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雷定坤:不论美国大选结果,印度的“坚定与无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雷定坤】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于当地时间11月3日晚结束投票,随之而来相对漫长、胶着的阶段性计票结果更是赚足了全球观众的眼球。尽管5天后拜登率先得票过半赢得选举,但美国围绕着大选的风波仍在持续。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各地区大国对美国政治局势的变化内容与方向充满了期待。印度作为南亚地区性大国,近年来与特朗普政府互动密切,以致美国大选落幕后,印度国内有舆论批评莫迪“押错了宝”。

但是本文认为,莫迪政府的选择符合其内政逻辑,不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印度都有着相对的坚定与实际的无奈。

一、哈里斯热与印度民族自豪感

暂且抛开印度民众对美国选举结果的期待,此次总统大选却掀起了印度国内一股关乎民族自豪感的浪潮。

8月12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选择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作为副总统候选人,与其携手参与美国大选。就在拜登宣布哈里斯作为其竞选搭档的当天,印度社交媒体上立即掀起了一股以“民族自豪(#DesiProud)”为关键词的欢庆热潮,印度国内反响似乎比印裔美国群体更加热烈。

印度政客中,例如泰米尔邦副首席部长潘尼尔赛尔瓦姆第一时间在推特发文表示“对于印度人民,尤其是对于泰米尔纳德邦来说是一个令人骄傲的时刻”。[1]可以理解,无论是否曾经关注过哈里斯,印度民众的欢呼与呐喊一定是真实、真诚的,因为民族自豪感似乎在印度是最容易被带动的情感。

印度的民族自豪感可能来自两方面,一是哈里斯所拥有的印度血统,二是对海外印裔群体影响力以及印美关系稳步向好的期许。

美国各大移民群体中,印度裔人数近年来保持着高速增长,仅次于墨西哥裔群体。据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的统计,2000年至2015年的十五年时间里,印裔群体从不到200万人增长到约400万人口。[2]

资料图来源:皮尤调查中心

尽管拥有选举权的印裔美国人只占美国登记选民的不到1%,但是印裔群体的态度和意向仍对最终大选结果起着重要影响。在一些包括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佛罗里达等摇摆州,印裔美国群体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上届2016年大选中两党拿下选举人团的所得票数差额。

正因如此,无论是特朗普总统还是拜登选举团队始终十分关注对印裔群体的选举动员。例如拜登团队的伞式组织“South Asians for Biden”就在今年独立日成立了“支持拜登印裔全国委员会”;特朗普同样有类似的动员团队,例如“支持特朗普印裔之声”,也有依据宗教划分的像“锡克人支持特朗普”、“支持特朗普印度教徒之声”等选举组织。

不过,相较于狂热的祝福与呐喊,印度著名政客、作家、联邦人民院议员沙希·塔鲁尔(Shashi Tharoor)在美国脸书上的祝福似乎更加冷静。“随处都能听见印裔美国人和海外印裔群体庆祝乔·拜登选择卡玛拉·哈里斯作为副总统候选人的嗡嗡声”。[3]

塔鲁尔在此后撰写的多条推特和文章中也表示,印裔美国群体中对莫迪的态度是极度两极分化的,相较于民族自豪感,印裔美国人可能更加关心医疗健康和工作机会,[4]而他的判断也更加符合现实。

例如,美国有学者对936位印裔美国人进行问卷调查后发现,在影响印裔群体投票意向的议题中,美印关系并不重要,排在所有议题中的倒数第二,仅仅约3%的受访人视美印关系为大选重要议题,而绝大多数的印裔选民依然更倾向民主党。[5]

更进一步,美国选民两极化的现象已经非常显著,轻易让他们改投选票的几率是很低的。拜登选择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可能一定程度上改变处于摇摆中的印裔选民的最终选择。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支持共和党的印裔选民多数处在深蓝区,就算他们改变立场选择支持民主党,效果上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当然其实对印度来讲,哈里斯热也就是短时间、单方面抒发民族自豪感罢了,毕竟无论是拜登-哈里斯组合当选还是特朗普连任,莫迪政府在大选前的一系列行为已表现出了足够的坚定,明晰了自身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