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潘光:塔利班可能跟20多年前有所不同,但本质并没有变


【采访/观察者网 朱敏洁】

观察者网:潘老师,您好,这几天阿富汗局势变化非常快,就当前的变动与之后可能的发展趋势,请您做些简单解读。17日早晨的一则重大消息是,中美、中俄外长通话,您怎么看三方的表态,是否为之后的谈判合作打下基础?

潘光:关于王毅和布林肯的通话,其实我们长期搞中美关系研究的人士看到这则消息都感到很高兴。正好,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美国外交官跟我私下交流时表示,美国方面对天津会晤和这次王毅与布林肯的通话都很满意,对此非常乐见;他们希望中美能在阿富汗问题上有更紧密的合作,还特别提到目前应该协作,尽快将一些人撤出来;再下一步,就是共同合作帮助阿富汗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政府。

我的观点是,尽管中美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上有正面冲突,但是在阿富汗和中东问题上,双方存在很大的合作潜力。这次通话恐怕会让外界认为,至少在阿富汗、甚至扩大到中东,中美有加强合作的态势。

目前有很多事情亟待解决,除了撤人之外,还有促进阿富汗各派和谈。比如稍早前的多哈会晤,中国、美国、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都参加了,中国派出阿富汗问题特使岳晓勇参与会谈。

观察者网:塔利班攻占喀布尔之后,提出组建联合过渡政府,关于这个过渡政府的情况,大致有些了解吗?比如,如何运作,有哪些派别,主要功能,相互之间的合作条件等等。

潘光:目前而言,既然是联合过渡政府,肯定要囊括国内的各党各派。除了塔利班以外,原阿富汗政府内部最主要的两个人物,一个是前总统卡尔扎伊,另一个是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他们两人都明确表态,总统加尼已经离开,我们留下来协助塔利班在阿富汗实现和解,组成联合政府。

他们两人在阿富汗的影响力相当大,卡尔扎伊是普什图人,阿卜杜拉是普仕图族和塔吉克族的混血,所以对各方都有一定影响力。

当地时间8月16日,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视频。视频中阿卜杜拉(右)与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左)一起,就阿富汗局势变化发表声明。视频截图

观察者网:未来各方是否会承认塔利班政权,有什么条件?比如,英国首相鲍里斯表示,“不要过早承认塔利班政权”;美国国务院也在16日记者会提到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几个前提。

潘光: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俄罗斯说得更明确,俄方目前不考虑是否承认塔利班政府的问题,现在仍保持跟阿富汗政府的关系,这个“阿富汗政府”是指总体的,包括各党各派,之后要看塔利班表现得怎么样。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此前的公开发言基本也是这个态度。

我觉得中国政府也是如此,我们也没有表态要承认塔利班政权,现在还是继续跟喀布尔政府的掌权者打交道,帮助阿富汗实现民族和解,促进民生,发展经济。

观察者网:当前阿富汗境内的其他势力态度如何,有消息称北方联盟可能扯起“反塔”大旗,这会成为未来阿富汗国内局势的另一个变量吗?

正如塔利班在声明中所说,“考验还在后面”,您认为它的考验主要有哪些?如果未来谈判过程复杂、时间拉长,临时过渡政府能维持运转下去吗?

潘光:阿富汗内部的形势非常复杂。阿富汗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表示,总统加尼离开后,他现在是阿富汗合法的临时总统,已经和乌兹别克族领导人杜斯塔姆联合起来,准备坚决抵抗。

阿富汗主要有三大种族,普什图人基本上比较支持塔利班的;塔吉克人,就是原来的北方联盟,目前态度尚未明确,但他们也不会非常坚决地支持塔利班;最有意思的是哈扎拉人,他们是什叶派穆斯林,非常担心遭到塔利班这些极端正统的逊尼派穆斯林的迫害镇压,而且哈扎拉背后有伊朗的支持,这些力量都有可能会跟塔利班对抗。

阿富汗第一副总统萨利赫(右二)与艾哈迈德·马苏德(右三,北方联盟原首领、绰号“潘杰希尔之狮”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之子)在潘杰希尔会面。社交媒体截图

当然,各派的冲突总是有办法调解的。但当前最大的考验正如塔利班自己所言,就是如何实现经济发展,保障民生。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两点,一是和解,二是发展,老百姓没饭吃也要造反的。未来还要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国际承认,现在国际社会没有一个国家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当年塔利班第一次掌权的时候,只有巴基斯坦正式承认,那么这次究竟会有几个国家承认,关键还是要看塔利班做得怎么样,能不能组建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对妇女的态度如何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权衡因素。

我们应该承认,这些年塔利班确实在与时俱进,至少跟20多年前相比有所转变,比如允许妇女外出、工作、接受教育,甚至塔利班领导人最近还在电视上接受女主持人的采访,这在2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忘记一点,塔利班是逊尼派穆斯林,他们的宗教主张是极端正统,甚至可以说是宗教极端力量,这个本质是不会变的。当下采取的一些措施只是临时性的,可能过段时间以后,极端正统的逊尼派本质会逐步显露出来。

其实我们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发现,比如塔利班战士还是留着大胡子,不像国家的正规部队;对待妇女呢,喀布尔街头的一些女性画像广告已经被刷掉。

所以,你可以说塔利班跟20多年前已经不一样了,但它的本质并没有变。我们要把握好这个度,一方面要承认塔利班在改变,但另外一方面有些东西也不可能变。接下来还是要观望,看看下一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这次阿富汗国内的政局变化实在太突然,况且到现在也不过就是几天时间。我估计塔利班的政策恐怕还在变动,联合过渡政府囊括哪些人,国内各派力量是不是服它,还尚不明确。比如前面提到的第一副总统已经起来抵抗,哈扎拉人可能也会站出来,塔吉克人也不是很稳定,即便普什图人内部也有矛盾,所以接下来还是要仔细观察阿富汗国内各派力量的一举一动,这些力量会有分化组合的过程,盘根错节,极其复杂。

从外部来看,目前不会有哪个国家站出来承认塔利班政权,20多年前是巴基斯坦最早承认塔利班政府,但现在巴基斯坦似乎也不一定。此外,联合国以及一些国际组织的态度很重要,联合国难民署已公开呼吁,要防止难民潮,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总之,这一系列相关问题,都要看塔利班采取什么措施,国际上才会有一个明确的态度,目前还拿不准。

当地时间8月15日,阿富汗潘杰希尔省,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悍马车。@人民视觉

观察者网:那么,目前塔利班内部情况如何?过去外界对它的印象是山头林立,内斗厉害,靠宗派维系,如果核心人物对内部没有很大的掌控力,本身也难以形成一套国家建设理念,假设即便一切顺利,塔利班又能在喀布尔掌权多久?

潘光: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大家都在关注的问题。我的看法是,塔利班目前总体来说还是团结一致的,主要就是极端正统的逊尼派宗教思想让他们团结一致。但内部有些派系,比如我过去提过的哈卡尼网络,就是比较独立的一派,会对外搞恐怖主义活动。

另外,塔利班发言人在17日的发布会上表示要团结各派,保障女性权益等等,这些说法在塔利班内部也有很多不同意见,这两天也有所暴露。有些地方指挥官还是会采取旧的极端政策,而且有些地方还是存在局部战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