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欧盟外长:阿富汗问题留下的教训是“民主不能输出”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

长达二十载的阿富汗战争,在西方国家仓皇撤离中宣告终结,再次无情砸碎了西方民主的“神话”。

当地时间2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在参加欧盟成员国外长非正式会议期间接受采访时坦承,阿富汗乱局是“西方价值观的溃败”,留下的教训是——民主和自由是无法输出的。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2日接受采访(视频截图)

“这不仅是军事溃败,还是西方价值观的溃败”

当地时间9月2日至3日,为期两天的欧盟成员国外长非正式会议在轮值主席国斯洛文尼亚举行。据欧盟对外行动署(EEAS)2日发布的新闻公报,博雷利在当天下午的会议前接受了媒体关于阿富汗话题的提问。

当被记者问及“阿富汗问题及其他类似行动带来了怎样的教训”时,博雷利表示,这样的教训“有很多”。

“你无法输出民主,你也无法输出自由。它必须由人民授权,但这需要发展到更加深入的阶段,因为西方价值观在阿富汗社会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这一点必须加以充分考虑。”

博雷利坦承阿富汗如今的局面“不仅仅是军事上的溃败,也是西方价值观的溃败。”

博雷利接受采访时再度提及了中俄两国。他说,自西方国家军队撤离阿富汗后,欧盟必须高度重视新的地区格局,认识到中国、俄罗斯等阿富汗周边国家扮演的新角色,同时与地区国家保持密切合作。

有此番“感悟”的西方高官不止博雷利一人。法国总统马克龙8月2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样表示,利比亚和阿富汗局势表明,“民主或政府不能从外部、或通过武力强加于人”。

参加非正式会议的欧盟成员国外长合影(图自斯洛文尼亚政府通讯办公室)

在2日上午的会议上,欧盟成员国还从防务角度讨论了从阿富汗乱局中吸取的教训,认为应当增强欧盟战略自主权,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上月,博雷利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曾提到,阿富汗的混乱撤离为欧盟敲响了警钟,即欧洲需要发展独立于美国的军事能力。

据路透社2日报道,博雷利当天重申了这一观点。他在会上敦促欧盟建立一支5000人规模的快速反应部队。他提到,美国政府已经多次警告欧洲,他们将减少对欧洲事务的干预,“这对欧洲人来说是一个警告,他们需要清醒过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博雷利向塔利班开出五项接触条件

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并控制首都喀布尔,宣布“阿富汗的战争已经结束”。此后,关于塔利班能否兑现承诺组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新政府,外界保持了持续关注。

在3日的会议上,欧盟成员国外长将讨论重点聚焦在阿富汗问题上。博雷利表示,欧盟认为阿富汗的未来仍然是一个“关键问题”,这会对国际形势乃至欧洲安全造成影响。

博雷利称,“为了支持阿富汗民众”,欧盟“不得不与新政府进行接触”。他透露,欧盟将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设立一个“联合代表处”,从而让欧盟成员国统一与塔利班接触。但这仅仅是行动上的接触,并不意味着承认新政府。他还表示,未来欧盟成员国与塔利班的接触将会增加,但双方的接触取决于以下五项条件:

第一,阿富汗不会成为向其他国家输出恐怖主义的基地;第二,尊重人权特别是妇女权利、法治和媒体自由;第三,推动阿富汗各政治力量之间的谈判,建立一个具有包容性和代表性的过渡政府;第四,保障人道主义援助自由进入阿富汗;第五,塔利班遵守承诺,允许外国公民和面临危险的阿富汗人离境。

就欧盟表达接触意愿,塔利班暂时没有回应。此前,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表态说,阿富汗有权实行符合其人民价值观的治理方式,并理应得到其他国家的尊重。同时,塔利班向全世界承诺,绝不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领土威胁别国。

博雷利及一些欧盟政客此前一度炒作所谓“阿富汗落入塔利班是中俄胜利”的说法。博雷利8月19日警告说,“欧盟不能让中国和俄罗斯控制(阿富汗)局势,否则我们可能会变得无关紧要。”

值得一提的是,在3日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博雷利着重提及了欧盟与中国的关系。他透露,欧盟成员国外长一致认为,在对华问题上欧盟需要保持团结,要对中国采取务实和连续的政策。博雷利说,在经贸领域,竞争与合作是欧中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记者还就中印两国提问道,“在欧盟对外关系中,印度是否会取代中国的地位”。斯洛文尼亚外长洛加尔随即否认了这一说法。

“不,中印是不同的国家。印度是印太地区国家,而中国是亚洲国家。他们在许多不同的领域,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洛加尔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