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袁野:对华太友好,小心抄你家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

6月26日,澳大利亚发生了一起令人瞠目结舌的事件:该国情报机关突击搜查了一名议员的住宅和办公室,原因是怀疑其“通共”。抬出“国家安全”这柄大刀对付本国政治人物,这在国际政治中已是多年未见,令人仿佛穿越回了冷战年代——或者说,冷战最丑恶的一面,已经在这片南方大陆上复活了。

反华政治迫害升级

6月26日早上6点30分,天刚放亮,12名便衣联邦特工就在摄像机的拍摄下突袭了新南威尔士州上议会议员肖格特·莫塞尔曼(Shaoquett Moselmane)位于悉尼南部的住所,开始进行大规模搜查。一小时后,六名法医加入。上午9点,特工们搜查了莫塞尔曼停在家里的三辆汽车。

在搜查期间,莫塞尔曼的律师赶到,并被允许进入他的家中。媒体还拍到特工们从莫塞尔曼家中拿走了包裹和文件夹。中午时分,莫塞尔曼和律师一起来到他在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厦的办公室,继续接受审问。莫塞尔曼雇佣的兼职员工约翰·张(John Zhang)的家和公司也被搜查。

整个过程杀气腾腾,简直像是麦卡锡主义还魂。“抄家”行动由澳大利亚总检察长克里斯蒂安·波特亲自授权,由该国情报机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和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实施,并首次公开引用了“反外国干预法案”(“foreign interference” legislation),也就是2018年6月通过的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涉)法案》和《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

各家澳媒均对此大书特书。《悉尼先驱晨报》称这是“ASIO近期历史上最重要的调查之一”,“如果找到足够的证据,此次调查最终可能成为澳大利亚、乃至全世界首例:因涉嫌隐瞒中国共产党密谋影响在职政治家行动而引起的外国干涉罪名的起诉。”换言之,自澳大利亚两年前通过这一系列法案以来,莫塞尔曼是首个可能因此面临刑事调查的人。

尽管检方目前还没有提出任何指控,但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却立即对突袭行动表示了支持,强调政府直接参与其中。很明显,这位总理已经完全把“无罪推定”的神圣原则扔进太平洋了。莫里森说,在实施突袭的前一天晚上,他已经得到了相关简报。他宣称,突袭行动本身即表明外国干涉的威胁是“真实的”和“极其严重的”,“政府决心确保无人能够干涉澳大利亚的任何活动”,“我们不会放过任何试图干预我们的政治体系、我们的能源部门、以及任何外界认为有机会介入的领域的人。”

澳大利亚媒体也陷入了狂欢,各种耸人听闻的大标题充斥版面,比如《澳大利亚人报》的“ASIO追击中国特工”和《每日电讯报》的“内部敌人”。不出所料,九号传媒集团旗下的《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叫得最早,也最欢。

可莫塞尔曼到底“犯”了什么“事”?这些媒体没有一家能说清。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到《纽约时报》,从《卫报》到“德国之声”,他们能举出来的“罪行”,只有这位议员的一系列友华言论:

2017年,莫塞尔曼在议会演讲中称中国是一个“有着伟大历史和伟大人民的伟大国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需要与美国保持距离,并声称部分媒体“偏执地怀疑”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背后隐藏着一些黑暗的目的;

2018年,他宣称“中国需要创建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来发挥其潜力”;

今年2月,他在发表在《悉尼先驱晨报》的一篇文章中猛烈抨击了澳大利亚的反华种族主义;在发布于社交媒体上的一段视频中,他称赞了中国政府处理新冠疫情的举措。

相信任何一位思维正常、不戴有色眼镜的读者,都不会认为这些言论算得上“罪证”。莫塞尔曼1977年从黎巴嫩来到澳大利亚,1995年至2009年间曾四次担任罗克代尔市市长,2009年进入上议院,成为新南威尔士州议会的第一位穆斯林议员。他是一位热情的反种族主义活动家,代表着悉尼一个有大量华人的选区,经常参加中国文化活动。多年来,他的友华态度一以贯之。除了“政治猎巫”和“因言获罪”,实在不知如何描述莫塞尔曼的遭遇。

也许是为了给“言论自由”的招牌稍微挽回一下颜面,澳媒又抬出了他的交往记录:自2009年进入议会以来,莫塞尔曼曾九次访问中国,他还是澳大利亚上海人协会(Australian Shanghainese Association)的名誉主席和澳大利亚华人协会的成员。然而澳大利亚有120万华裔,这样的访问和会员身份对一位议员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他们还揪着莫塞尔曼的兼职员工约翰·张不放,声称后者曾参加过中国侨办举办的一个宣传培训课程。可英国《每日邮报》表示,张其实只是一名太阳镜销售员。

好吧,也许澳大利亚只是想演示一下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被调查的议员肖格特·莫塞尔曼 澳大利亚电视节目《60分钟》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