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冈特·舒赫:在德国发生的围绕华为5G禁令的拔河大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翻译/观察者网 马力】

众所周知,我的祖国德国最近正面临着关于采用华为5G问题的最后抉择,观察者网刊登的报道《美国安顾问满脑冷战思维,教唆德国“把华为烧掉”》对此进行了介绍。

此事为何如此棘手?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整件事中还存在哪些潜藏的因素呢?

当然,我们都能理解美国向德国施压的原因。德美两国是盟友关系而且还有北约这个组织存在,可是我们德国人还是想向美国说不。如果没有美国的干扰,我们就不可能有如今这样多的讨论。在4G及以前的时代里,德国并没有围绕华为展开今天这样的辩论。

咱们还是从人的问题说起吧,因为根据“实力”的定义,一切都由人来决定。

易受“惊吓”的德国人

今天的德国人是一个非常容易受到惊吓的群体,而且其中的原因经常完全无法以人类理性去解释——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德国式焦虑”(German Angst)这个说法吧?在福岛核电事故之后,是德国(而非日本)决定完全放弃核电;我们德国人习惯于购买风险最低的AAA级债券,很少有德国人投资股票;我们德国人的日常话题经常涉及移民和恐怖袭击等内容。

然而,与被恐怖分子杀害相比,一个普通人更可能从梯子上掉下来摔死或者在车祸中身亡,我想这两者发生的概率分别要比被恐怖分子杀死高2000倍和800倍。可是人们还是照常用梯子,而为高速公路设置最高限速的提案一次又一次地被否决。

德国媒体反复报道包含“华为”和“间谍”这两个关键词的新闻,结果造成很多德国人已经认为这两个词接近同义。你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带有这两个关键词的新闻,屏幕上会出现大量此类报道的链接。

自今年2月以来已经累积有86000人(上个月就有5000人)参与了一项Civey民意调查,问题是“华为和中兴是否应被禁止参与德国5G网络建设”,结果有30.7%的德国人回答“无论如何都应禁止”,17.8%的人回答“应该”,13.4%的人回答“尚未决定”,17.2%的人回答“不应该”,14.7%的人回答“完全不应该”,6.2%的人回答“无法做出判断”。另一项Spiegel Online调查对超过一万人进行了访问,这项调查得出了与上面相似的结果。

资料图:视觉中国

如果在科技类专业网站(如Heise)进行此类问卷调查,受过更好教育的网民会给出更有利于华为的调查结果。不过,并不是每个德国人都有工程师那样的知识背景。在上述民意调查结果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一半的德国民众反对使用华为设备。

我曾是一名工程师,而且还曾在移动通信行业工作过一段时间。据我个人的判断,99.9%接受问卷调查的德国民众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难以对问卷做出负责任的回答。此外,德国媒体在报道时对通信系统的脆弱性并没有给出可信而全面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