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朱梦丹:我在意大利,眼看着“外紧内松”变成灾难


观察者网: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想了解的是,目前您所在的社区、地区采取了哪些疫情防控措施?人们的状态怎么样?您具体是怎样进行自我防护的?

朱同学:我目前在意大利皮尔蒙特大区的首府都灵生活和学习,皮尔蒙特大区与意大利疫情最为严重的伦巴第大区相邻。在意大利全面封锁以后,政府法令规定除食品店、超市、烟草店、药店等基本服务部门外,酒吧、餐厅、商店、博物馆、电影院、剧院、学院等必须全部关闭。

此外,政府还宣布暂时取消所有聚集性活动(包括婚丧嫁娶),并要求所有的居民留在家中。如果有必须要出门的理由,则需要带上出行自我声明表格。外出者必须声明其不是居家隔离者,提供个人信息、出门理由等等。

如果被执法人员检查时忘记携带自我声明,需要作出口头申明,由执法人员对口头声明进行核实,如有隐瞒病情,或使用虚假的声明,将面临1年至6年的有期徒刑。

除此以外,工作人员开始对大大小小的城镇街道以及公园进行消毒。消毒液对人和动物不会造成伤害,但对病毒和细菌有消灭作用。

在政府规定可以出行的地方,照着要求,人与人之间要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后。我们去超市都会看到大家自觉地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有几个人出去就放几个人进来 。虽然队伍会排得很长,但是大家井然有序,队伍的移动速度也会比较快,这样很好地控制了超市里的人员密度。

我和我的室友除了购买生活基本用品和扔垃圾外,都尽量保证不外出。虽然外面的公共交通目前仍然保持畅通,但我们都选择步行。另外我们也购买了一些口罩、手套以及洗手液等消毒产品,出门回来后,也立即清洗衣物,尽量不在外出时与别人交流。

应该说,意大利人民爱好自由浪漫,虽然被困在家里,但是很多人在被困一周后开始通过阳台和另一幢楼的朋友交流,并每天定时地开启阳台音乐会。用歌声、掌声、琴声互相祝福打气。

3月15日21时,还开 展了一场名为“点亮意大利”的活动。所有的意大利人,关闭屋里的灯,点亮荧光棒、手电、蜡烛等一切可以发光的东西,面向窗户和阳台。希望向全世界展示意大利还坚强地活着,也为在前线所有的医护人员加油!

眼下空空荡荡的街道  受访人供图

观察者网:此前,有不少媒体报道华人戴口罩在欧美国家遇到歧视,那么现在出门戴口罩的人多吗?针对华人群体,还会有歧视的情况吗?国内网友看到一些意大利的地方官员在公共场合公开露面时仍然是不戴口罩的,其实也挺困惑为什么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还不戴口罩呢?

朱同学:从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外出观察中发现,目前出门戴口罩的意大利人仍然非常少。相比之下,在伦巴第大区戴口罩的人会多一些,但也远远没有达到像国内疫情期间那样人人出行戴口罩、手套的程度。不过,在许多公共场所,例如超市、药店等,营业人员都戴上了口罩,包括在外的警察等公务人员也是戴口罩的。

在我部分的了解中,我认为此前欧美国家不戴口罩可以主要归结为三个原因:一是观念习惯使然。在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中,认为只有病患才需要戴口罩,健康人是不需要的。

比如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我的确没有见到过意大利人戴口罩,哪怕是在意大利流感爆发期,人们也至多用围巾把自己围起来。平时我偶尔会戴上口罩(当空气不是很好时),当我进入公共场所时,大家会投来奇怪的目光,也会有人小心提示我,应该把整张脸露出来,不然别人会怀疑你有什么问题。

另一个感触最深的例子就是意大利的夏天他们没有人会用伞阻挡紫外线,因为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不下雨还要打伞。

所以在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之前,他们还是一直保持自己的固有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