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艾琳·伍德沃德:中国疫情数字值得相信,反观美国…


【文/艾琳·伍德沃德,译/观察者网 杨晗轶】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至尊公主”号邮轮驶抵加利福尼亚海岸,船上至少有21名乘客携带冠状病毒,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要不要让乘客们下船表示很犹豫,他说“不需要因为一艘船的缘故就让(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人数翻倍。”

当时,美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大约在300左右。(截至3月26日,这一数字已经猛增至6.8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确诊病例数量不太容易查找和追踪。美国疾控中心网站上有个冠状病毒信息专题页面,按理说这个页面应该准确反映美国有多少确诊病例,这些患者分布在哪些州哪些县,以及统共进行了多少次检测。

但这些信息一概没有。

目前美国疾控中心网站公布的美国新冠疫情,确诊数据只有个区间范围

美国疾控中心已经不再报告美国有多少人接受了冠状病毒检测(该统计数据在页面上加了又删、删了又加)。目前,该页面提示:“州和地方公共卫生部门现在正在检测并公开报告病例。如果疾控中心显示的病例数量与州和地方公共卫生官员报告的数量间存在差异,应以各州报告的数据为准。”

相比之下,自2月3日起,中国国家卫健委一直在其网站上汇总所有冠状病毒信息,并每日发布最新数据。

尽管中国目前仍是世界上新冠病毒病例数最高的国家(截至3月26日约8.1万例),但每天报告的新增病例已大幅减少。在过去的两周中,中国每日新增病例不足50例,这表明中国已控制住了疫情。

国家卫健委网站每日疫情通报

由于中国曾经对吹哨人和公民记者加以审查,所以许多人在此次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倾向于不相信来自中国的数据。18年前非典大流行期间,中国对疫情不透明的处理,导致几个月后世卫组织才掌握实情。

但这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我们应该相信中国的数字。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告诉《商业内幕》,在此次疫情中准确报告病例数字才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准确的数字才能使中国官员有效地采取响应措施。

他表示:“基于科学和证据进行决策绝不是民主国家的专利。”

黄严忠在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博客中写道:“ 非典危机迫使中国领导人在疾病报告和信息共享方面变得更加开放和透明。”

黄表示,尽管疫情初期的头几周内,来自中国的数字“或许不可信”,但转折点出现在1月20日,习近平主席公开讲话对疫情防控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坚决防止疫情扩散蔓延”。

从那时开始,中国的新冠病毒数据便值得信赖,有五项证据支持这一点。

首先,黄严忠将中国的数据与韩国现在的数据进行比较:韩国报告的病死率不到1%,与中国湖北省以外的病死率相当。中国卫健委新冠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表示,湖北省病死率在3%至4%之间,这是因为该省医疗资源被挤兑,再加上疫情初期医生还没有摸索出救治新冠肺炎病患的最佳方案。

其次,在整个疫情期间,湖北省每天都定时在线发布每日病例和死亡人数。中国其他省份也同样全力以赴地发布相关数据。这些数字都汇总到国家卫健委的每日疫情简报中,详细列出了中国的病例总数、病例所在位置以及各省疑似病例数。

第三,尽管中国数次调整病例统计方法,但一切都是透明的。2月13日,中国的病例数出现激增,24小时内报告新增1.5万病例。但那是因为湖北省卫健委宣布,开始将对患者肺部的CT扫描作为确诊依据,而不仅仅是靠实验室检测结果进行确诊。湖北省卫健委此举使医院得以尽快识别病例并采取隔离措施。尽管这意味着病例数会急剧增加,但中国坦然接受了这一变化。

第四,中国疾控中心和世卫组织于2月28日发布了一份综合报告,详细介绍了世卫组织专家组在中国进行为期9天的实地考察得出的疫情实情。经过对大约5.6例病例进行分析,报告给出了许多关键信息,比如哪个年龄段风险最大,患者如何感染病毒以及病毒的传播方式、时间和地点。

第五,中国政府和卫生官员在武汉首次出现聚集性感染之后几天内,就向世卫组织通报了新冠病毒疫情。中国研究人员还在第一例病例出现的几周内,就迅速绘制了冠状病毒基因序列并与全世界分享。

反观美国,人们很难找到有关疫情的数据和信息。

首先,美国疾控中心将美国的病例分为两类:本土病例和在遣返病例,这样做可能使人们感到困惑,到底有多少患病的美国人在接受隔离和治疗。

其次,当美国确诊病例数2月最后一周开始上升时,美国疾控中心却没有定期更新其网站上的病例数据。直到3月1日,也就是确诊病例在10天内翻了两番之后,疾控中心才添加了各州疫情地图。3月2日,美国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表示,如果想知道自己所在的州有多少病例,人们应该去查询各州自行统计的病例数,它们比疾控中心的数字靠谱。

美国疾控中心网站也不公布病毒检测数据。最初它每天公布检测数据,但2月29日该数据从网站上被移出,一周后加了回去,3月10日又被拿掉,至今仍未恢复。

美国不同政府机构给出的检测数量估计值各不相同。例如,3月8日美国疾控中心报告称,已对1707名患者进行了检测,但就在前一天,CNN报道美国食药监局局长斯蒂芬•哈恩给出的数字在5800左右(尽管他说联邦政府其实不知道有多少美国人接受了检测)。

据由《大西洋月刊》两名记者和某医疗数据公司发起的“新冠肺炎疫情追踪项目”显示,截至3月24日全美共进行了35.9万次检测。但他们指出,由于各州对阴性检测结果的报告政策有差异,这个数字可能并不完整。

中国对新冠病毒进行了大量检测,中国疾控中心和世卫组织的联合报告显示,仅广东省在1月30日至2月16日之间就进行了32万次检测。黄严忠表示,中国进行如此广泛的检测并报告准确数字的动力之一,是它有助于在危机时期制定适当的政策,并显示政府运转良好。

黄表示,美国的检测数字不宜拿来与中国比。

他说:“中国政府什么都能做到,可以轻而易举地动员社会。在美国,即使我们对每个病例进行检验,也不可能做到。中国的经验无法在这里复制,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疾控中心就可以犯这些错误。”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商业内幕》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