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倪晓姗:北约70周年,凝聚力仍大于离心力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倪晓姗】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11月初提出北约“脑死亡”之说,他认为美国与北约盟国之间缺乏战略决策上的协调,美国正在快速偏离欧洲,并警告其他欧洲国家“美国不再是可靠的伙伴”,呼吁争取“更多的欧洲自治”。

马克龙的这番言论引发人们对于北约内部离心力加剧的担忧,默克尔断然否定马克龙观点的这一做法,又再度引发人们关于“德法双马车”是否还能继续前行的忧虑,德国媒体甚至在北约70周年纪念日之际,以“左翼党团请愿德国退出北约”为题进行渲染,似乎德国内部对于北约的态度也并非“铁板一块”。

北约警告:欧洲一体化不能取代跨大西洋联盟

马克龙对《北约条约》第5条规定的“共同防御”是否仍然有效提出质疑,这一表态被许多资深北约外交官视为针对防御联盟核心的直接攻击。美国北约大使哈钦森(Kay Bailey-Hutchinson)称马克龙认为“同盟关系已死”的观点是错误,美国将继续提供援助,并提出与马克龙进行对话的要求。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告诫马克龙,如今的北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和充满活力,任何将欧洲与北美拉开距离的尝试不仅会削弱跨大西洋同盟,还有分裂欧洲的风险。斯托尔滕贝格还强调,欧洲一体化不能取代跨大西洋联盟。为了证明北约并非处于“脑死亡”状态,而是在处理实际问题和威胁,斯托尔滕贝格提出不久前外交部长们通过的一份对中国安全政策威胁进行评估的草案,认为中国在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影响北约的利益冲突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笔者认为,北约的这一做法无疑是“转移矛盾”,将中国视为潜在的“敌人”或“威胁”有利于从安全角度加强北约内部的凝聚力,团结一致对外。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日,英国伦敦,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东方IC)

马克龙对美国,以及以其为首的北约表达不信任并非没有理由。早在2016年竞选中,特朗普就一再将北约描述为“淘汰的”、“过时的”、“多余的”。更重要的是,成为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的一系列决定都在将欧洲置于决策机构的边缘,甚至将欧洲视为“对手”,将竞争关系置于美欧经济政策的前沿。

笔者认为,从特朗普以“退群”威胁北约其他成员国作出提高军费支出承诺等一系列行为中可以看出,美国事实上并未将北约视为完全平等的国家联盟,而只是主张其自身战略利益的一种手段。而从美国和北约层面纷纷对马克龙提出批评、警告以及对话诉求中可以看出,对于维护美国自身利益,北约仍存在其价值。

虽然在政治上,特朗普和马克龙的言论给北约内部带来了紧张气氛,但从军事上来看,北约目前仍表现出稳定性:北约仍将投资数十亿美元用于高科技机载监视设备。除军费开支外,北约也要承担其他联盟成本费用。

根据德新社数据,德国准备从2021年起,承担北约联盟成本的份额从14.8%增至16.35%,同时,美国在联盟成本中所占的份额将从目前的22.1%降低至16.35%。这也被视为德国释放善意之举。

德法对北约差异化态度不影响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在两周前的采访中,马克龙还强调“更多的欧洲防御力量和更多的欧洲主权”不应被理解为与北约相竞争,而是“对北约的补充”。马克龙也承认,由于其卓越的军事能力和军备,美国对于在北约境内或境外执行任何任务都是必不可少的。他认为,当前的国际安全形势,特别是中国的崛起使得“欧洲特别软弱”。所以,笔者认为,无论是对北约状态提出批评、向美国的联盟忠诚提出挑战,还是要求欧洲重新获得军事主权,马克龙最终目标是加强统一的欧洲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日,英国伦敦,北约峰会开幕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视觉中国)

虽然默克尔不认同马克龙的“大面积进攻”的行为,但她同样认为欧洲应该掌握自己的命运,而跨大西洋联盟必不可少。联邦防长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也表示“北约仍是欧洲安全的锚点”,“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建立一个有行动力的欧洲”,而这与北约并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加强北约内部的“欧洲支柱”。在11月20日的布鲁塞尔会议上,德国外长马斯将北约称作“欧洲的生命保险”,并对应马克龙的“脑死亡”言论称北约需要“新鲜的政治细胞”,建议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在斯托尔滕贝格的领导下由前外交部长或安全政治专家组成小组,制定有关如何推进北约内部协调的政治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