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君士坦丁牧首给予乌克兰教会自主权 俄教会称这是历史性分裂


【文/观察者网史雨轩】

明斯克协议签署四年后,乌克兰前线又将出现一场宗教战争?东正教名义领袖——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在10月11日伊斯坦布尔市君士坦丁教区会议中宣布,历史上一直属于莫斯科宗主教(牧首)区的乌克兰教会,将从俄罗斯正教会独立出来,取得自主教会(Autocephaly)地位,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基里尔将失去对乌克兰教会管辖权。

莫斯科大牧首基里尔和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图片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俄罗斯正教会:基督教一千年来最大分裂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月11日报道,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区教区会议取消了一份1686年命令,规定基辅都主教区将不再由莫斯科大牧首管辖,这意味着乌克兰的东正教会将获得自主地位。

消息一出,一直寻求摆脱俄罗斯文化控制的乌克兰方面欢欣鼓舞。但认为自己“自主教会”地位受到侵犯的俄罗斯教会却无比愤怒,表示不惜与一意孤行的君士坦丁堡教会一刀两断。

报道中称,乌克兰与俄罗斯在数百年中都同属一国,绝大多数俄罗斯、白罗斯和乌克兰的东正教信徒,都由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领导的俄罗斯东正教会管辖,俄罗斯正教会下辖白罗斯和乌克兰等“自治教会”。虽然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和莫斯科大牧首级别相同,但根据教会法,普世牧首有权利将独立国家的“自治教会(Автономная церковь)”提升为“自主教会(Автокефалия)”,如此一来乌克兰将成为全球第十六个“自主教会”。

全球东正教自主教会列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乌克兰国内很快出现了想独立于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宗教团体。比如不被普世东正教会承认的,“基辅牧首圣统”的乌克兰正教会(官方为莫斯科牧首圣统),和乌克兰自主正教会。这些宗教团体因教会归属,多次和莫斯科牧首圣统教会的信徒发生冲突,乃至造成流血事件。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一直试图争取,让这些非正统教会获得普世教会承认,并且让乌克兰教会获得自主地位。显而易见,莫斯科大牧首领导的乌克兰正教会不会支持这种做法。

莫斯科及全俄大牧首基里尔的新闻秘书亚历山大·沃沃尔科夫表示,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的决定,等同于将教会分裂合法化,这对自身和全世界东正教都是灾难性的。

沃尔科夫说:“尤其是对乌克兰东正教徒来说,可怕的事情马上要发生了。”

路透社援引俄罗斯神职人员说法称,本次乌克兰教会独立可以与1054年东西方基督教大分裂相提并论,是基督教会一千年内最大分裂。

乌克兰总统:会议打破了莫斯科的帝国幻想

为期三天的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教区会议中,东正教名义领袖巴尔多禄茂一世宣布将把乌克兰教会从俄罗斯正教会中独立。因常年鼓吹乌克兰教会独立而遭莫斯科牧首区惩罚以“破门律”的“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领袖菲拉列特(Filaret)也被恢复其神职阶级。

目前在乌克兰境内有三个互不统属的独立教会,分别是1921年独立、不被人承认的“乌克兰自主正教会”;1991年苏联解体后,自行宣布独立的“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以及和莫斯科及全俄牧首区一脉相承的“莫斯科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

据乌克兰宗教信息局统计,截至2017年,“莫斯科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共有12328个教区,208个修道院;“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共有5114个教区,60个修道院;乌克兰自主正教会共有1195个教区,13个修道院。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昨日会见“基辅牧首圣统”教会领袖菲拉列特(图片来源:RFERL)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宗教主流是莫斯科牧首派系。直到2014年乌克兰内战以来,因为俄罗斯公开介入,以及吞并克里米亚半岛事件,俄乌关系降到历史最低点。因此许多地方教会信徒纷纷转投“基辅牧首圣统”正教会,乌克兰教会舆论也开始转向独立主张。

一直敌视俄罗斯,又在全力准备2019年连任大选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会后表示“普世牧首的会议消除了莫斯科的帝国幻想和沙文主义幻想”。

2014年以来的乌克兰民族主义浪潮中,乌克兰和俄罗斯的东正教会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比如普京经常同莫斯科大牧首基里尔出行,波罗申科则多次强调莫斯科大牧首通过乌克兰教会,渗透政治影响力。“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领袖菲拉列特更是宣称,“普京对乌克兰动武,是受到撒旦的影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