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枪支暴力主驱动力:警民不信任


【文/观察者网 龙玥】持枪是美国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禁枪难在美更是不争的现实,而枪支泛滥又与枪支暴力如影随形。近日,美国“拥枪派”和“控枪派”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冲突,让该州进入紧急状态的事件,再一次将美国枪支暴力争议推至舆论焦点。

然而,枪支暴力背后不仅只是“控枪问题”,美国吉福兹防止枪支暴力法律中心(Giffords)17日的最新报告《追求和平:建立警察与社区间的信任以打破暴力循环》指出,警察执法部门和他们所服务的社区之间缺乏信任,是导致美国各地城市枪支暴力的一个主要驱动力。

美国警方暴力执法,对轻微违法行为的过度执法,大量未破案的谋杀和暴力与警方带有“种族观念”的执法等,已经侵蚀了美国民众对执法部门的信任。

同时,许多美国警方也并不信任社区,他认为这些城市居民本身是“暴力”的,对枪支暴力也满不在乎,并且不配合警方执法。

美国警察 图自吉福兹报告(下同)

“每个人几乎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如果人们不能指望国家及其机构的帮助,他们就会选择进行自我保护”,有时候自我保护让人感觉“就像是”日复一日的枪支暴力,英国《卫报》援引美国国家安全社区网络(NNSC)领导人肯尼(David Kennedy)的话表示。

暴力与不信任的恶心循环

对于民与警之间不信任的这一复杂的现象,美国许多执法部门非但不承认,反而还会相信许多城市是“谋杀之都”的观点,即这些城市的居民被指责对枪支暴力满不在乎,并且不愿帮助警方追究枪手的责任。

吉福兹报告的主要撰写者费里治(Ari Freilich)指出,警方的这种观念已经渗透到许多传统的警务工作中,他们将社区本身视为问题的一部分,而忽略了受害者、目击者和暴力的解决方案。

美国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扬内塔(Jesse Jannetta)也表示:“当你认为整个社区都是暴力的时候,你就会用各种执法手段将社区‘淹没’。”

同时,费里治还提出了执法部门关于“种族主义”的问题并说道,“执法部门是种族主义和暴力历史的继承者”,他们经常在执行“种族主义的法律”。

费里治对枪杀案中“种族不平等”的数据表示惊讶,“这个数字在世界上所有高收入国家都是闻所未闻的”。

吉福兹报告指出,超过一半的美国黑人(非裔美国人)谋杀案不会导致(凶手被)逮捕。在这些城市,近四分之三未侦破的谋杀案中都有黑人受害者。此外,美国黑人占美国所有杀人案受害者的一半以上。黑人男性占美国人口的比例不足7%,但却占枪杀案受害者的51%。

美国的枪支暴力在地理上仍然高度集中,而且不成比例地影响着城市社区中的黑人和拉丁裔社区,《卫报》指出。

反对于枪支暴力的游行

事实表明,美国警察执法部门改善执法、增强与社区合作的努力,正在让枪支暴力减少。《卫报》一项分析发现,2007年至2018年,加州奥克兰的涉枪杀人案下降了44%。随着当地社区各组织的合作在加强与增长,社区推动警察部门采用先进的警务实践,杀人案的侦破率也在上升。但报道也指出,尽管奥克兰取得了进步,但枪支暴力仍然是城市顽疾。

吉福兹报告在谈到奥克兰时说道,“执法更有效了”,破案率的上升也表明社区信任和合作关系在改善。

此外,加州小城斯托克顿(Stockton)的警察局长琼斯(Eric Jones),因在警察和他们所服务的社区之间实施并率先采用“种族和解措施”而受到赞扬。

琼斯和他的员工每月都会在该市举行“信任建设”会议,在那里,警察和居民会一起面对警察给有色人种社区带来的痛苦历史,琼斯称这是一项有时令人感到不适但却是必要的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枪支暴力事态仍然非常严峻。2019年,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再次刷新纪录。

悼念逝者

据追踪美国枪支暴力事件的非营利性组织Gun Violence Archive的数据,2019年,美国发生了417起枪击事件。

根据美联社、《今日美国》等的数据库显示,2019年共有41起大规模枪击案,共导致211人死亡,是自1970年以来发生大规模枪击案最多的一年。

去年,最严重的是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发生的枪击事件,导致22人死亡。美国大都会州立大学犯罪学家丹斯利(James Densley)表示,“这似乎是一个大规模枪击时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