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逃跑、留守、抗争…阿富汗前政府的“大人物”们都去哪了?


(观察者网讯)随着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出走”海外,阿富汗局势的巨大变化已经引来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而面对阿富汗局势的动荡,曾经在阿富汗政坛上名声显著的“大人物”们则是反应不一,有前政要主动留守喀布尔积极参与谈判,与塔利班磋商未来政府构架;有的政客匆忙逃跑,或是直接投降加入塔利班;还有一些人则表示“绝不低头”要与塔利班“战斗到底”。

总统加尼疑似“携巨款跑路”

塔利班于15日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四面楚歌”的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随即“出走”海外。当地时间8月16日凌晨,加尼在其脸书账号上发文,承认自己已经逃离阿富汗。

加尼声称,如果自己选择留下,喀布尔将面临“破坏和毁灭”,所以“为了避免大量的流血冲突”,他认为“最好还是选择离开”。他还宣称将“永远为阿富汗服务”。

加尼在2002年至2004年期间曾担任前总统卡尔扎伊的财政部长,并于2014年和2019年两度当选阿富汗总统。在出逃之前,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才刚刚过去一年半。

这位失势总统的去向此前一直是个谜团。直至8月18日,阿联酋外交部发布声明称,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阿联酋已经接纳了加尼及他的家人。

阿联酋外交部声明截图

加尼的出逃过程也并不光彩,还深陷“携巨款跑路”的丑闻之中。俄罗斯驻阿富汗使馆新闻秘书尼基塔·伊申科8月16日曾援引一名“目击者”的说法称,加尼一行人携带了整整四车钱仓皇逃离喀布尔,但由于直升机装不下只能把一些钱留在跑道上。

8月18日,阿富汗驻塔吉克斯坦大使穆罕默德·扎希尔·阿格巴尔又在新闻发布会上怒斥加尼,称他“从国库里窃取了1.69亿美元”,指责这位总统逃离阿富汗是“对国家和民族的背叛”。

但加尼本人试图否认这一说法。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加尼当天发布了一段公开声明为自己辩解:“我只带了一件马甲和一些衣服就走了。外界一直有对我的人身攻击,说我拿走了钱。这些指控是毫无根据的谎言。”

前往阿联酋避难后,加尼首次发表公开讲话

根据加尼的说法,他现在正在与有关各方协商,希望返回阿富汗继续为阿富汗人民服务。不过在外界看来,仓皇出逃的行为已经让这位总统丧失了影响力。美常务副国务卿舍曼18日就直言,“他在阿富汗已经不再是个人物了。

前总统携子女留守喀布尔

在现任总统仓皇逃跑的同时,阿富汗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则于8月15日通过社交媒体发表声明,表示将和家人一同留在喀布尔,并呼吁各方通过谈判达成协议缓解冲突局面。

卡尔扎伊请求阿富汗政府军和塔利班武装将民众利益放在第一位,保护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他表示,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谈判正在进行中,“我们正努力在兄弟情义与爱国主义的基础上,通过会谈以和平方式解决阿富汗问题。”

卡尔扎伊携三个孩子录制讲话视频,宣布留守喀布尔

路透社18日援引一名塔利班官员的消息称,卡尔扎伊已经与塔利班重要派系领导人哈卡尼举行了会谈,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等人也一同出席。这名官员并未透露更多有关会谈的细节。

路透社报道截图

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卡尔扎伊被推举为阿富汗过渡政府总统。在两年任期结束后,卡尔扎伊又先后在2004年和2009年两次阿富汗总统大选中取胜,直到2014年才卸任。他也被视作是斡旋阿富汗局势的关键人物,因为他既熟悉阿富汗国内政局,同时也与西方国家保持密切联系。

不过半岛电视台也提到,尽管卡尔扎伊与西方关系密切,但他在执政的13年间也曾多次表态希望美军撤离阿富汗,因此与美国之间发生过不少冲突。今年6月,卡尔扎伊还批评美国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军事行动“彻底失败”,只留下一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

大军阀逃向边境

8月15日,塔利班占领阿富汗北部巴尔赫省首府马扎里沙里夫。而在当地政府军士兵“望风而降”的同时,坐镇这座城市的阿富汗国民军元帅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却早就踪影全无。他早已带着手下逃向乌兹别克斯坦边境。

就在杜斯塔姆逃跑的几天前,他还曾信心满满地宣称,“塔利班来到北方的时候总会被困住,他们没这么容易逃出去。”

有巴尔赫省官员14日告诉路透社,塔利班武装轻而易举地击溃马扎里沙里夫的民兵武装,在几乎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就进入了这座阿富汗北方最大城市。

现年67岁的杜斯塔姆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加入了阿富汗军队服役,并于2001年参与推翻塔利班政权。卡尔扎伊领导的新政府成立后,他在其中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国防部副部长。2014年至2020年期间,杜斯塔姆又出任加尼政府的副总理。2020年,他被晋升为阿富汗国民军元帅。

杜斯塔姆(资料图),视频截图

杜斯塔姆以其凶残的手段出名,也被一些外媒称作是“阿富汗最臭名昭著的军阀之一”。2001年,杜斯塔姆曾制造过“拉伊利沙漠(Dasht-i-Leili)大屠杀”事件:他将一批塔利班俘虏成群塞进不透风的集装箱,且不给俘虏水喝;许多俘虏死在集装箱中,侥幸活下来的也大多在抵达监狱后被枪杀。

《纽约时报》2009年的一篇报道显示,根据美国国务院2002年的一份调查文件,死者的尸体大多被抛入拉伊利沙漠中,死于这场屠杀的塔利班俘虏数量可能超过1500人。

除这位塔利班的“死对头”外,巴尔赫省的“地区强人”兼省长阿塔·穆罕默德·努尔(Atta Mohammad Noor)也一同逃跑了。据路透社15日报道,努尔在逃跑之后还坚持“嘴硬”,声称他和杜斯塔姆被一场“有组织的懦夫的阴谋”给坑了,但两人成功“逃出了围困”。

“阿富汗民兵领导人努尔、杜斯塔姆逃脱‘阴谋’”,路透社报道截图

“赫拉特雄狮”被俘投降

阿富汗北方的两位“强人”跑了,曾发誓“赫拉特永不沦陷”、持续抵挡塔利班数周的西部“雄狮”,则是干脆改头换面直接加入了昔日的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