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安·赖特:美国大使馆的开放与关闭——从塞拉利昂到阿富汗


【文/ 安·赖特 译/ 观察者网 常宜】

在美国和北约占领阿富汗20年后,塔利班现在控制了阿富汗的首都、主要城市和农村,阿富汗人民对塔利班感到恐惧。请原谅我以个人的视角解读我在美国外交使团工作16年期间的一些经历,包括美国驻塞拉利昂和阿富汗大使馆的开设和关闭,以及对有关国家平民人口的影响。

2001年12月,美国国务院派了一个非常小的小组,前往喀布尔重开美国大使馆,我是成员之一。

在苏联人撤离阿富汗后,以及军阀民兵之间随后为争夺土地和影响力而进行的内战中,该机构关闭了12年。(观察者网注: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于1989年1月因“安全原因”关闭,当时苏联撤军已近尾声。)

9·11事件后,美国于2001年10月派遣中央情报局的准军事部队和一些美国陆军特种部队进入阿富汗,追剿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基地”组织。

20年后的今天,已有数十万阿富汗人和数千名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国际军事人员死亡,美国与北约盟友正在根据特朗普政府期间由扎勒迈·哈利扎德(Zal may Khaliza)促成的一项可怜的协议撤离阿富汗。哈利扎德曾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现为阿富汗和解特别代表,他自己是阿富汗人,十几岁时来到美国。

2020年2月29日,哈利扎德与塔利班代表签署协议(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

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出卖了阿富汗政府,最终释放了6000名塔利班囚犯,换取塔利班在美军撤离阿富汗期间不向其开火。双方没有就权力分享或任何其他方面达成协议,而这些协议本可以使阿富汗政府处于一个强有力的谈判基础上。

在削弱了阿富汗政府之后,美国现在对塔利班没有任何影响力,正面临着阿富汗被迅速接管的现实。美国和北约军队训练的30万阿富汗人中,有许多人向塔利班投降,或者返回他们原来的军阀民兵组织。

当我到达阿富汗时,有人告诉我,当地有一个悠久的传统:是否改变立场,取决于谁拥有更多的人员和火力,并活到第二天去战斗。我们现在肯定看到了这一幕。今天,我们看到这个国家的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已经逃到了邻国。(原注:塔利班已经占领了这个国家,并宣布了胜利。)

我在2002年1月以普通公民身份抵达阿富汗时,我遇到了加尼,当时他刚离开长期任职的世界银行。在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政府期间,他曾一度担任财政部长。

5000名美军士兵抵达喀布尔,以保护国际机场,同时4000多名美国政府雇员与合同雇员离开。8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表示,这不是“放弃,不是撤离,也不是大规模撤退,而是减少了我方公民的规模”。一套骨干班子可能会留在喀布尔,以保持美国大使馆名义上的“开放”状态。不管国务院怎么描述,阿富汗驻美国大使8月13日称,美国的行动是在“放弃”。

美国大使馆人员在准备离开阿富汗时销毁了敏感文件。美国特使扎勒迈·哈利扎德试图从塔利班那里得到一项承诺,即“如果塔利班想得到外国援助”,他们就不能接管庞大的美国使馆区。

1997年撤离塞拉利昂

由于驻喀布尔的大使馆工作人员处于撤离/撤退模式,这使我想起了20多年前的 1997年,在西非塞拉利昂的我国使馆工作人员所经历的情况。

当时,该国发生了军事政变,塞拉利昂军队的一批成员推翻了民选政府。首都弗里敦街头发生了暴力事件,甚至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和一名使馆雇用的当地司机一度被绑架。

这导致整个国际社会、大使馆、联合国办事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及大多数感到自己处于致命危险的塞拉利昂政府人员都撤离了。

1997年5月30日,“奇尔沙治”号上的避难者(图片来源:美国国防部)

虽然美国军队没有参与塞拉利昂的内战,但在附近的国家议会被叛军占领时,美国大使馆挡到了不少炮火。大使馆的90扇窗户被炸毁,叛军试图进入几处使馆房产,但被我们勇敢的使馆人员们劝阻住了。

联合国特使、英国高级专员和作为美国大使馆事务主管的我,曾与政变领导人讨论过,他们是否可以放弃政变以换取政府满足其若干要求。但我们的上级领导告诉我们,停止讨论,准备撤离。因为他们发现一些迹象表明,如果我们继续会谈,我们可能会被绑架。

迅速的组织工作开始了,我们为在几天内迅速关闭大使馆做着准备。美国军方派出巨大的两栖攻击舰“奇尔沙治”号进行主要的撤离行动。

“奇尔沙治”号当时已部署在扎伊尔近海,以便一有需要就从该国撤侨,所以我们不得不等待“奇尔沙治”号到来,再执行主要的撤离行动。

我们把一些大使馆人员的家属安排在英国大使馆的包机上。但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用直升机将2500多人(包括许多美国大使馆的当地雇员),从一个由美国军方保卫的酒店疏散到当时离岸数英里的“奇尔沙治”号上。

数以千计的塞拉利昂公民聚集在酒店,希望美国能够帮助他们离开,但华盛顿的决定是,美国没法将他们全部疏散。如果他们想逃离制造暴力政变的叛军,他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前往邻国。

大使馆关闭了一年,直到一支尼日利亚军队将政变者赶出首都所在的半岛。6个月后,当叛军再次进入该市时,美国大使馆又被迫关闭。后来,联合国派遣18,000名军事部队在该国驻扎数年,塞拉利昂的和平最终得以实现。

回到阿富汗。2001年12月,我在喀布尔参加了重启美国大使馆的小型团队。我呆了大约六个月。我们做梦也没想到,美国会在阿富汗停留20年。事实上,我们最初发回华盛顿的电报预测,我们应该只在比较短的一段时间内做美国想让我们做的事情,因为在阿富汗的外国军队,无论其驻扎的理由是什么,最终都会被阿富汗人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