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王文:精读博尔顿新书,看特朗普对中国的无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文】

2020年6月下旬,美国舆论热炒一本以“总统最不愿看的书”为噱头的书。它就是曾辅佐特朗普一年半(2018年4月-2019年9月)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新著《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

特朗普火力全开,痛骂博尔顿为“疯子”、“生病小狗”、“无聊的傻子”、“无能”、“蠢货”,还起诉博尔顿危害国家安全、涉密。接着中国媒体也跟着热炒。

端午节期间,我精读了这本书,尤其是涉及中国部分。

尽管博尔顿在美国政坛口碑一直不好,该书常被视为发泄私愤之作,但考虑到这本书对特朗普及相关美国高层特性的论述与近年来伍德沃德、班农等多部著作基本吻合,我倒是更愿意将其看作与特朗普密切工作一年半、美国国家安全的首席顾问的视角,揭露特朗普及白宫内斗的特殊讲述。

博尔顿任职的这段时间,正好是中美贸易战最吃紧的时候。作为一名中国学者,我透过这些内容,分析本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那些鲜为人知的内幕,更看到了一个对华无奈、贪婪又有一些惧怕心理的美国决策层。

这本书全书500多页,一共14章,零星都点到中国,但主要集中在第10章论述。该章标题为“中国的惊雷”(Thunder Out of China),明显是抄袭了1946年美国《时代》周刊驻重庆记者白修德那本同名著作的书名。当年,与斯诺齐名的这位美国记者,向美国读者揭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中国。博尔顿借用书名,可能也有此意图。

博尔顿一上来就说,过去几十年,美国战略“被告之”的中国有两种基本假设,一种是中国会成为守规矩的“和平崛起”、“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之国,另一种是“民主化”,这样就能承接“民主和平论”逻辑与美国之间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但现在看来,这些都错了。美国完全被中国骗了,中国现在越来越强,且富有进攻力。

博尔顿接着陈述,自己一直在呼吁防范中国,唤醒美国人长期的麻痹与犯下的错误。“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在军事上打败中国”。说到这里,他开始抱怨美国内部的分裂,如拥抱熊猫派姆努钦、自由贸易派哈塞特和库德洛,还有中国鹰派罗斯、莱特希泽和纳瓦罗。他的目标就是要让中国纳入到更开放的、更自由的印太区域内。他字里行间都感叹,无论是战争,还是接纳中国,特朗普政府都做不到。

在仅有28页篇幅的中国论述中,我看到了特朗普周围这批官员的险恶、平庸、自私与好斗。比如,说到中兴,他赤祼祼地说,搞它就是因为“ZTE是中国公司”;后来特朗普以担心“造成中国大面积失业”为由放了中兴,他嘟囔道“什么时候操心起中国就业了”;在贸易谈判关键期,他主张“全面禁止中国的商品与服务”;谈到华为,他说“华为不是公司而是中国最大的情报武器”,他承认美国就是要拿孟晚舟来向中国施压。总而言之,在博尔顿眼里,中国就是美国最大的威胁。

在书中,博尔顿还反感特朗普眼里只有钱,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误特朗普在贸易上获利。他反对特朗普将香港视为中国内部事务;反感特朗普不施压中国人权、新疆,还放了中兴,没全力搞死华为等等。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真是庆幸博尔顿被炒了,也容易通过这本书对特朗普产生一丝“喜爱感”,觉得这人“挺逗”。在书中,特朗普不激进,内心崇拜中国领导人,将与中国领导人见面视为“梦想”。面对中国领导人的施压,很容易后退与妥协。因为特朗普关心的只是“贸易协议”。这给人感觉特朗普就是一个能用钱搞定的人。在这方面,姆努钦是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不过,特朗普周围“激进者”很多,如蓬佩奥、纳瓦罗等。这些人与博尔顿的关系不错,但都比后者要圆滑。

在博尔顿眼里,特朗普喜怒无常,毫无常识,比如特朗普把国家安全拿来当交易;看不起欧洲,认为“欧盟比中国坏,只是体量小一些而已”;背叛许多伙伴,先是库尔德,下一个是台湾;还常常靠发推特为自己开脱等等。

我不太同意一些学者用学术标准来衡量博尔顿的这本新书,相反,这本书里证实了长期以来中国对美国的许多重大战略判断。

比如,美国真有一些人想对中国下手,遏制中国,甚至对中国动武。对此,中国放弃幻想,准备战斗,保持底线思维,防范美国“发疯”,是相当明智的战略选择。再比如,特朗普真的是“川建国”。他周围有一些是想要中国“命”,但他只是想要“钱”。三是特朗普把中美关系变窄了。书中几乎没有提及两国关系的全球责任(如气候变化、跨国犯罪),特朗普把一切中美问题都围绕着贸易谈判、多赚几十亿、几百亿而展开。还有,特朗普骨子里非常珍惜与中国领导人的关系。估计可能会为其下一代考虑吧。而这又为中国与美国斗而不破,以斗争求合作,竞合并行提供重要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