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阿卜杜勒·巴西特:恐怖组织为什么要在巴基斯坦袭击中国人?


【文/阿卜杜勒·巴西特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正如漫威漫画里一句老话所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能力大的国家也会招来嫉妒、愤恨和敌人。

这是中国在巴基斯坦遇袭后(令其懊恼不已)才学到的教训。在巴基斯坦,中国的投资项目面临复杂的形势。从巴塔(TTP)等“圣战”组织到俾路支省和信德省的民族分离主义组织,中国的公民和设施越来越多地受到当地这些恐怖组织的袭击。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巴基斯坦武装分子瞄准的目标。但最近,袭击中国节奏的似乎在加快。最近一次袭击发生在上周五,俾路支解放军(BLA)在瓜达尔袭击了中国的车队。该组织曾多次策划袭击中国驻巴高价值目标,包括在2018年11月袭击了中国驻卡拉奇领事馆。

关于最近这次袭击的伤亡人数,报道存在分歧,俾路支解放军声称袭击造成六名中国公民和三名保安死亡,而中国和巴基斯坦当局则声称只有一名中国公民受伤,两名儿童死亡(俾路支解放军声称这两名儿童是被巴基斯坦军队射击的霰弹杀伤的)。

不管伤亡有多惨重,这是今年发生的第四起严重袭击事件,这也证明俾路支解放军掌握了使用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新方法,这一趋势令人担忧。

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发动袭击

北京将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更多的现实问题,而巴基斯坦不过是这些现实问题的一个缩影。随着它成为世界舞台上的全球性大国,它必将招致恐怖组织的愤恨。北京愿意与塔利班展开接触可能是想在新阿富汗预防此类问题,但历史证明,这对北京来说是一场风险不小的赌博。

中国试图在另一起9·11恐怖袭击发生前与塔利班达成协议,让他们对阿富汗境内的中国恐怖组织采取行动,但目前尚不清楚塔利班是否会对这些组织动手。

据报道,在关注焦点方面,北京和塔利班达成的新协议可能与老协议没什么不同。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即在该地区生活着大量中国公民,包括那些住在喀布尔的勇敢企业家们,他们可能不会遵守塔利班即将施行的各种伊斯兰教法。那么,谁来保证他们的安全?而且这些都无助于北京解决更大的问题,即一旦你成为超级大国,你就不可避免地会招来敌人。

在上周五瓜达尔袭击案发生前,九名在巴基斯坦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达苏水电站项目工作的中国工程师被杀。直到现在还没有组织正式声称对这起袭击事件负责。在这起袭击发生后不久,另一个俾路支分离主义组织(俾路支解放阵线)在卡拉奇向两名中国公民开枪,导致一人受伤。3月,还是在卡拉奇,一个信德省分离主义组织曾在一起枪击案中打伤了一名中国公民。而在去年12月,已有两起类似事件发生。

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农融4月在奎达市的塞雷纳酒店险些遭遇巴塔袭击。需对这一系列严重事件负责的行为主体越来越多,这突显出中国在巴基斯坦面临着日益严重的问题。

在所有这些袭击中,最成功的一次是对达苏项目的袭击。中国消息来源称这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与巴塔合作发起的攻击行动。巴基斯坦和中国还趁机指责印度——长期以来,两国一直指责印度应对巴基斯坦境内发生的恐袭事件负责。

更正式的是,在阿富汗塔利班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时,北京似乎扩大了追责的范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要求塔利班彻底切断其与东突的关系,并在阿富汗对其采取行动,因为“东突是对中国国家安全的直接威胁”。

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该声明似乎是一次警告,暗示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权后,北京承认塔利班政府的条件是什么。北京仍持续关注东突问题,认为塔利班掌权后阿富汗可能会出现动荡局势,东突势力也许会借机滋生蔓延,成长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塔利班曾保证会管控东突威胁,但目前尚不清楚北京到底有多相信塔利班的这一保证。

然而,针对中国公民和巴基斯坦项目的恐怖袭击却突然增加了,这突显出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大背景下,武力反华行动是如何发展的。

中国发展与塔利班的关系,部分原因可能是为了缓解这些问题,但问题是如此严重以至于连塔利班领导人也无法控制。此前,“圣战”组织对中国的态度相当矛盾。甚至有人说,奥萨马·本·拉登在9·11事件前曾说过,鉴于圣战组织和中国都反对美国,北京有可能成为他们的战略盟友。但在当时,中国仍然被视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如今,它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日益成长为阿富汗最重要的邻居。这改变了人们对中国的普遍看法,并引发了紧张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