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阿富汗大军阀之孙:差点成为占领喀布尔的塔利班战士


(观察者网讯)8月20日,阿富汗前总理、伊斯兰党主席希克马蒂亚尔的孙子奥拜杜拉·巴希尔(Obaidullah Baheer)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文。巴希尔以自己的成长经历为例表示,塔利班与前阿富汗政府治下的地区还存在很大的鸿沟,他希望能成为两个“不同世界”沟通的桥梁。

他在这篇题为“我的家族与塔利班并肩战斗,我却在担心我的朋友”的文章中称,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后,他的家族为塔利班的胜利而欢呼,而他的一些朋友却在害怕塔利班会采取“暴力手段”。如今两个截然不同的“阿富汗世界”发生碰撞,而阿富汗局势下一步如何发展还是个未知数。

巴希尔文章截图

伊斯兰党曾是阿富汗境内继塔利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之后的第3大反政府武装力量。希克马蒂亚尔曾在美国中情局的支持下率领游击队抵抗苏联军队,也曾带领民兵武装参与上世纪90年代的阿富汗内战。

作为一名军阀头目,他和伊斯兰党军队在内战期间曾向喀布尔发射了大量的火箭弹,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因此他也被一些媒体冠以“喀布尔屠夫”的绰号。2003年,伊斯兰党及其领导人曾美国列入全球恐怖分子名单,遭联合国制裁。

希克马蒂亚尔在1993年和1996年曾两度短暂出任阿富汗总理职务。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他公开反对美国入侵阿富汗,并在当时的塔利班政权倒台后离开阿富汗。直至2016年阿富汗加尼政府与伊斯兰党达成和平协议后,他才得以重回阿富汗。

而本文作者巴希尔目前在阿富汗一所大学教授和平研究,并为阿富汗政府建造医院等发展项目提供建议。

“如果他没有阻止我,我或许会成为塔利班战士”

根据巴希尔的描述,他和兄弟姐妹在巴基斯坦长大,自小接受基于萨拉菲主义的宗教教育,家里的书架上还摆放着“基地”组织“意识形态教父”阿卜杜拉·阿扎姆的书籍和“圣战者”训练手册。

“9·11”袭击发生的时候,巴希尔还只有11岁。他提到,当时他与身边一起庆祝了那场袭击,因为他们都认为袭击中的受害者是穆斯林世界的敌人。

而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巴希尔家人的遭遇则令这种情绪变得“更深刻、更私人化”。文章提到,他的祖父希克马蒂亚尔反对美国占领阿富汗,而他的父亲随后就在他的面前被人持枪逮捕,送进了中情局的刑讯逼供处。

奥拜杜拉·巴希尔(视频截图

在父亲被美军监禁的六年时间里,巴希尔对西方军队的愤怒与日俱增。2008年,在他的父亲获释之后,正在巴基斯坦的大学里学习计算机科学的巴希尔甚至主动请求参加阿富汗的反政府暴动,但这一要求被他的父亲拒绝了。

“我的父亲不让我去。他说,如果我去了,他会被直接送回监狱里。我想他也害怕失去我。如果他没有阻止我,我或许就会成为几天前占领喀布尔的塔利班战士中的一员。”巴希尔写道。

“在校园中远离狂热”

但在大学的教育经历改变了巴希尔的想法,他形容这是一个“渐进的远离狂热的过程”。他表示,他在大学中首次遇到其他伊斯兰教派的人,参与辩论社团的经历也让他开始探索新的思想。

巴希尔称,在参加2008年一场反对以色列封锁加沙地带的抗议活动时,他还通过网络与西方人、基督教徒、无神论者等不同群体进行了深入交流。在与一名美国记者交流时,他发现后者对自己的世界观很感兴趣,这让他“大吃一惊”。

“我开始更多地阅读哲学和文学作品,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作家的作品,并决定去澳大利亚攻读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我的家人并不怎么赞同,我的祖父还开玩笑说等我休假回家的时候就没收我的护照。但我说服了他们,表示会用我的学识来为我们的国家服务。”巴希尔说。

这段教育经历显然对巴希尔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提到,他在澳大利亚遇到的一名讲师是曾在阿富汗服役的退伍军人。这名讲师承认自己在服役期间曾计算过,如果有“高价值目标”存在,那么即使是轰炸有儿童居住的房屋也是“划算的”。

他这样描述这段交流经历:“这让我毛骨悚然。后来我们意识到,双方都在利用自己的‘道德观念’行事,并造成了附加伤害。”

“希望成为阿富汗‘两个世界’的对话桥梁”

根据文章自述,巴希尔在2018年回到了阿富汗,进入一所大学教授和平研究,并为阿富汗政府建造医院等发展项目提供建议。而他的祖父希克马蒂亚尔也已在与阿富汗政府恢复友好关系后回到了国内,且致力于推动阿政府与塔利班谈判以结束冲突。

不同的经历让巴希尔与家人之间产生了一定分歧。他说,起初他曾试图把自己面对的“两个世界”分开,例如穿着西装而非传统部落长袍出现在祖父家中、在宗教问题上与父亲争论等。但巴希尔很快就觉得,他这种表现就像个“伪君子”;他也不想让父亲感到自己的遭遇被否定。

这些经历让巴希尔意识到,阿富汗两个“不同的世界”里的人还存在着巨大的鸿沟:阿富汗美国大学里满是在“新闻自由”和“追求繁荣”的环境里长大的精英;而仅仅在几条马路之外,他祖父政党的院子里则坐满了参加过对抗美国战斗的老兵。

2021年5月,希克马蒂亚尔(左)与他的孙子巴希尔合影 图自法新社

外界对巴希尔的关注也让他更加感受到这种鸿沟的存在。他提及,有同事过去常叫他“拉巴扎达”(rabarzadah),这是对军阀子女的贬称;他认识一些家人死于塔利班自杀式袭击的朋友;他15日在喀布尔街头遇到的塔利班成员则告诉他,尽管有着特殊的家族背景,但他这样在媒体上出现过的学者也可能被人盯上。

但随着塔利班接管阿富汗,这样在“两个世界”穿梭的特殊背景,也使得巴希尔有机会与双方沟通。巴希尔在文章中表示,他会继续留在阿富汗,希望能把两个“不同世界”的需求和焦虑传达给彼此,成为“沟通的桥梁”。

他坦言,这种为双方沟通的工作并不容易,尤其与那些离开阿富汗的朋友对话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当我提到塔利班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出奇冷静且尊重他人时,他们会指责我在给塔利班‘洗白’。”

不过他也强调,无论是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给他提供了“圣战”成长环境的塔利班及他一直生活工作的阿富汗社会,都必须学会彼此相处、共同生活。

希克马蒂亚尔:希望阿富汗实现稳定,组建包容性政府

在巴希尔决心为阿富汗各方沟通努力的同时,他的祖父、阿富汗伊斯兰党主席希克马蒂亚尔也在积极与塔利班合作,推动阿富汗组建新的包容性的政府。

8月18日,希克马蒂亚尔接受央视总台亚非中心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阿富汗能够实现稳定,组建合法的包容性政府。他认为,阿富汗人民必须首先成立过渡政府,全力扫清障碍,创造必要条件以最终形成稳定的统一政府。

希克马蒂亚尔说,阿富汗人民对未来充满期待,希望能够建设全新的阿富汗,不再重蹈动荡血腥的历史,拥有独立、自由和尊严,远离战争。

作为阿富汗主要政治人物之一,希克马蒂亚尔也被阿富汗各方视作是推动阿富汗建立新政府的关键一环。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此前就表示,他希望与希克马蒂亚尔及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组建一个“协调委员会”,推动阿富汗权力和平移交。

法新社21日则报道称,塔利班高级领导人哈卡尼已经与希克马蒂亚尔举行了会面,这也是塔利班与各政治派别协商、建立包容性政府努力的一部分。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22日表示,塔利班当前正在与阿富汗一些政治领导人协商,有望在不久之后公布新政府组建事宜。阿富汗媒体称,塔利班政治办公室成员21日会见了卡尔扎伊、阿卜杜拉等政界人士商讨阿富汗局势问题,不过仍有部分阿富汗政治领导人批评目前的协商不够广泛、缺乏包容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