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65期:美国乱局剖析


“颜色革命是美国人的发明创造, 没想到的是,这个美国独创的革命形式,竟然也发生在美国了。”

“美国“白左”现象的核心特征,说句大白话,就是只要权利不负责任,也就是我讲的这种‘权利话语’。”

7月12日,在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第65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教授,探讨美国大疫情、大示威、大衰退相互交叠之下的种种问题。观察者网整理节目内容,以飨读者。


张维为:

大家一定记得,2010年12月底,突尼斯的一位小贩自焚事件引发了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运动。那位名叫穆罕默德·布瓦吉吉的小贩,遭受当地警察的粗暴对待,抗议自焚,不治身亡,引发社会动乱。

在美国等西方势力的煽动下,这个动乱又迅速蔓延到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阿尔及利亚等十来个阿拉伯国家。当时整个西方世界都欢呼,西方民主模式降临到了阿拉伯世界。

颜色革命是美国人的发明创造。目标是颠覆他国政权,改变他国颜色。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个美国独创的革命形式,竟然也发生在美国了。不少美国网民因此也在推特上直呼自己“正经历着美国之春”。

也许可以这样说,“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说明了西方民主模式在阿拉伯世界的失败,而“美国之春”以如此大的规模爆发,则标志着美国民主模式在本国走向衰败。大家可能记得,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曾将去年的香港骚乱称为“美丽的风景线”,现在美国几乎所有城市都出现了这样的“美丽的风景线”。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警察锁喉致死,引起全美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人们抗议警察暴力和种族主义,对美国政府、司法和整个社会管理体制,表示强烈不满。示威者甚至包围了白宫,特朗普总统两次不得不躲入白宫地下掩体。我1985年随中国领导人李鹏访问美国,去了白宫,曾经到了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和白宫会议室,那是在二楼。可以想象,在安全人员簇拥下,从二楼到地下室,当时的特朗普总统一定相当狼狈。

特朗普总统把抗议者称为“暴徒”,准备动用军队镇压。这个被称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运动,迅速蔓延到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其它西方国家。从目前抗议者的要求来看,人们除了表达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强烈不满之外,他们主要的口号是“公平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等等,显然要求政府从体制上解决种族主义、种族歧视、警察暴力、“白人至上”等问题。6月3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发表公开讲话。他说,抗议活动证明,广泛的、多种族的社会各界已经“觉醒”,认识到社会的不公正。他表示,这个事件是美国结构性的问题,是历史悠久的奴隶制、种族隔离法、种族歧视的制度等等的结果。

这场“美国之春”最终将如何收场,我们还要观察,但它所反映出来的美国深层次的制度问题,对于我们加深了解美国及其未来走向很有帮助。

“痛苦和愤怒在全美国蔓延”CNN截图

顺便说一句,疫情暴发后,中国人对美国领导人习惯甩锅的现象,已经颇为熟悉,所以干脆替它写好了台词,其中有一个版本是这样写的:如果美国普及了移动支付,黑人弗洛伊德就不会用20美元假钞去买东西;如果他不用20美元假钞去买东西,店员就不会报警;如果店员不报警,警察就不会抓他;如果警察不抓他,他就不会被白人警察锁喉致死;如果他没有被杀,那么美国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示威游行和骚乱。所以结论就是落后的移动支付把美国害惨了!我就喜欢这种中国视角和中国标准。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美国不能够普及移动支付呢?因为手机信号不好,很多地方都没有网络。为什么信号不好呢?因为基站设置得太少。为什么基站那么少呢?因为太贵了,老百姓付不起。为什么那么贵呢?因为没有用中国华为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所以这次危机的根源是美国政府制裁华为造成的,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类似的危机恐怕还会出现。我已经把这个段子抄送给了我在华为的朋友。

现在我们来聚焦一下,这次抗议示威暴露出来的美国制度的深层次问题。首先是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制度。经济上,美国黑人的失业率大概是白人失业率的2.5倍,贫困率大概是白人的3倍,黑人家庭收入不足白人家庭的60%。社会上,黑人聚居社区在公共设施、公共服务方面,质量都明显低于主流族群社区。在司法方面也是,日常警务活动中,美国警察一般都先入为主把黑人男子预设为罪犯。只要你有几个可以讲真话的美国白人朋友,他们私下会告诉你,如果你晚上在街上看到黑人男性,要预设他就是罪犯。同样,如果你有美国黑人朋友,他也会告诉你,他母亲从小就告诉他,碰到警察一定要服从,他随时可能向你扣动扳机。所以美国总体上是一个非常粗糙的社会,英文叫rough,美国不适合神经非常脆弱的人,也不适合只知道岁月静好的人。我们的公知和移民中介把美国吹得天花乱坠,但现在纸包不住火,这次美国疫情灾难和种族歧视悲剧,使我们看清楚了美国的“低人权优势”、“低人道主义优势”。

第二,惊人的贫富差距。美联储的报告显示,1989年至2018年的20年间,美国最富有的1%家庭,他们所占有的家庭财富总额比例从整个社会的23%上升至32%,而最底层50%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几乎为零。美国44%的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紧急支出。美国还是唯一没有实现全民医疗保险的西方国家,特朗普一上台就废除了奥巴马当时推动的医保改革。现在大致情况是,2700万美国公民没有任何医保,至少还有1500万非法移民也没有医保,还要加上数千万医保不足的群体,就是保费交得不足,所以医疗保险是很有限的,另外还有数千万因为失业而失去医保的群体,很多医保是和就业、工作单位连在一起的,一旦失业,医保也失去了。所以在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有33%的美国人,也就是约6500万美国人,生病后选择放弃治疗。如此漏洞百出的医疗体系,在新冠疫情面前自然不堪一击。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等机构发出的调查数据显示,非洲裔占了全美确诊病例的52%和死亡病例的58%。而人口统计显示非洲裔人口仅占美国人口的13%。比如,在纽约地铁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黑人,他们死于新冠肺炎的比例非常之高。这次抗议示威中的两句口号,一句是“我无法呼吸了”,I can’t breathe,另一句是“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应该真实地反映了美国相当大的一个群体的真实生活状态。

第三就是泛滥的警察暴力。在美国,警察滥用武力,特别是对黑人族裔滥用暴力的现象司空见惯。根据有关统计,美国百万人中死于警察暴力的黑人是白人的2.5倍,而如果只看青少年的数据,黑人是白人的21倍。《纽约时报》有一篇评论说,对非洲裔美国人来说,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事情,只要拨打报警电话,可能就意味着要被判死刑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60年代民权运动时,确切讲是1967年,为了震慑非洲裔民权运动示威者,当时美国迈阿密警察局喊出了“抢劫开始,枪击就开始”的口号,这次特朗普总统第一时间也用推特发出这个口号。那一年,美国最高法庭还作出裁决,警察“出于善意和可能的理由”不应对执法承担法律责任。这样的规定就意味着,原告指责警察在执法中侵权的诉讼几乎不可能获胜,几乎所有诉讼都有利于警察,这也使我们了解美国所谓的法治真实状况。这次遇害的弗洛伊德的一个朋友就这样说,如果不是路人正好拍摄了视频,真相就会被彻底隐瞒。警方一定会说:“这是个狂躁不安的非洲裔男子,他在踢打,在反抗,而我们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合法使用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