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冈特·舒赫:德国人是时候重学纪律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冈特·舒赫】

截至2020年3月24日,德国感染新冠病毒病例已超3.7万。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中国刚刚爆发疫情时不是应对得很糟糕吗?我们不是早就知道新冠病毒会入侵德国吗?中国最初对这种病毒一无所知:不知它的危险性、不知如何抑制其扩散、不知如何甄别出假阴性病例,而我们如今不是对这种病毒更加了解了吗?

我们早就收到了警告,我们已经讨论了如何控制病例数量随时间增长曲线的问题,我们甚至也没有中国大城市里那种超高的人口密度,可是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了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简而言之,答案是我们德国全社会都缺乏一种纪律性,我们过于自我感觉良好,我们的决策程序过于拖沓,而且我们过于贪婪了,什么都放不下。所有这些问题广泛存在于德国派系林立的政府领导层、媒体行业和每一个德国普通公民的身上。

2月27号至3月21号,新冠疫情在德国传播情况(图/维基百科

“不当真”

包括我本人在内,许多德国人最初并没有很认真地对待来自中国的疫情报道。人们此前曾多次听到瘟疫大流行、世界末日之类的传言,可也仅仅是传言,那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媒体都喜欢报道这类耸动的消息,人们对此早已习惯了,并不会太当真。

当人们听到中国爆发疫情的新闻时,最多会说一声“哦”,以为那不过是发生在遥远亚洲的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当年的SARS疫情基本就集中爆发在亚洲,并未对欧洲有太大影响,许多德国人认为此次新冠疫情应该也是如此。

在德国,据报道早期的几个病例都与中国有关,而且都治愈了。看起来,我们的医疗卫生体系对此有很充分的准备,德国老百姓也都对此深信不疑。

德国的许多酒吧和夜店对疫情毫不在意,甚至以Corona(冠状病毒英文单词coronavirus的前半部分corona为“日冕”之意——观察者网注)为主题举办聚会,人们可以在那里喝到产自墨西哥的Corona牌子的啤酒。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没有品味、缺乏幽默感的Corona聚会很可能加速了病毒的扩散。在葡萄牙,这样的聚会甚至直接导致了医疗危机的发生。

德国专家呼吁民众不要参加“Corona聚会”(图/AFP

这时,医生和政府部门都出来提议:人们要为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负责。但人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强制力的约束。这种建议对有些人来说是有效的,但大多数人也只是听听而已。

在德国,采取强制措施关闭餐厅、舞厅、夜店、酒吧、洗浴场所、体育馆等,是市政府等地方行政当局的权力范围,而关闭中小学、大学等则由联邦政府来决定。德国各地的各级政府虽然步调并不一致,但针对疫情的管控措施已经一天比一天严格。三月中旬,上述大多数场所开始逐渐关门停业,但仍做不到全面停业,而且即便已经关门的偶尔也会开门营业。

巴伐利亚州3月20日才实施限制市民自由活动的禁令,但仍未实施全面的不许人们出门的禁足令。在巴伐利亚州,除快餐厅和外卖店之外的餐厅都已关闭,不过与家人出去散步或遛狗仍然是可以的。

只有小城米特尔泰希(Mitterteich)被封闭了,这座小城有7000居民,可能还不如中国一个较大的小区的居民多,那里已经有27个确诊病例,当地已于3月18日实施了全面的禁足令。

那时,德国全国确诊病例逼近2万,但除了巴伐利亚州,德国的其他15个州(相当于中国的省),它们还在观望看是否要学习巴伐利亚州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