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项

律师函能侵犯名誉权吗

最近法律圈有个新鲜事引起了大家讨论:美国NBA球星乔丹委托方达律师事务所向天津体育局、第十三届全运会组委会发出了一份律师函,因认为这封律师函构成名誉侵权,中国的乔丹体育公司将美国乔丹和方达律师事务所告上了法庭,要求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维权费110万元。
说是个新鲜事,并非是从来没有过因为发送律师函导致纠纷的,只是选择的诉讼路径比较新鲜。因为发送律师函导致的纠纷,经常表现为不侵权之诉,很少选择侵犯名誉权的诉讼。

杂项

实录|虎知娱乐法在线沙龙(第五期)

本期主题:新媒体运营中的法律风险
沙龙时间:8月2日(本周三)晚9:00-10:00
主持人:张玉娇
邀请嘉宾:朱海东(资深新媒体人)
乔万里(律师,知产库主编)
赵虎(律师)
主要内容:
1.新媒体运营中侵权的主要表现形式
2.新媒体运营中侵犯他人著作权、名誉权、肖像权等的认定标准
3.新媒体运营中侵权的赔偿标准及法律风险防范

杂项

过了保护期的特殊标志能否注册为商标

特殊标识与商标有很多不同之处,比如:1、商标主要用在市场经济活动中用来区别不同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主要是为了私利,特殊标识用在经国务院批准举办的全国性和国际性的文化、体育、科学研究及其他社会公益活动中,主要是为了公益;2、商标的保护期限为10年,特殊标识保护期限为4年;3、商标到期的,商标注册人提出申请可以续展,理论上讲商标可以一直续展下去,特殊标识到期后是否能够续展,需要工商总局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决定,等等。特殊标识与商标又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1、特殊标识与商标都可以由文字、图形及其组合构成;2、得到授权之后都有权阻止他人在市场经济活动中使用,等等。

杂项

我在欧洲旅行时享受到的靠谱服务

昨日读《依然德意志》一书,作者陈玉慧在序言里写了这么一件事:两德尚未统一时,她从西柏林溜到东柏林“见世面”,跑到最高档的电视塔餐厅吃饭。吃着吃着,服务员学着西欧人的方式,走过来问菜是否可口。她也习惯了西欧人的方式,有啥说啥,随口应了句“有点咸”。来自国营单位的服务员立时大怒,骂了句“觉得咸?你怎么不回家自己做?”

杂项

中国游客在剑桥追寻诗和远方

不久前看到国内报道:中国游客挤爆剑桥、牛津等英国著名学府。检索发现,中文消息的来源,是综合翻译了两家英国报纸的报道。原文并没有单独针对中国游客提出批评,但是一经中国自媒体的大量转载和传播,把“中国游客塞满英国”跟“剑桥人大喊受不了”联系在一起,给人感觉发生了恐怖的 “占领”事件,似乎中国游客又招来了非议。

杂项

运河之水天上来

长期以来有这样一种说法: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项人造工程分别是万里长城和京杭大运河――长城横亘东西,宛如一撇;运河纵贯南北,好似一捺,于是在华夏版图上写出一个大大的“人”字。

杂项

被美化的兄郑被消费的人性

很久没有这种直观的观影感受了,看了《东京兄帧罚从电影一开始直到完结后几个小时,我的胃都在翻滚。这既是生理性的对电影里面各种吃与呕吐的呼应,也是心理性的对兄值难挂值母型身受。

杂项

今天还需要读安妮宝贝吗

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安妮宝贝――一个小女孩式的笔名开始流行。同时期流行的,大概还有村上春树和米兰・昆德拉。今天看来,他们或许对应着不同的精神层面,村上有精巧的故事和落寞的虚无,昆德拉有智慧的反讽和深刻的洞察,安妮宝贝,这位来自浙江宁波的女性,有着那个时代中国文学少有的语言和情绪。他们共同构成了千年之交的中国文化图景,以不同的方式吸引着读者,分流着人群,当然,即使在最宽泛的意义上,这些读者和人群也以都市青年居多。

杂项

没有自私的子女,就没有崩盘的老人

据澎湃新闻报道,老家山东的李阿姨来武汉帮独生女儿带娃,把大宝带到了上幼儿园,女儿又添了二宝。三年带两孙,压力太大,终于,李阿姨得了中度抑郁症,两个月里暴瘦10多斤。(原新闻:《山东一老人帮女儿三年连带两娃,暴瘦十多斤患上抑郁症》)

杂项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

第七季的《权力的游戏》看到第六集了。这一季只有七集。现在看来,自上一季,亦即自第六季始,一如传说中的原著作者马丁的写作速度没能及时赶上《权》剧的拍摄进度,以致《权》剧拍到第五季后,编剧们只能根据马丁的某些设想自主编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