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刘宗义:既想结束对峙,又想安抚民众,莫迪的政治智慧够用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宗义】

加勒万河谷的突发冲突已经过去快一周的时间了,冲突造成了中印双方人员伤亡。人员伤亡无论对印方还是中方,都是非常不幸的,尤其是对于伤亡人员的家庭来说,那就是人间悲剧。

作为主动挑起事端的一方,印度的伤亡比中方严重的多。因此,我们看到在过去将近一周的时间里,中国政府、军队和新闻媒体一直保持着克制和低调,不希望继续将事态扩大化,而印度政府、军队、反对党和媒体则不断炒作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借机生事,渲染悲情,鼓动民族主义情绪,叫嚣进行军事报复,抵制中国商品。还有印度战略界人士趁机要求印度政府同美国结盟,共同对抗中国。

加勒万河谷冲突的发生有其偶然性,并不像有些印度学者和媒体所臆测的那样,是中方早有预谋。在6月19日印度全党派会议上,莫迪总理已经承认:“中国军队没有进入我们的领土,也没有占领我们的哨所”。也就是说,莫迪实际上承认此次冲突发生的责任在印度一方。虽然事件的发生有其偶然性,但笔者认为,这一事件是必然会发生的,区别可能只在于发生的时间早晚和地点的不同。这一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印度国内政治进程和对华政策多年以来误入歧途的必然结果。

首先,莫迪上台后,印度教民族主义大行其道,对地区稳定构成威胁。莫迪不仅要利用印度教民族主义巩固他和印度人民党的执政地位,而且有更大的图谋,那就是民族和国家的整合与再造。莫迪及印度人民党希望借助印度教民族主义将印度这个种族、宗教、语言复杂多样的联邦制国家打造成“一个民族、一种宗教、一种语言”的国家。

为实现这一目标,其树立的外部敌人主要是巴基斯坦和穆斯林,而中国由于和巴基斯坦关系密切而不幸躺枪。改变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是其国内印度教民族主义政治议程中的一环。但印度修改宪法370条款,取消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将印控克什米尔重新划分为查谟-克什米尔和拉达克两个中央直辖区,侵犯了中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中方对此表示不满,并在联合国安理会提议进行讨论。印方做贼心虚,反而认为中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已经发生改变。

冲突发生后,印度民众打砸自家中国制造的电视机

克什米尔地区的地理位置确实非常重要,是中国古代商旅进入南亚和印度洋,以及现在中国连接巴基斯坦的便捷通道,是印巴两国的“水塔”。印度陈重兵与巴对抗的锡亚琴冰川就位于拉达克的北部,企图确保拉达克及锡亚琴冰川地区的安全,从地理上将中巴两国完全隔开。印度改变印控克什米尔地位,同时挑起与中巴两国的领土和主权纠纷之后,非常担心陷入“2.5线”作战的窘境,因此企图强占中印边界地区的战略制高点,打造对华战略优势。印度之所以要夺取加勒万河谷地带的战略要地,是因为该河谷是印军进入位于中国新疆和西藏的阿克赛钦地区,从而登上青藏高原,以及中国进入拉达克的交通要道。但该河谷绝大部分位于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此次印方越过实控线在加勒万河谷架桥修路,是冲突的直接起因。

其次,印度方面在边界地区不断抢占战略要地和战略制高点的政策有其历史连贯性。印度独立后继承了大英帝国的物质遗产和思想遗产,不仅要控制原先英印的所有领土,而且要实行“地图开疆”政策,沿北部雪山高原的所谓“分水岭”建立所谓的“战略边界”。

正是由于尼赫鲁政府在中印边界地区不断实行“前进政策”,才导致1962年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的发生。中国主动停战后,沿1959年11月7日实控线又后撤20公里,以表达与印方进行和平谈判的良好意愿。但这并不意味着中方允许印方再从实控线向前推进20公里,以形成新的实控线。中国当时确实不了解印度人奇特的思维方式,中国军队后撤后,印军真的就又越过实控线继续向前推进。今天,中印双方在实控线问题上的很多争执都与此相关。

在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印方实际上一直不断推行“前进政策”或“攻势防御”政策,通过蚕食和侵凌,将印方实控线向中国一边推移,以占领边界地区的战略制高点。1967年乃推拉山口冲突、1975年土伦山口事件、1986年桑多洛河谷对峙事件都与此有关。印度的这些侵略行为由于中国的坚决反击而破产。1988年拉吉夫-甘地访华后,中印关系回暖。两国从1993年开始探索边界地区信任措施建设,于1996年和2005年签署两项协议,规定两国军队都不得在边境冲突中使用武器。这一规定虽然限制了边境地区冲突的规模,但对于防守方造成了不利影响。

再次,莫迪上台后,在印度教民族主义的推动下,印度政府对外实行“多瓦尔主义”,在处理边界相关问题上,莫迪政府的政策实际上与此前历届印度政府的“前进政策”和“攻势防御”政策并无实质性差别,但是更加强硬。并且最后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印度边防部队的绩效,以及前线官兵的奖励和升迁与此紧密挂钩。印度边防部队定期轮换,各部队之间相互攀比竞争,使得印度边防部队更加富有攻击性。随着印度在边界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能力的提升,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地区所能到达的地点更多,两国关于实控线的纠纷更加突出。而中国军队由于恪守自1993年以来的中印两国边界地区信任措施建设的约定,对于印方的挑衅行为缺乏有力的反制手段,使得印度前线官兵更加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