日精选文章

油月亮

贾平凹 尤佚人一出审讯室便大觉后悔话不该那么说。七月的天气已经炎热,湿漉漉的手一按在椅子上就出现五个指印。三年前的公园条…

Continue Reading

每日精选文章

讲用

汪曾祺 郝有才一辈子没有什么露脸的事。也没有多少现眼的事。他是个极其普通的人,没有什么特点。要说特点,那就是他过日子特别…

Continue Reading

每日精选文章

伊萨克.巴别尔 “亲爱的主编同志,我想给您描绘一下那些个挖我们墙脚的妇女是何等的没有觉悟。您遍访国内战争的各条战线,写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