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李卫锋:修墙与关门,到底是“千年大计”还是“当下买卖”?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卫锋】

新年伊始,由于“美墨边境墙”的资金一直没谈拢,在经历了两周多的美国政府“关门”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称美国政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或者几年”还会继续关门,直到“修墙”的资金通过为止,现在看起来局面“僵”住了,除非有一方让步。

当地时间2019年1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乘专机从戴维营,返回白宫后接受记者采访,坚持要求为修建美国和墨西哥边境隔离墙拨款。图片来源:东方IC

在这个问题上,盘点一下可以发现,特朗普作为他自称的“说话最算数”的美国总统,当时的诸多竞选承诺,包括一些当初大家都觉得是“嘴炮”的一些“大事”,比如扩军、贸易战、减税、推翻奥巴马医保法案等等,都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而当初看起来最简单的,美墨边境建墙计划,虽然连续弄了3次“政府关门”,现在甚至做出“关门几年”的威胁,看起来还遥遥无期。

为了弄明白这个事情,首先得从非法移民这个历史老问题说起。据统计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约为1100-2000万人,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墨西哥,而加利福尼亚州则有逾250万非法移民。据相关研究和媒体报道,以非法移民为主的家庭超过60%享受各种福利计划;非法移民共有100万左右,包括20万有犯罪前科者在判处驱逐出境后滞留美国。

美国国土安全部报告显示,每年有近200亿美金的毒品从墨西哥贩卖到美国。屡禁不止的毒品交易和武器走私,带来的社会治安问题也让美墨两国政府倍感头疼,数目巨大的“存量”非法移民,给美国带来了复杂的社会问题和高昂的经济成本。

但修墙这事不是特朗普首创。 “美墨边界围栏(Mexico–United States barrier)”于2006年小布什执政期间,在激烈辩论和示威声中通过并执行,然而进度不如人意。直到2016年,修建长度都未达到预期,更严重的是,“围栏”断断续续,有着非常容易穿过的缺口。

特朗普对 “漏洞百出”的“围栏”是不满意的,这离他希望的“高大”、“漂亮”的墙有着不小的差距。因此,在2016年美国大选的时候,特朗普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就是修完整的“墙”。特朗普是第一个打破政治禁忌,称之为“墙”的总统,因此也获得了粉丝的热烈拥护,当然这也成为了最具争议性的话题。

那到底是不是只有修“墙”才能解决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呢?美国不管是从道德层面出发,还是从实际利益出发,都不可能驱逐现有的数量庞大的非法移民,亦不可能将现有的非法移民团体全部合法化(大赦),以上两种做法都只会使得矛盾更加激化,最后不可收拾。

那么,作为政府,为了安抚民众,平息争议,只有唯一的选项:让大家相信,政府会严格控制边境,不会有更多的非法移民入境美国,解决民众的焦虑。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4日,墨西哥蒂华纳,第一批批来自中美洲的大篷车移民抵达美墨边境,其中一些人还爬上了美国建造的边境墙,向特朗普示威的意味明显。图片来源:东方IC

严控非法移民入境,是美国政府、两院和社会都有的共识,但是否修“墙”,差异就相当大了。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掌握参众两院,墙没有修起来。如今民主党2019年1月3日就当家众议院了,修墙计划更是遥遥无期。

根据中期选举的结果,民主党拥有的众议院233席中,有186位明确反对,45位没有表态,只有2位表示支持,其中一位是有条件支持。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德克萨斯州4个美墨边境州的67位民主党议员中,61位明确反对,5位没有表态,一位有条件支持(Jackie Speier,来自加州第14选区)。

情况很明了,在政治层面,反对建墙的力量占优势,尤其是联邦层面。根据美国两院的政治制度设计,在“把持”众议院的民主党的反对下,边境墙相关法案几乎不可能通过。

但特朗普的“墙”并不是无人支持,其在民众中有着相当的民意基础。一名伊拉克老兵,“紫心勋章”获得者Brian Kolfage先生,在众筹网站GoFundMe发起了为“特朗普墙”捐款的活动,三天时间就募集到超过700万美元。

那么特朗普怎么办?如今已经不是在竞选状态,部分支持民众的游行、带着工具和水泥去边境支援、抑或发起募捐等活动,都不是决定性因素,唯一可行的,就是想办法使得法案通过。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特朗普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

首先,我们来看看民主党人反对的原因。主要原因很简单,至少在纸面上很简单:没钱。到2018年11月底,美国国债总规模达到21.8万亿美元,相当于当年名义GDP总量(约20万亿美元)的109%。

加上特朗普的减税大招,财政收入增幅明显收窄,才0.4%。而军费等开支迅速增加,政府债台高筑,2018年财年财政赤字同比增幅高达17%,所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难怪反对的声音很明确:“完全是浪费纳税人的时间和金钱”。

在这个问题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自然门清,他一开始就口号式、创造性的提出让墨西哥负担修墙的费用,所谓新时代的“主动画地为牢”。当然,墨西哥没有那么上道,总统培尼亚明确表示墨西哥不会出这个钱。

紧接着,特朗普提出第二个方式,也就是所谓“间接付款”,先从联邦政府资金支付“造墙”费用,但最终会通过一个“复杂的形式”的“付款机制”由墨西哥政府承担。在2018年12月13日,特朗普声称最近签署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对美国有利,美国因此“赚取了”修墙的费用,当然此言论遭受了政敌的无情嘲笑。

在无数次声明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由墨西哥出钱的同时,在具体操作上,特朗普的手法非常经典和娴熟,态度非常强硬自信。由于美国政府债台高筑,无法通过长期的拨款法案。

自美国国会预算程序于1976年正式执行以来,一直通过短期支出法案来维持政府运转。而如果因为两党斗争或者其他原因未能通过短期法案,联邦政府就会“停摆”,只保留核心部门继续工作,而且还可能没有工资。自1976年以来美国政府一共“关门”21次。

2017年1月25日,特朗普签署了修墙的行政命令,但命令归命令,钱还在两院手里。为了要到这一笔据估计最多将达到250亿美元的巨款,2018年一年之内,政府三次停摆,创造了40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特朗普用的方法就是“捆绑交易”,简而言之,你不同意我修墙,我就不同意相关整体预算案,特朗普曾表示,不通过“修墙”经费的法案,其他法案也别想通过。政府没钱了,那就先关门,或者按照特朗普的说法“光荣地关门”。

第一次发生在2018年1月20日,特朗普希望用“修墙”来交易 “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没有达成,停摆3天;第二次发生在2018年2月9日,一位共和党议员反对其中涉及增加赤字的部分并拒绝投票,“技术性停摆”3小时;第三次,创造历史的“跨年了”。

特朗普声称:“这也不错啊,我无所谓,我就是要为了边境安全而让政府关门”。当然,这不是新鲜事,历史上美国政府会故意关闭某些公共服务,用以影响公众,也就是所谓的“华盛顿纪念碑综合症”。

现在元旦已过,新年伊始,相信特朗普的“修墙斗争”还会继续不停地斗下去。相对于扩军、贸易战等“大问题”,边境墙问题看起来要“具体而微”。而正是这样一共具体问题,是特朗普心目中的头等大事,因为这直接牵涉到他的竞选承诺,更直接表明了他的政治主张,以及“领导力”。

所以这堵墙是否能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事实上墙肯定解决不了,特朗普不会去关心,他所关心的是,如何迫使国会通过法案,拨款修墙,甚至于如何向美国民众秀出他对于修墙一事的努力,并通过法案的交易,达成其他政治主张。

这样,他才能在在选民心中修起“心墙”,确保即便他其他关于扩军、贸易战等夸下海口的战略,没有达到“使美国更伟大”的经济和社会效应的时候,他还有“政绩”来为连任打下“民意的基础”。正所谓,政客不管墙何为,为了政绩强说墙,说的是民意、打的满是主义,到头来还是生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