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科工力量:剑桥分析是如何以“工业规模”操纵各国选民的


【文/科工力量  柳叶刀】

日前,已经关门的英国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万份文件将被陆续公开,这将暴露该公司的内部运作情况,该公司于2018在被披露盗用8700万脸书用户个人资料后,宣布倒闭。

超过10万份与68个国家和地区业务相关的文件将在未来几个月公布,这些文件将揭露一个以“工业规模”操纵选民行为的全球基础设施网络。

在剑桥分析公司关门之前,美国总统大选、英国脱欧以及其他国家领导人选举中都有其身影,通过操纵选民情绪,为自己的“金主”服务。这家曾在各国选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剑桥分析公司”到底什么背景?

借用社交媒体操纵选民情绪 为“金主”谋取最大政治利益

相关资料显示,剑桥分析公司成立于2013年,对外宣称其主要业务是向政治和企业客户提供消费者研究、分众广告投放和其他数据类服务,主要在美国运作。它的母公司则是鼎鼎大名的英国战略交流实验室公司(SCL)。SCL成立近27年,作为政府和军方承包商,业务范围广泛,从食物安全调查、打击毒品到政治竞选都有涉猎。

剑桥分析公司作为SCL集团的分支,由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和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联合创建,班农是谁不用多做介绍,尼克斯则是SCL集团的高层主管之一。公司成立之初,班农和尼克斯通过说服私募基金经理罗伯特· 默瑟(Robert Mercer),获得1500万美元启动资金。而默瑟长期为美国共和党捐款,并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

史蒂夫·班农此前担任白宫首席战略师,曾是特朗普高级战略顾问

英国剑桥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也曾是SCL集团高层人士

该公司运营模式主要是把微定向和心理学结合起来,精心分析选民的数据,预测选民动向,为“金主”赢得选举。在获得投资之后,担任剑桥分析公司技术骨干的克里斯托弗·怀利(Christopher Wylie),认识到数据分析预测用户行为与心理学结合的重要性,因此他找到了当时任职于剑桥大学心理测量中心的教授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

克里斯托弗·怀利曾是剑桥分析公司的技术骨干,也是后来的爆料揭秘者

2014年,科根教授开发了一款APP,放在脸书上推广,用于心理学研究。用户在这款APP上做完测试后,可以得到5美元。总共有27万用户接受测试,但是该应用可以获得用户本人以及用户好友的动态信息等数据,通过这样“滚雪球”的方式,实际上收集到至少五千万脸书用户数据。科根将这些数据带到了剑桥分析公司,而通过数据分析就可以向选民精准地推送广告。

在2016年的肯考迪亚峰会上,亚历山大·尼克斯曾不经意的透露了“剑桥分析公司”的政治调查和分析方式,通过分析大量脸书用户信息,对成千上万选民的性格特征进行归类,每个选民的恐惧、需求和兴趣就暴露在“剑桥分析公司”的面前。如果有一条事关禁枪的法案即将表决,“剑桥分析公司”为了帮助拥枪派“金主”,对于一个高度神经质和严谨的选民,该公司会把一张入室抢劫者砸窗的广告推送给他,触动他的警惕心理,想到自己需要拥枪自卫。而对于关心传统习惯、和蔼可亲的选民,会推送给他“父亲和儿子在夕阳下一起涉猎野鸭的温馨广告”,将拥枪美化为一种“从美国建立代代相传的家庭文化传统”。

干预多国政治选举  剑桥分析公司违法行为被揭露

剑桥分析公司多次参与美国、欧洲等国的政治选举,但是其起到的作用存在争议性,政治学家质疑“剑桥分析公司”干预选民选举,而“剑桥分析公司”本身也陷入刑事调查。

2018年3月17日,多家媒体披露了剑桥分析公司的商业行为,英国《观察家报》和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该公司从一名外部研究人员(科根教授)那里获取并使用脸书用户的个人数据,但是这名研究人员却告诉脸书公司,他是出于学术目的收集的这些数据。报道指出,剑桥分析公司通过这些脸书用户的数据,预测选民动向,定向投放广告,帮助“金主”赢得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