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孙太一:推迟大选?呵呵,就是为了搞个大新闻掩盖几个烂摊子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孙太一】

美国当地时间7月30日早上,特朗普发了这样一条推特:

“随着全民邮寄投票(不是个别因故缺席邮寄投票,这是很好的),2020年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和最欺诈的选举。这将是美国的奇耻大辱。延迟选举,直到人们可以合适、安全、放心地投票???”

其实,自从今年春天美国数州因为新冠疫情推迟党内初选投票之后,特朗普就获得了将11月总统大选推迟的灵感 —— 这和他听说漂白水可以消毒新冠病毒后,突然觉得打针注射漂白水也许可以治疗新冠的灵感获取过程是类似的。也就是说,这并非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想法,也不意味着他真的要推进延期。

首先,真的要推迟并修改大选日期,实际操作起来十分困难,和推迟党内初选不能相提并论。美国联邦宪法、1845年的《总统选举日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都没有赋予总统推迟或修改选举日期的权力。也就是说,从法理上来讲,要动这个选择日子,必须得动法律,而动法律就必须经过国会之手。当前国会众议院由民主党把持,在可以通过邮寄选票来解决新冠疫情可能造成排队传染风险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拜登民调大幅领先的情况下,民主党断然不会同意修改选举日期。

再者,即使是共和党的政客们,也觉得这样的操作实在无法支持。比如,参议院多数派领袖麦康奈尔已经表示,美国历史上即使在战争、萧条、内战年代,也都是按时进行总统大选的,美国将在11月3日找到合适的方法来如期进行选举。其他一些共和党党内领袖也做了相似的表态。这说明真的要推迟、修改选举日期,特朗普得不到什么支持,也推进不了。

但事实上,推迟选举本身并不是特朗普发这条推特的主要动机。

别忘了,特朗普的强项是引领新闻周期,他每每弄出一个大新闻的时候,就是有丑闻需要遮掩的时候 —— 他希望通过自己制造的大新闻掩盖其他对自己不利的信息。这种通过点火来救火的方式,特朗普屡试不爽。比如,博尔顿在白宫回忆录里就提到,特朗普当初发推就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支持沙特政府,是为了转移媒体关注其女儿伊万卡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此前,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是特朗普炒作希拉里的一个重要议题。

那么,他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这样一条推特,想遮盖的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毋庸置疑的是美国2020年第二季度GDP跌幅创历史新低,收缩32.9%。即使是百年前的大萧条时期都没有这么惨,而一向以经济发展标榜自己的特朗普自然不想让美国民众过多关注这个消息。

第二,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超过15万,这愈发显得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在危机面前束手无策。

第三,国会迟迟谈不拢新一轮的新冠补助议案,而不少美国民众的失业福利将在本周到期,接下来将会出现更为惨淡的经济前景。

第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讲话,就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表示担忧,同时美联储好像也已经没什么子弹可打。

以上四点都发生在特朗普发推前的24个小时内,任何一项都可能引领新的新闻周期,且对特朗普十分不利,所以这就促使特朗普在此时搞个大新闻的动机尤为明显。

而美国当地时间30日晚上,特朗普又针对该话题连发三推,表示很高兴看到媒体开始讨论信件投票的危险性了,他认为选举当晚就应该知道结果,而不是等待数日、数月,乃至数年。另外,他还给自己打气,声称2020年选举一定会赢,还会大胜。这就更加证明推迟选举本身不是他的目的,他清楚自己做不到,也没这个权力,但制造媒体事件、引领新闻周期这个目的已经达成。

那么,特朗普可以搞大新闻的素材选择有很多,为什么偏偏用这项呢?其实,这个素材本身也是为了宣传一波他对“信件投票”的怀疑,从而让更多人去怀疑选举结果 ——他知道选举大概率会如期进行,同时也已经感到自己这次可能会输得很惨。现在就将“信件投票”和“不准确”“欺诈”挂上钩,并让这一声音在相应的媒体渠道广泛传播,或许能为自己最终不承认投票结果做好准备。这就是特朗普发此推的第二个主要动机——让三个月后的选举结果失去正当性,至少要让支持他的那部分选民觉得结果不正当。

在政治科学中,我们常把“Regime”定义为一套管理政治活动的基本机制,虽然中文里面我们经常将其翻译成“政权”,“Regime change”(政变)就是对这套机制、规则的重大改变。如果认为特朗普现在是想在规则内推迟选举,可能还是小看了他,他真正在酝酿的也许是对规则的颠覆,是一场政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