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对华贸易政策迟迟未定,美企决定与白宫“抗争”


【文/观察者网 丁悦】

拜登政府已执政7月有余,但至今未发出任何关于重启对华谈判的信号。随着时间的流逝,美企的耐心也正在消失。近期,美国企业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抗争”。

据《纽约时报》9月1日报道,美国商界呼吁白宫降低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并出台清晰的对华贸易政策。

“商界对缺乏具体的中国经济政策感到沮丧。”美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查尔斯·弗里曼 (Charles Freeman) 说。

为了与白宫和国会的“反华”情绪抗争,美国商界与“左翼老将”桑德斯,以及进步团体接触合作,要求限制反华条款。8月5日,包括代表半导体、零售业等领域的30多家美国行业商会,向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发出联名信,敦促拜登政府撤销中国商品额外加征的关税,并呼吁重启和中国在经贸领域的接触。

“对我来说,‘让我们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这句话,不是一项政策,而是竞选口号。”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 (Patrick Gelsinger) 说,“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的工作了,与中国建立真正的贸易关系政策,围绕商业出口和技术进行接触。”

8月16日,美国加州洛杉矶和长滩两大港口共有37艘船等待泊位。图自东方IC

企业的耐心正在消失

《纽约时报》9月1日报道,美国企业表示,他们对白宫对中国的态度越来越感到沮丧,特朗普时代的对抗性政策仍在实施,而拜登政府在对华经济政策上始终缺乏明晰的规定。

拜登上台以来,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政策,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进口关税,并且此前设置的2000多种产品的关税豁免都已过期。

与此同时,拜登甚至放大了一些特朗普时期的政策。6月3日,拜登以“应对中国军工企业威胁”为由签署行政命令,将59家中企列入投资“黑名单”,禁止美国人与名单所列公司进行投资交易。7月初,美国方面公布了一项所谓的“香港商业警告”,抹黑中国香港营商环境,并宣布对7名官员实施非法制裁。

然而,拜登政府始终没有说明他们如何看待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自今年1月上台以来,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政府实施的所有国家安全措施都开展了审查,其中就包括2020年达成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2020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东厅共同签署协议文本。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目前,审查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至今不知道何时能结束。

8月6日,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在简报会上回应称:“关于审查什么时候结束,我没有任何时间表可以告诉你。”

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拜登政府官员曾透露,相关政策审查预计要持续到今年秋季。

无尽的等待下,美企的耐心开始逐渐消失。“政客”新闻网指出,这些公司曾非常乐意给拜登一个机会来审查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但现在已经感到不耐烦了。

对于美企来说,《纽约时报》指出,中国是最大、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他们需要弄明白美国公司能否与中国做生意。

商界对缺乏具体的中国经济政策感到沮丧。”美国商会 (U.S. Chamber of Commerce) 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查尔斯·弗里曼 (Charles Freeman) 说。

“对我来说,‘让我们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这句话,不是一项政策,而是竞选口号。” 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格尔辛格 (Patrick Gelsinger) 说,“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的工作了,与中国建立真正的贸易关系政策,围绕商业出口和技术进行接触。”

“公司目前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不确定性。”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克雷格·艾伦 (Craig Allen) 说,“关税会保持不变吗?它们永久存在吗?要求关税豁免的程序是什么?没人知道。”

全美零售联合会 (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 负责供应链和海关政策的副总裁乔恩·戈尔德 (Jon Gold) 说: “我们当然希望本届政府能迅速采取行动,解决关税问题,无论是恢复关税豁免措施,还是寻找对中国的新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

“这是我们在竞选期间从拜登总统那里听到的希望。”戈尔德补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