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文扬:疫情之下,游居文明也暴露了它的天性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文扬】

前一篇《全球抗疫“政治曲线”中的文明因素》,强调了这一次中国以总体战、阻击战的应对方式抗击疫情,背后有中华文明独特天性的因素。

文章认为,中华文明最大的独特性在于它在同一片原居土地长达数千年连续不断的定居。正是因为连续不断的定居,这个文明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家园并保存人口,而不是像其它游居文明那样在连续不断的迁徙中鹊巢鸠占他人土地,劫掠抢夺他人财富。

所以,这个唯一的“天下型定居文明”,唯一能够发展出世界上最大原住民群体的文明,必定天然具有通过高水平的集体行动团结一致抵御外来威胁的能力,包括抵御外敌入侵和对抗瘟疫流行。

此观点似乎带有这样的含义:其他文明不具有这种独特天性以及相应的独特能力。不幸的是,事实很可能是这样。

到目前为止,新冠肺炎已经发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球大流行,而且疫情中心也从中国转移到了欧洲和美国,即西方文明的所在地区,正好可以观察一下这个文明到底是如何应对这场百年不遇的大瘟疫的?在应对过程中这个文明又显现出哪些根深蒂固的天性?

从疫情开始暴发一路发展到现在,在欧洲和美国已经出现了很多令中国人难以理解甚至感到震惊的现象。最典型的例如疫情已经出现之后,民间的大型聚集活动像马拉松、狂欢节、宗教活动等照常进行,尽管专家和政府都发出了警告,但民众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再例如,政府方面对中国的疫情发展和政府措施似乎视而不见,提前一个多月的预警时间、震天响的警告哨声完全不起作用,应检尽检、应收尽收、人人戴口罩、全面社会隔离等措施,并不及时仿效;直到意大利转眼间成了第二个湖北省,病死率冲到了7%以上,英国、德国和瑞典等国竟然还决定以“群体免疫”的“躺倒政策”应对,似乎准备欣然接受百万级的欧洲人口损失。

再例如欧洲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在确诊人数开始挤兑医疗资源时,就很快出现了牺牲老年人的“选择性治疗”情况;而美国更过分,只是刚刚出现经济停摆的征兆,就立即出现了牺牲老年人的声音,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公开表示,为了避免美国经济发生崩溃,老年人群体应该自己照顾自己,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老年人很愿意以牺牲自己做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