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外交事务》:美国只能搞战略模糊,不能对“一个中国”搞政治模糊


不要陷入战争恐慌

【文/雷切尔·艾斯普林·奥德尔,埃里克·赫金博特姆 译/ 观察者网 常宜】

最近许多文章都在警告中国“侵略”台湾海峡的风险越来越大,奥莉安娜·斯凯勒·马斯特罗所写的文章《台湾的诱惑》(2021年7月/8月)就是其中之一。这类文章已经变得如此常见,以至于在华盛顿造成了一种对“入侵”的恐慌——这对美国和台湾地区的利益都是有害的。

对中国大陆即将攻击的担忧,是近年来促使华盛顿削弱其长期奉行的“一个中国”政策的部分原因,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解除了部分华盛顿与台湾地区之间官方交往的限制。这同时也加强了最近要求华盛顿放弃其“战略模糊”政策的呼声,即是否会保卫台湾地区免受攻击。

尽管马斯特罗没有明确表示支持这些政策变化,但她的确表示,美国在防止大陆对台湾地区的骚扰方面没有更好的选择,这意味着华盛顿虽然看起来有许多选择,但事实上束手无策。实际上,风险并不像她所说的那么迫在眉睫,而且也更易于管理。美国可以通过加强台湾的自卫能力,以及在亚太地区采取更轻、更分散——因而也没那么脆弱——的武力姿态,来维持台湾海峡的稳定。同时,华盛顿应强化“一个中国”政策,强化“战略模糊”的政策,避免对台湾地区作出无条件承诺。

2021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南沿海演习,震慑岛内“台独”势力。

不过马斯特罗的确正确地观察到,如果大陆对台湾地区采取军事行动,它将有几种选择,从攻打到封锁,再到占领离岸小岛,或者打击选定的经济或政治目标。尽管其中一些选择相对其他选择更现实,但每种选择都将带来巨大的风险。但与马斯特罗的观点截然相反,北京不太可能尝试其中任何一项,除非它感觉自己真的毫无退路可言。

大陆最果断的选择应该是攻打台湾。但它在当下——至少在未来十年内——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很低。此外,如果失败,将在台湾留下残破不堪的舰队,军队也会被俘,即便是北京也无法将这一结果说成是胜利。如果像大多数中国问题的分析人士所想,政权安全是大陆的首要任务,那么要想成功攻打台湾,大陆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以肯定的是,大陆最近的军事现代化建设已经产生了新的、强大的效果,人民解放军可能会在冲突一开始就对台湾和部署在该地区的美军造成巨大破坏。但是,解放军仍然缺乏必要的海空力量,以成功地完成对台湾的攻击。同样重要的是,它在训练方面、在培养下级军官主动行动的意愿或能力,以及在大型复杂行动中协调地面、海上和空中部队的能力方面仍存在弱点。

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大陆海军的实力,可以拿美国同日本作战的军队做个对比。美国于1945年从日本的守卫部队手中夺取了冲绳岛,当时派出的军队规模与台湾目前的现役军队大致相当,拥有一支重达240万吨的舰队,由22艘航母、18艘战列舰和29艘巡洋舰支援。

而中国大陆两栖舰队今天的总吨位仅为40万吨,将由规模小得多的作战舰艇编队提供支援,与二战中的战列舰和巡洋舰不同,这些舰艇没有配备能够支援岸上部队的大型火炮。中国大陆可以用民用船只来补充其海军运输舰,但这些船只卸货速度很慢,同英国1982年在福克兰群岛重新发现的情况类似,这些船只将与舰队共享数量有限的登陆艇,用于从船上向岸上运送补给。中国大陆的伞兵或直升机部队也可以尝试穿越海峡,但他们面临更大的限制,而且更容易受到台湾地对空导弹的袭击。

即使中国大陆能将两栖运输舰队的规模扩大三倍,其舰艇仍容易受到美国和台湾地区的反击。为了夺取对台湾地区的控制权,中国大陆需要将其舰队在台湾海岸线附近驻留数周,这样则容易变成台湾或美国轰炸机、战斗机和潜艇发射的反舰巡航导弹的目标。即使解放军成功占领了港口或机场,美国的轰炸机或潜艇也可以使这些设施失效,前提是台湾军队没有首先破坏这些设施。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大陆可以打击美国在日本的基地,并威胁在台湾以东行动的美国舰队。但是,除非台湾地区不战而降——大陆政府不太可能拿自己的地位做赌注——否则大陆不可能在台湾的海岸线上把舰队维持足够长的时间,以取得胜利。

与其全面攻打台湾,中国大陆还可以选择空中或海上封锁,以此让台湾地区失去贸易自由,直到它屈服。但成功的可能性较小且不那么确定,而负面影响将会是灾难性的。封锁将要求中国大陆在台湾以东长时间运作飞机和船只,这样会再次使它们成为美国轰炸机、飞机和潜艇的目标。正如马斯特罗所指出的,中国大陆可以通过打击美国在日本的基地来回应,但这样做会引发一场更广泛的战争,考虑到以上风险,中国大陆还是会停止攻打以避免这一结局。

马斯特罗承认,“除非中国大陆有信心能够迅速取得胜利,否则不太可能攻击台湾。”但就其性质而言,封锁需要数月,有时甚至数年才能产生效果。即使是几个月的时间,也足以使美国调动其庞大的军事力量来打破封锁。如果真的实行封锁,美国不仅可以攻击中国大陆军队,还可以通过反封锁来应对。因此,这个选项也不太可行,就像攻打台湾地区一样,只有在其基本上不战而溃的情况下才会成功。

比攻打或全面封锁风险更小的是更有限的强制行动。例如,中国大陆可以在大陆海岸附近立即占领台湾控制的一个小岛,或者打击台湾的经济或政治目标。台湾金门岛离大陆海岸只有5英里,在大炮射程之内。占领金门岛是在中国大陆目前的军事能力范围之内的,这既能表明中国大陆的决心,也不会使北京卷入更大的冲突之中。如果中国大陆迅速占领金门,然后停止军事行动,那么接下来就是台湾——乃至全世界的责任来回应这一既成事实了。

但正如马斯特罗所暗示的那样,北京不太可能仅仅因为有能力采取有限的军事行动,就立马这样做。几十年来,中国大陆一直有能力攻占台湾最近的近海岛屿,但一直没有行动。马斯特罗认为,如果中国大陆决定在未来占领其中一个岛屿,那么这次袭击将不是“分阶段攻打的一部分”,未来将会不容乐观,而且美国或台湾地区的情况也会发生明显的转变。

同样,大陆在打击台湾地区之前,也必须多想一想。从历史上看,压迫性轰炸(coercive bombing)的成功是有限的,此类袭击将使中国大陆面临相当大的经济和政治风险。再加上大陆很关心自己的国际声誉,虽然它可能永远不会放弃使用武力统一台湾,但它并不急于在没有明确借口和符合其政治目的的结局的情况下攻击台湾。

华盛顿和台北不应对大陆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反应过度,而应通过一系列更加平衡的军事和政治措施促进和平与稳定。在军事方面,他们应该继续实施各自的拒止战略,通过加大难度以阻止对手实现其战略目标,来阻止中国大陆的侵略,这既不需要大规模的军事集结,也不需要美国和台湾军队的整合。

为此,美国应该在西太平洋部署较轻便的军事规模,以更好地抵御中国大陆的攻击,如果中国大陆海军和空军攻击台湾地区,美国将更有能力击垮他们。它应该将投资分散到空军和海军,而不是地面部队,多部署些远程反舰导弹,少搞些打击中国内陆的武器,还有用轻型航空母舰以补充大型航母所缺乏的力量。这种调整将突出进攻性军事行动会给中国大陆带来的巨大风险,并给美国提供一套更可行的方案,这些操作在发生危机时不会使风险升级。

台湾地区也应该改善自己的防御政策。在蔡英文的领导下,台北采取了更理性的防御策略,强调适应能力和可持续发展。华盛顿应该促进这一策略的推进,给台北出售能够经受住中国大陆攻击的防御性武器,包括反舰巡航导弹、智能地雷、无人机和防空系统,而不是台北过去偏向的脆弱飞机和军舰。在台湾方面同意的前提下,出售武器可以加强其部队,特别是预备役部队的战备和训练。

华盛顿需要正确的政治战略来配合这些军事方面的调整。正如开创博弈论的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所观察到的,保证是威慑的必然结果,因为它为潜在的对手提供了除入侵之外的另一条路径。因此,华盛顿在同台湾地区进行经济和文化的交流时,不应再进一步模糊官方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政治上的承认,这一明确是美中外交关系正常化的协议的核心。美国还应明确重申其不会单方面主张“台独”,同时支持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

同时,美国应在气候变化和疫情管理等问题上与中国开展双边合作。它还应与中国展开正式的核对话,并投资改善军事和民事危机的沟通渠道,包括双方的海岸警卫队船只相遇之后的谈判程序。在私下里,美国总统应该向中国主席强调统一的主要障碍不是美国军方或美台关系,而在于中国自己未能制定出一个可行的和平统一战略来吸引台湾人民。

由于北京与蔡英文当局没有接触,这些措施不太可能很快改善两岸关系。但是,通过兼施威慑和保证的长期平衡战略,美国可以在为中国敞开积极变革的大门的同时,阻止中国的冒险主义。

雷切尔·埃斯普林·奥德尔(RACHEL ESPLIN ODELL)是昆西治国方略研究所东亚项目的研究员。埃里克·赫金博特姆(ERIC HEGINBOTHAM )是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