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李泉:佛州抗疫,“生死事小,失节事大”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马克思讲,历史本身经常重演,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就成为了闹剧。

美国现在新一轮疫情,就是一出闹剧的结果,而且是不折不扣的政治闹剧。更直白一点地说,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先看数据。美国上一波疫情的最高峰出现在今年的1月10日,纽约时报当天的数据是7日平均254,877例。8月中旬的数据是7日平均130,808例。我所在的佛罗里达州之前在1月8日日均感染人数达到最多的17991人,8月中旬已经创下了新纪录,达到21706人。之前佛州死亡人数的最高记录是日均185人,现在则是153人。由于住院人数已经创新高,日均死亡人数破纪录也将是大概率事件。

再看操作。7月中下旬开始,本地各个学区在疫情已经反复的情况下还是开始推动线下复课,取消了对各个学校单独开网课的财政支持,在事实上迫使绝大多数学生都需要返校上课。在家上网课确实加重了父母的负担,影响了父母的正常工作节奏,尤其是孩子小的家庭。

从这一点来说,尽快恢复线下授课倒也无可厚非。前提当然是学校需要做好各种防护措施,防止学生们感染以及扩散至各自家庭。因为各种数据已经表明德尔塔毒株可以感染更多的年轻人和儿童。

但就在这个当口,佛州州长的神操作出台了。不仅不采取任何限制人流、客流的措施,竟然还在7月31日正式签署命令,严禁各个学区发布强制戴口罩的要求,否则就要停止对学校的财政拨款。州长大人给出的“神圣”理由是要保护家长们的选择自由!

从去年疫情之初开始,美国就在戴口罩这件事上捣糨糊。先是口罩无用论,等到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不得不承认口罩的防护作用之后各地又纷纷冒出戴口罩自由论。激烈反对戴口罩的人群拿出当年独立战争时候反对乔治三世的“不自由、毋宁死”的精神,唱着国歌烧口罩,仿佛一戴口罩,自由灯塔就要陨落了似的。

现任佛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

美国3亿多人口,18岁以上的成年人2亿多,一部分人毫无理智地反口罩倒也符合人群的智力概率分布。

佛州是美国按人口算第三大州,这位州长大人在耶鲁历史系本科以第二等优异成绩毕业(magna cum laude),然后进入哈佛法学院同样以优异成绩毕业,妥妥的学霸。他动用行政手段禁止全州公立学校要求戴口罩,显然不是出于智力原因。恰恰相反,笔者推测,反而是经过精心算计之后,这位学霸州长才选择宁可违反公共卫生常识,置学生安全于不顾,也要签署这种看似无脑,能够帮助病毒扩散的法令。

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这位州长2018年当选的时候,与其民主党对手相比,在超过800万张选票中的领先优势不足34000张选票,也就是差不多0.4%的领先优势。佛州一向是美国选举中的关键州,民主、共和两党的支持者势均力敌,微小的选民变动就能够改变选举结果。也就是说,每一张选票的重要性都要大大超过其他州。

佛州中激烈反口罩的选民从绝对数量上来说不见得多,但只要多于0.4%就足以左右选举的结果。同时因为这一部分人在政治上又最活跃,所以必须争取——2022年,这位州长就需要寻求连任。

如果冒险得罪了这一小部分人,那么丢失州长宝座的概率就极大。考虑到这位州长还梦想着能够继承特朗普的衣钵,将来有朝一日可以入主白宫,就更加需要保住州长的位置。

如果做一点更冷酷的推论,拥护戴口罩的以民主党人居多,无论这部分人戴不戴口罩,会不会感染致死,左右都不会投票给这位州长。而共和党的支持者中反对戴口罩的比例更高,对是否感染也更不在乎。

如此一来,禁令触怒的只是那些本来就是对立阵营的人,拉拢的则是对自己连任能够产生关键作用的少数派,而且这些人自己不戴口罩感染了也不会怪罪到州长头上。这样一算,不用上哈佛也知道怎么选,更何况是耶鲁、哈佛的双料精英。

本月10日,位于佛罗里达州布里瓦德县的公立学校开学。由于学校没有强制要求佩戴口罩,开学才几天,学生和教职工已经出现473例确诊病例,另有约1060人被隔离。

州长自己这么算计还不够,还让州卫生部门从6月4日开始取消每日公布感染数和死亡数的做法,改为每周报一次。Out of sight, out of mind,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哄着一群浑浑噩噩的支持者开开心心地在“自由”的旗帜之下投出庄严的一票,还有比这更“神圣”的工作吗?

为了博出位,这位州长甚至连拜登都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