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扬之莱茵日记:启蒙和惩戒,国家两手抓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3月24日(周二)

今天,德国的感染人数达31991,死亡人数为149。

悬而不决多时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问题,今天终于划上句号。国际奥委会经过与东京奥委会以及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的讨论和协商,决定将今年的夏季奥运会推至明年举行。

如今,体育盛会更多是经济事件。疫情在德国出现后,各类体育比赛仍照常进行,后来日趋严重,又在无观众的境况下继续进行,官方很晚才宣布取消所有赛事。这一切,与这次东京奥运会难产一样,都与经济利益密切相关。

这些天,还不时传来各种反差很大的消息:

譬如,在欧美各国开始纷纷禁足封城之际,新冠病毒疫情始发地中国武汉和湖北却传来“解禁”的消息;偏偏在“一(口)罩难求”的今天,却获悉比利时在疫情暴发前数月刚销毁了2009年为预防猪流感而囤积的六百万只“过期”口罩,而且因为节省开支没有准备新货。

鉴于默克尔总理已经自我隔离,还有国会议员被确诊,德国联邦议会(Bundestag)未雨绸缪,将于本周临时修改对投票表决最低人数的限定,以防出现表决人数不够而无法形成决议的局面。按照现有规定,709名议员中必须50%参加投票,决议才有效。现在计划将这个半数底线降为25%。

另据德国《商报》(Handelsblatt)报道,德国政府打算加强对“脸书”这类社交网站的管理。内务部国务秘书凯伯(Markus Kerber)在阐述理由时说:“国民的信任基于客观的信息,我们将竭尽全力让互联网公司明白,应该给可信的信息留下足够的空间。”看来,针对网上的各种谣言和假新闻,国家已到了不能坐视不管的地步,但政府具体会采取什么干预措施,目前还不清楚。

危机中对个人行为的观察

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18至29岁的人群中,61%认为没必要在目前的疫情中改变自己的行为;令人费解的是,60岁以上属于高危人群,但即便他们中17%的人也觉得可以一切照旧。

虽然大部分人已慢慢开始重视政府颁布的“规定”,但依然有一半以上的德国公民对新冠病毒不担心或不怎么担心。在媒体上疫情信息“铺天盖地”的今天,居然还能有那么多人表现得相对“漠然”,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这些行为反映出三个不同的心理阶段:第一,抗拒(“新冠病毒不过就是一种流感而已”);第二,否定(“中国离我们很远”)。以上两个阶段出现在疫情初期。等病毒已在身边就在眼前后,第三种心理机制就出现了:分裂。它的具体表现是,这些人虽然认可科学家和政治家的警告,但对此的反应或漠然,或回避,或排斥。这导致他们对身边发生的、本该令人不安的事情视而不见。

再到后来,当人们看到感染人数,特别是死亡人数迅速增加,看到电视上意大利军车搬运棺材的画面时,又出现了另一个反应机制:“邪恶是外部敌人的一种投射”。

拿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例:他先是抗拒和排斥本国有疫情存在的说法,继而对疫情熟视无睹,到最后开始大谈“中国病毒”或“外国病毒”。

年轻人相对漠视的态度倒未必是因为在否认疫情,或许,他们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害怕之心,因而也就不会考虑“危及自身”和“危及他人及体系”之间的区别。

还有一个原因也不可忽视:年轻人过于自信身体的抵抗力,因此并不怎么害怕被传染;他们即便知道有风险存在,也容易将此当作“冒险”,而敢冒险,反潮流,不守规,抗权威往往被他们视为“个性”和“独立”。

老年人则认为自己经历得多了,有时也有“倚老卖老”的心态在作祟;另外,暮年中的他们,对生命有着相对务实的认知。与年轻人相比,他们会表现出另外一种“无所谓”。

疫情中和“禁足”后,德国如何进行启蒙

德国在疫情“启蒙”这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

一周以来,第一和第二电视台几乎每天在黄金时段的新闻节目后安排“专题报道”;访谈节目的话题基本集中在“新冠病毒”和防疫措施方面。各级政府和“罗科所”经常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发展情况并反复呼吁民众配合;专家们也纷纷在各种媒体上回答社会各界的问题。

全民“禁足”后,还有媒体专门介绍如何应对新情况下的日常生活,信息丰富,相当全面。譬如,《南德意志报》的这类文章中包括以下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