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加梅勒·布伊:你拒绝接种疫苗?这还真关我的事儿


【文/加梅勒·布伊,译/观察者网 张依】

当被问及是否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时,巴尔的摩乌鸦队的四分卫拉马尔·杰克逊(Lamar Jackson)谢绝回答,他表示:“这是个人的决定,我只想对我的家人和自己负责。”

杰克逊的态度与另一位来自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的四分卫——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卡姆·牛顿(Cam Newton)不谋而合。在杰克逊接受采访的几天前,当同样被问及是否接种了疫苗时,卡姆发表了几乎相同的言论:“这完全是私人问题,没什么好讨论的,这个问题的回答到此为止。”

在众多知名人士中,杰克逊和牛顿并非个例,当他们面对有关疫苗的提问时,通常会报以“嘿!这是我自己的事”的答复。对于公众人物中的疫苗怀疑论者、或是为了个人目的而利用疫苗怀疑论的人士而言,这种回答是司空见惯的逃避推脱之词。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奇普·罗伊(Chip Roy)上个月就曾对CNN说:“我是否接种了疫苗?我可不认为这关任何人的事。”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在五月份时也曾经写下过相似的观点(尽管语气相对温和一些),他认为接种疫苗是“个人且隐私的决定”,因此,“人们若是拒绝接种新冠疫苗,他们不应该被羞辱、胁迫或强制去接受,何况新冠疫苗还是在紧急使用授权下才被允许投入使用的。”

加梅勒·布伊在《纽约时报》发表本文

然而,约翰逊和持有相同观点的人都错了。诸如“骑自行车时是否佩戴头盔、开车驾驶时是否系上安全带”之类的事宜可以被看作个人选择,至少就后果而言,这些行为可能造成的伤害是由做出选择的个体承担的,但疫苗接种并非如此。新冠肺炎是一个会剥夺生命,且极易使人身体衰弱的传染性疾病,倘若疫情传播不受控制,后果将影响到整个社会,在这种情况下,疫苗接种绝非仅仅是个人的决定。美国在推广新冠疫苗接种从而实现群体免疫的事情上心力交瘁,因为人们拒绝正视大规模流行病的本质:这是需要通过集体努力方能解决的社会问题

从疫情爆发初始,联邦政府便下放了权力,把应对疫情的责任强加给各州和地方,这继而导致了居民个人和地方社区都不得不依靠自己去处理种种自相矛盾的规则和信息。

即便在疫苗面世后,联邦政府的做法依旧如故。直至近期,疫苗接种已经陷入停滞,然而,甚至连联邦自己的雇员都还未被要求接种疫苗。政府和雇主各行其是,个人则需要面对一系列东拼西凑起来的规矩和要求,随着他们的居住地和工作地的变化而变化。

成百上千万的美国人将“我们如何为足够多的人接种疫苗,从而阻止致命疾病的传播”这样一个基本的社会问题看作纯粹的个人问题,还有许多人诉诸隐私保护和选择自由,并凭此拒绝接种疫苗,这种现状还令人意外吗?

2020年4月,美国加州数百名保守群众上街抗议,举着写有“自由地活抑或死”与“我们不同意暴政或强迫接种疫苗”的标语。(AFP)

下面,让我们再来看看美国宏观的文化和政治背景:今天,我们仍然生活在里根革命及其给美国传统的共和协作与社会责任观念带来成功冲击的阴影之下。“过去的50年间,”麦克·孔恰尔(Mike Konczal)在他的著作《远离市场的自由:美国从无形之手控制下解放自己的斗争之路》一书中写道,“不论是我们的个人生活,还是我们的经济,都被迫越来越深地依赖市场。”

这种现象同样延伸到了我们的政治生活和政治身份之中。如果美国社会已经按照资本的模样进行了重塑,那么美国人也都已经被迫以急功好利的市场生物的面目,与他人和机构相联结;与之相对的则是依托权利和责任凝结起来的公民群体。正如劳动骑士团的理论家亨利·E·沙普(Henry E. Sharpe)在1883年所写:“如果缺失了某些习惯和性格的培养与形成,个人则无法进步,社会也将因此无法发展”,假设真如他所言,今天的美国人可以说是有些疏于培养了。

当然,这并非是由于人们懒惰,而是要拜我们所建立的这个社会所赐。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个体都被迫背负着生活的重担踏入市场,并祈祷能够在市场里存活下来。此种所谓的自由是与人类的健康发展相悖的,当面对新冠肺炎这样的大流行病时,它便无可奈何、无济于事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面临疫情时,一个个家庭、一个个社区都被迫开展自救;为什么,如此多的国民都将不设防护和接触传染看作是个体私人的选择;为什么,对于从一开始就应该强制要求的疫苗接种,我们的各级机构却把它变成了自由选择。

近来,拒绝接种疫苗的人群已经引发了相当多的不快和抱怨。前共和党撰稿人大卫·弗拉姆(David Frum)就在《大西洋月刊》发文表明:“接种了疫苗的人们已经受够了!那些拒绝接种的人所做的决定是在给他/她的家人、朋友、邻居、社区、国家和整个星球都带来伤害,这无法让人原谅,而这些伤害明明是可以避免的!”

而我,对激化了如此大规模反疫苗情绪的各种谎言和误报同样感到不满和愤懑。但我更明白,针对个人的愤怒归根结底是错置的。

倘若你建立的社会将每个个体都视作一座孤岛,那么,当个体按照孤岛逻辑行事时,你便无从指责。如果我们想要的是一个重视群体协作团结的国家,那就需要靠自己去建立这样一个社会。

(观察者网张依译自《纽约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