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杨紫琼:昂山素季处境非常非常艰难


近日,56岁的杨紫琼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专访,谈到了她早年遭遇的种族歧视,以及她对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领导下的缅甸政府感到的“痛心疾首”——在2012年的传记影片《昂山素季》(The Lady)中,杨紫琼出演了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杨紫琼在影片《昂山素季》中饰演昂山素季(图自纽约时报)

以下是纽约时报11日相关报道的摘要。

记者:《疯狂的亚洲富人》是自1993年《喜福会》以来,首部以当代为背景、由亚裔美国人为主的剧组出演的好莱坞影片,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杨紫琼:亚裔群体太渴望了,他们从来都看不到自己出现在大银幕上。说实话,在刚来这里,突然被告知我是少数群体时,我大吃了一惊。我来自中国——怎么会突然变作少数群体呢?我们想要被表达,我们不想被视而不见,我们不想被告知我们不够好不能上银幕。你们不用给我们特别对待。平等对待就好。

记者:《昂山素季》很克制。

杨紫琼:《昂山素季》的确是。但从其他层面讲《昂山素季》又是很情绪化的。

记者:你对昂山素季领导下针对罗辛亚穆斯林的暴行有何感受?

杨紫琼:我当然非常反对针对罗辛亚人的行为。我们在缅甸有一个基金会。我们感到,当这个国家走向开放时,需要帮助的不是(社会的)顶层。而是其他人。但是他们崇拜她。因为他们真的相信她在尽力为底层人民服务。

记者:他们现在还崇拜她吗?

杨紫琼:他们仍然有这种感觉。但问题是,这太复杂了。我不相信她有这种能力。也许我这么说她会恨我。她没有权力。权力仍然掌握在军方手中。

记者:你和她有联系吗?

杨紫琼:我们和她有联系。但是最近情况变得很困难,因为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她知道我在公开说我很失望。这很不幸。

记者:你演过她,这感觉肯定很奇怪。你认为她会失去诺贝尔奖吗?

杨紫琼:我认为我们真的应该退后一步,试着去理解。他们谴责她没有公开发声,没有转过身去说:“你们错了,你们不应该这样。”是的,也许她可以这样做,然后再次被驱逐出境。我觉得她在努力让大门保持敞开,这样她的国家内部仍然可以有对话,她仍然可以有一些发言权。我担心的是,如果没有国际上的支持,军方就可以轻易把她抛开了。所以我认为她的处境非常非常艰难。

杨紫琼(图自纽约时报)

记者:对于《疯狂的亚洲富人》,影片开始的一幕让我震惊,就是对埃莉诺家人的强烈歧视。我以为90年代不可能是这样的。

(杨紫琼扬起眉毛,犀利的眼神仿佛在说:“姑娘,你太天真了。”)

杨紫琼: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巴黎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每当我走进一家店,女人们都会抱起胳膊。她们甚至不和我说话。所以第二天,我的前男友派他的设计师和我一起去购物,那些门一下子就打开了。

记者:就像《风月俏佳人》(Pretty Woman)那样!

杨紫琼:你会惊讶于当时人们的种族主义有多严重,很遗憾。但我很高兴现在不是这样了。作为一名亲善大使,我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合作,促进性别平等,我们(需要)的一切就是拥有一个更美好、更和平的世界。不这么做,我们就无法拯救世界。我们必须一起工作,一起开展对话,不要有那么多臆断。我们为什么那么喜欢臆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