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东京奥运会最美选手“乒坛维纳斯”,续写传奇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本届东京奥运会赛场上最特殊的一个人,当属波兰乒乓球选手娜塔莉亚·帕蒂卡(Natalia Partyka)。

7月25日的乒乓球第二轮比赛,帕蒂卡对阵埃及选手梅谢里夫(Dina Meshref)。乍一看,这场比赛似乎没有什么亮点——梅谢里夫世界排名36位,而帕蒂卡的排名只有81位。最终,帕蒂卡在这场激烈的比赛中,以2比4遗憾负于对手。

但真正让这场比赛与众不同的,正是帕蒂卡。1989年出生的她,天生只有一条手臂,但她没有气馁,依旧追寻着体育梦想,从最年轻的残奥会选手开始,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奥运舞台。算上东京,她已经参加过4次奥运。

“我和其他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我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梦想和目标。”抛开身体上的障碍,帕蒂卡曾如此形容自己的运动生涯。由于首次参加的就是北京奥运会,帕蒂卡对中国十分有好感,喜欢熊猫,爱吃火锅,她也被中国球迷起了个外号“乒坛维纳斯”。

帕蒂卡对阵梅谢里夫 视频截图

本届奥运会,帕蒂卡参加了奥运会乒乓球女单和团体赛两个项目。首轮比赛,她半小时内就以一个干净利落的4:0,轻松战胜排名世界第211的米歇尔·布罗姆利(Michelle Bromley),晋级第二轮。

但在7月25日的第二轮,帕蒂卡遭遇苦战。面对强敌梅谢里夫,帕蒂卡首局开场不错,一直紧咬比分,但打到12比12平后,梅谢里夫加强攻势,帕蒂卡接连失误,以13比15告负。

第二局比赛,帕蒂卡迅速调整状态,双方又战至10:10,帕蒂卡连下两球还以颜色,12:10扳回一局。

第三局依然是焦灼的一局,11:9,这次又是梅谢里夫以两球之差获胜。

三局战罢,双方总得分数达到70,而前一天帕蒂卡击败布罗姆利,双方4局总得分不过64。

27岁的梅谢里夫在体能方面的优势显现出来,以11比4赢下第四局,拿下赛点。

帕蒂卡沉着还击,11:7赢下第五局。第六局又是熟悉的从10:10到11:11的鏖战,帕蒂卡一直奋战到局点、赛点的最后一刻,年轻5岁的梅谢里夫最终连赢两球拿下比赛,晋级女单第三轮。

对于这场焦灼的比赛,波兰媒体“Wprost”评价说,帕蒂卡距离胜利“仅一步之遥”。

帕蒂卡在东京奥运会上 东方IC图

西班牙埃菲社则称赞了帕蒂卡的体育精神:“她(的表现)告诉世界,一切皆有可能。她在比赛中,永不停止,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球,她没有让汗白流。”

虽然帕蒂卡已经淘汰,但她还将在团体赛中为波兰队出战,于8月1日迎战强敌韩国。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帕蒂卡此次备战奥运会的过程,并不顺利。她今年5月接受欧洲乒联采访的时候说:“去年我只打了几场联赛和几场冠军联赛,就这些。所以我想说,在这一年里,几乎什么都没发生。我打得不好,在比赛中感到不舒服。我觉得我的状态不错,但在比赛中无法表现出来。现在,事情正在逐步好转,所以我真的很期待东京奥运会。”

奥运会开幕前的几个月,帕蒂卡参加了欧洲锦标赛。“我很高兴我们终于有机会在国际舞台上表演。去东京前,我将在我的家乡(波兰格但斯克)为奥运会做准备。最重要的是在出发前保持身体健康。”

“去年,欧洲取消了几乎所有的比赛和训练营,我们没有旅行,也没有与其他球队和球员见面。所以一切看起来都不一样了。我几乎所有的时间格但斯克的训练中心,找人一起练习。”

帕蒂卡与波兰队队友 社交媒体图

算上东京,这已是帕蒂卡参加的第4届奥运会,她的经历已经足够传奇。1989年,帕蒂卡出生的时候就是先天右臂缺失,缺少右臂的前臂和手掌。

7岁时,天生残疾的帕蒂卡在姐姐的影响下对乒乓球“一见钟情”。帕蒂卡笑言,小的时候除了洋娃娃,就喜欢打乒乓球。当被问及为什么喜欢乒乓球时,她认真地说:“乒乓球是一项很独特的运动,速度非常快,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你可以赢下很弱的对手,也可以战胜很强的对手。”

专门练乒乓球三年后,她就在1999年残疾人世锦赛上获得奖牌。2000年她以11岁的年龄参加了悉尼残奥会,创造了史上最年轻残奥会运动员的纪录。四年后在雅典,她获得了那届残奥会女单金牌及女团银牌。

2008年年初在广州的世乒赛团体赛上,当时世界排名第182位的帕蒂卡以3-2爆冷战胜新加坡名将、世界排名第8位的李佳薇。

真正让帕蒂卡走入媒体关注的,正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她报名参加了当年的夏季奥运会。历史上,只有两名运动员曾完成过此项壮举。同样在2008年,南非单腿游泳运动员图伊托(Natalie Du Toit)同时获得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参赛资格。

由于2008年的表现,中国媒体和球迷送给帕蒂卡一个绰号“乒坛维纳斯”。那年的北京奥运,也成为帕蒂卡一生难忘的回忆。

她在今年5月再次回忆道:“奥运会赛场上,我认为最好的比赛之一是在中国。每天会场都座无虚席。中国人喜欢乒乓球,所以能参加(北京)奥运会比赛真的是很棒的经历。”

而谈到奥运会上最令人鼓舞的选手时,帕蒂卡说:“我想到的是博尔特、菲尔普斯以及所有中国乒乓球运动员。我认为他们是最伟大的奥运选手。”

北京奥运会之后,帕蒂卡连续两年参加了中国乒协创立的世界推广计划,接受邀请前往中国训练。“我很珍惜这次机会。”

如今,帕蒂卡的个人Instagram账户上,依旧有一段中国的视频回忆。她拍下过四川的熊猫、火锅、中国认识的朋友,以及在路边吃面的场景。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她继续同时参加夏奥会及残奥会,在伦敦夏奥会上帕蒂卡杀进女单第三轮,输给荷兰削球手李洁。

由于生理上的原因,帕蒂卡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努力提高自己的球技,但她的技术不断精进。她在赛场上的标志性动作,就是用右臂关节夹住球,上抛,再用左手所持的球拍将球击出、摆短、扣杀。

但是,帕蒂卡并不喜欢外界一直谈论残疾的问题。“一直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有些无聊。”

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后,她曾解释过:“我和其他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我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梦想和目标,这不是问题,我教练对我和其他人的期望是一样的。我可以向人们证明,一切皆有可能。也许残疾人比健全人更困难一些,我们必须更努力一些。但只要努力,我们可以做成任何想做的事。或许有(残疾)人会看到我,认识到自己的残疾并非世界末日,他们可以实现比自己想象更大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