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雷定坤:印度议会通过这条宪法修正案,步子是不是迈得大了些?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雷定坤】

2019年1月9日,宪法第一百二十四修正案先后在印度人民院和联邦院通过。该法案补充了宪法第15条,允许印度各邦为经济落后群体(Economically Weaker Section, EWS)制定特别条款,而这些特别条款指的正是为该经济落后群体保留在行政、教育等公共部门高达10%的工作和学习的名额。目前,该修正案将面临司法审查,进而判断其是否违宪。若通过司法审查,在该修正案正式实施前仍需得到全国半数邦以上的认可。

这对印度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儿。总结起来,印度国内目前针对该法案的争论主要聚焦在三方面:EWS的判断标准,立法依据以及技术层面的操作,笔者将一一针对这些争论做简要的分析。

判断经济落后群体(EWS)的标准是否合理?

尽管司法部长Ravi Shankar Prasad表示各邦都可以制定各自的标准,以划分EWS群体,但是早先提交议会的法案标准为:家庭年收入低于80万卢比(约8万人民币),所拥农业用地低于5英亩(约30亩),房屋面积低于1000平方英尺(约93平方米),个人居住院子最长边不超过100码(城镇地区)或200码(非城镇地区)。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标准针对的群体是一般类别(General Category),即此前不属于宪法保留条款中的任何类别。出于便于理解的目的,该修正案通过前印度居民可以大致被分为一般类别和保留种姓类别(包括ST/SC/OBC),且两个大类占的公共部门的席位各50%。而该修正案通过后,原先的一般类别中进一步划分出一个经济落后群体(EWS)且占10%。至此各类别在公共部门所拥有的保留份额分别为:一般类别(40%),保留类别(50%)与EWS类别(10%)。

倘若回头仔细斟酌这些标准,会发现其存在诸多不合理和混乱之处。例如根据《印度时报》的统计,印度有86%的农业土地持有者都符合“所拥有农业用地面积不超过5英亩”的标准,印度80%的家庭住宅面积甚至小于500平方英尺(尚未达到标准划定的1000平方英尺)。此外,印度人类发展调查(IHDS)的数据显示,98%的印度家庭年收入低于“80万卢比”的标准。当然,这些统计的数据包含了保留种姓类别的情况,但即便如此,仍有大量的原本属于一般类别的人群符合当前EWS标准,也就是说他们中大多数都有权竞争公共部门为他们保留的10%的份额,那么,重新划分经济落后群体的意义是什么?

当地时间2019年1月3日,印度加尔各答,在“加入对抗饥饿的战斗”期间,穷人和富人在街头共进午餐。图片来源:东方IC

是否背离宪法精神?

另一大争议聚焦于该修正案是否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宪法精神,尤其是宪法中关于为表列种姓(SC)、表列部落(ST)以及其他落后群体(OBC)赋予在国家公共部门一定比例的立法初衷?

印度保留制度的雏形始于印度独立前,在1979年曼德尔委员会(Mandal Commission)后于九十年代初逐渐趋于成熟。宪法中涵盖保留制度的初衷更多的是通过针对那些受困于传统的社会结构、历史因素而被剥夺诸多权利的群体,赋予他们在公共部门接受教育、获得工作机会的一定比例的名额,从而提升这些群体的受教育程度和社会地位。换句话说,保留制度是一种“弥补举措”,为印度历史上受到剥削与不公平对待的群体的一种补偿。

当然,最新通过的该修正案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被理解为“弥补”的举措,弥补的对象则是那些被认为受到逆向歧视的高种姓人群。例如2016年2月起,印度北方地区大范围出现由贾特种姓群体带领的暴力游行,要求贾特种姓被列入其它落后种姓(OBC)范畴,以获得相应的权利。据估计,该修正案通过后的主要受益群体为原先一般类别中包括婆罗门、拉吉普特、贾特以及其他一些以贸易为主的较高种姓群体。因此,此次议会通过的修正案又被戏称为“高种姓保留法案”。

这些高种姓群体长时间以来宣称自身受到了不公平对待,而之前的保留制度正是其自身受到逆向歧视的有力证据。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印度国家样本普查组织(NSSO)的最新数据显示,保留种姓群体所占人口比例约达70%(SC:19.59%,ST:8.63%,OBC:40.94%)。也就是说近70%的保留种姓人口与剩下30%的中高种姓人口在公共部门分别竞争属于各自50%的名额。理论上看,相对于只占30%人口的一般群体,保留种姓群体内部的竞争程度甚至更加激烈。许多基于印度历年公务员考试结果的统计报告,也应证了上述基本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