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麦凯恩去世三周年,哈里斯特意去看了纪念他被北越抓获的雕塑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8月24日晚间,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到访越南。据美国《国会山报》消息,25日,哈里斯前往位于越南首都河内竹帛湖附近的纪念碑,悼念已故前美国海军飞行员、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这一天恰好是麦凯恩去世的三周年。尴尬的是,这块纪念碑上记载的是麦凯恩被击落俘虏一事,雕像也是美军飞行员下跪投降的形象。

哈里斯夸赞称,麦凯恩“是一位非凡的美国英雄”,为美国作出了很多牺牲。公开资料显示,麦凯恩曾参加越南战争,并于1967年执行轰炸任务时被北越士兵击落俘虏,直至1973年才被释放回国。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的采访编辑曾指出,该纪念碑修建于美越重开关系之前,“所以最初当然是为越南游客准备的。”

因此,哈里斯此行让不少外国网友感到困惑,毕竟麦凯恩曾作为美国士兵轰炸河内,不知道越南民众对此作何感想。有越南网友称,雕像的形象足以表明这不是在纪念麦凯恩。

不过,包括麦凯恩本人在内的多位美国官员都曾到访这块纪念碑,尝试借此恢复美国在越南的形象与两国关系,并试图结成遏制中国发展的“伙伴关系”。

当地时间8月25日,哈里斯前往位于河内竹帛湖附近的纪念碑悼念麦凯恩 图源:路透社

综合美国《国会山报》、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消息,当地时间8月25日,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在结束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Ngyuen Xuan Phuc)和总理范明政(Phạm Minh Chính)的双边会谈后,前往越南首都河内竹帛湖(Trúc Bạch Lake)附近的纪念碑,悼念已故前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

期间,哈里斯向纪念碑献花,并发表简短讲话。

“约翰·麦凯恩是一位非凡的美国英雄,我很荣幸能在美国参议院与他共事一段时间。”哈里斯说道,“他非常勇敢,像一位真正的英雄一样活着——他做出了各种各样的牺牲,热爱我们的国家,始终在为我们最美好的一面而战斗。”

报道称,此行是哈里斯本次出访东南亚行程计划的一部分,8月25日也恰好是麦凯恩去世的三周年。

同日,哈里斯的助理新闻秘书瑞秋·巴勒莫(Rachel Palermo)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这座纪念碑提醒了我们关于战争的代价,也是美越关系持续发展的象征。

不过,也有不少外国网友对此事感到困惑——麦凯恩曾经作为美军士兵参加了越南战争,越南怎么会有他的纪念碑?

“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认为击落他(麦凯恩)的人的纪念碑是对他的纪念碑?为什么河内要为轰炸河内并杀害平民的人设立纪念碑?”

“我想知道为什么越南人要为以前的敌人建一座纪念碑!不知道越南普通民众对她(哈里斯)的访问有何感想?”

也有越南网友明确表示,雕像的形象足以表明这不是在纪念麦凯恩。

“看看他的雕像,你真的认为我们建造这个是为了赞美他(麦凯恩)吗?真是太好笑了。”

致力于记录、推广和保存非美国政府修建的战争纪念碑工作的非营利组织“美国海外战争纪念碑”(AWMO)官方网站记载了这座纪念碑的部分信息。

该纪念碑由雕塑和配文组成,雕塑为跪地举双手投降的美军飞行员,一旁的文字用越南语写着:1967年10月26日,在首都河内的竹帛湖附近,市民和军队抓住了飞行员约翰·西德尼·麦凯恩。这名美国海军飞行员当时正驾驶A-4攻击机,坠毁在Yen
Phu发电站附近。这是同一天被击落的十架飞机之一。

不过,该纪念碑的修建背景众说纷纭,暂无确切信息。

《国会山报》报道称,该纪念碑是麦凯恩成为战俘的数年后修建的。路透社则在报道中表示,纪念碑是1967年修建的,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进行了两次翻修。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的采访编辑劳雷尔·雅龙贝克(Laurel Jarombek)在2015年攥写的一篇游记中表示,纪念碑是在1975年至1985年之间的某个时间竖立起来的,早于越南和美国重开关系的时间,“所以最初当然是为越南游客准备的”。

于河内竹帛湖旁的纪念碑 社交媒体截

公开资料显示,麦凯恩曾作为美国海军飞行员参加越南战争。1967年10月26日,麦凯恩在执行轰炸任务时被防空导弹击中,坠落在河内竹帛湖附近,后被北越士兵俘虏,期间被关押在火炉监狱(Hỏa Lò,nhà pha Hỏa Lò)遭受审讯与拷打,直到1973年才被释放回美国。

1981年,麦凯恩从美军退役后选择从政,先后以共和党人身份担任亚利桑那州众议员与参议员,逐渐成为共和党重要人物。

值得注意的是,麦凯恩出生在巴拿马,成长于弗吉尼亚州,在亚利桑那州参加竞选前住在该州凤凰城(Phoenix),而且他的岳父是亚利桑那州最富有的人之一——啤酒大亨吉姆·亨斯利(Jim Hensley)。

当时,麦凯恩担任其岳父公司Hensley & Co.的公关副总裁,获得了当地商界的政治支持,从而动了参选从政的念头。

由于麦凯恩是亚利桑那州的政治新人,他曾经被选民嘲讽为“Carpetbaggers”,即在知名度不高的地区参加竞选因而不受当地欢迎的外来政客。

不过,麦凯恩以自己从军与被俘的经历为切入点,进行了强硬的回击。

“听着,伙计。我在海军服役了22年,我父亲在海军服役,我的祖父在海军服役。我们在服兵役中往往经常搬家,我们必须生活在全国各地,世界各地。我希望我能像你一样享受在亚利桑那州第一区这样的好地方长大、生活和奢侈一辈子,但我正在做其他事情。事实上,现在回想起来,我一生中住得最久的地方就是河内。”

1973年4月,刚被释放回美国一个多月的麦凯恩 图源:视觉中国

2000年,麦凯恩参与角逐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但被时任得克萨斯州长的小布什击败。

2008年,麦凯恩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与奥巴马竞争总统宝座,最终以173票对365票的选举人票数落败。

此后,麦凯恩继续活跃于参议院,不时批评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政策,一度担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

2017年7月,麦凯恩确诊脑癌,后于2018年8月25日病逝,终年81岁。

那么,麦凯恩本人对这座纪念碑是什么态度呢?

1992年,麦凯恩在接受C-SPAN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座纪念碑,“他们为什么要竖起它,它对他们有什么意义,我一直没有弄明白。”

话虽这么说,但麦凯恩本人倒是经常来看这座纪念碑。

据《国会山报》报道,白宫称,麦凯恩越南战争后访问了25次越南,期间多次参观了这座纪念碑。

2018年,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前越南驻美大使阮国强(Nguyen Quoc Cuong)表示,麦凯恩到访越南期间,经常会带人参观此处纪念碑,甚至为这座雕像感到“非常自豪”。

阮国强称,自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和私下里与麦凯恩会面,“访问越南时,他(麦凯恩)有意带着年轻的参议员,希望他们能在他去世后成为两国关系的桥梁。”

“他(麦凯恩)认识到战争是和平的最好教训,所以他是一位开创和解的老兵。”越南国会议员、历史学家杨忠国(Duong Trung Quoc)表示,麦凯恩对和解的倡导得到了越南的认可,尽管两国之间的猜疑挥之不去,但越南早在1975年就向进行美国示好了。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名誉教授、越南问题专家卡尔·塞耶(Carl Thayer)称,麦凯恩愿意与越南言归于好,即便他曾是战俘也一样。

“(麦凯恩)对越南和解与接触的大力支持,他在美国的重要地位,以及他对自己被关押经历的‘不怨恨’,都使他受到越南公众的喜爱。”

不过,《南华早报》在报道也指出,越南如今非常需要美国的力量以对抗中国。麦凯恩则一向以其强硬的外交政策而闻名,他极力主张与越南结成伙伴关系,遏制正在崛起的中国。

约翰·麦凯恩资料图 图源:视觉中国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News)报道,2018年8月26日,即麦凯恩去世的第二天,部分河内居民在竹帛湖边的纪念碑举行了纪念活动。

一位旁观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活动参加者希望留下鲜花来纪念这位“在许多国家,包括越南,为和平而战”的人。

然而,《南华早报》新闻总编尤登·拉图(Yonden Lhatoo)发文表示,即便很多人将麦凯恩誉为“真正的美国英雄”,但他实际上恐怕“连边儿都不沾”。

“在战争当中,一方的英雄在另一方看来就是刽子手。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毫无正义性可言,对数十万无辜男女老幼进行无差别屠杀,而担任海军飞行员的麦凯恩,正是这架杀戮机器的一部分。如此这般,谈何英雄?”

“作为一名战争贩子,麦凯恩可以说血债累累,他的罪孽达到罄竹难书的地步。回顾其整个政治生涯,他一直是美国军事干预最坚定、最嗜血的倡导者。从90年代的第一次海湾战争,到1999年的塞尔维亚,再到2003年入侵伊拉克,他只知道‘轰轰轰’地大范围轰炸。不论是阿富汗、伊朗、利比亚、叙利亚,还是也门,麦凯恩都叫嚣要‘核平’一切。”

约翰·麦凯恩

事实上,除了哈里斯,美国其他高官也在近期来过这座纪念碑悼念麦凯恩。

7月29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 (Lloyd Austin)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自己在当天早些时候参观了位于河内竹帛湖旁的纪念碑,感叹距麦凯恩在此处坠机已经55年了,“这无疑是一次发人深省和令人谦卑的经历。”

据越南媒体VnExpress消息,奥斯汀还访问了曾经在越南战争中关押包括麦凯恩在内的美军战俘的火炉监狱原址,该建筑在1993年被改建成办公大楼和历史博物馆。

奥斯特表示,火炉监狱之行能很清楚地提醒我们战争的代价,以及为什么我们与越南今天牢固的双边伙伴关系植根于我们共同的牺牲。

报道称,奥斯汀也与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和总理范明政进行了会谈。此外,美越两国官员还见证了关于寻找、发掘和鉴定越南烈士遗骸的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并交换了一些战争文物。

半岛电视台 (Al Jazeera)在报道此事时指出,自越南战争以来,美国和越南之间的关系一直在缓慢深化,两国对中国在南海的活动越来越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