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保罗·肯尼迪:美国,你的隔壁出现了一个体量和你不相上下的大块头


【文/保罗·肯尼迪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多年来,最令外交政策学者困惑的莫过于下面这个问题,作为一个世界大国,美国是否正在不可逆转地走向衰落。最近在阿富汗发生的事件(标志着美国又一次从亚洲撤退)无疑助长了这种情绪。

但美国决策者面临的一个更长期问题是中国力量的稳步崛起。这个国家马上就要超越美国了吗?衡量这一国际形势演变的最佳经济和军事标准是什么?难道中国就没有内部问题,一个“威权国家”采用巧妙的公共关系手段就能部分掩盖这些问题吗?还是泛美利坚时代即将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亚洲世纪?

对于最后一个问题,立即回答“是”可能是不明智的。目前美国和世界的许多情况与20世纪80年代我写《大国的兴衰》时的情况一样。同样正确的是,在过去40年的某些时间段里,美国的相对地位似乎还有所抬升(在1990年代中期苏联解体后,以及在2003年美国击垮了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后)。然而,同期也发生了几件改变美国的大事,这些大事对美国造成了损害,使得美国地位的回升总是昙花一现。请思考以下三个重大而长期的变化:国际关系、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变化。

《经济学人》杂志刊载本文

第一,半个世纪前,美国面对的是一个日趋衰落的苏联,在两极冷战世界结束后,世界战略政治力量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国际体系现在由四到五个大国组成。无论是凭借硬实力还是软实力,他们都无法迫使其他国家去做这些国家不想做的事。

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我完成《大国的兴衰》最后一章时,已经有证据表明世界正向着多极化发展。但现在,在本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全球格局看起来更加复杂,几个大的民族国家(中国、美国、印度和俄罗斯)位居榜首,其次是欧盟和日本,甚至还有印度尼西亚和伊朗。

这标志着世界力量又发生了一次重要的再分配,因此,即便美国仍然第一,但单纯宣称美国第一是不够的:因为即使它是丛林中最大的猩猩,它也只是众多大猩猩中的一只!俄罗斯和美国都处于相对失利的境地,俄罗斯的地位甚至比美国下降得更厉害,但这是题外话。总之,这就是大国的现实。

第二个变化是,美国现在的武装力量比20世纪80年代要小得多,也老得多。事实上,美国空军还能继续维修和飞行其70岁机龄的B-52轰炸机多久?这些轰炸机可比所有驾驶它们的现役飞行员都要老。海军还能继续翻新其30年舰龄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多久?去年5月,西太平洋舰队已无航母可用,只能调用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掩护阿富汗撤军,虽然这只是暂时的尴尬,但事实是,今日美国海军拥有的可用航母已比40年前更少。

由于五角大楼定期向不同地区部署舰船,美国可能根本没有足够的军舰来履行其众多的全球承诺。在历史学家看来,美国看起来更像是旧时的哈布斯堡王朝,拥有庞大但疲惫的武装力量,驻扎在过多的地区。而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使很多武器装备散落在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也很像历史上哈布斯堡王朝的失败。

与此同时,中国似乎正在世界各地展示自己的实力。对美国军力的质疑暗含着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像载人飞机和大型水面舰艇这样的武器是否正在变得过时,它们有没有可能在2040年被彻底淘汰。人们有一种预感,在未来无人机主导的战场或脉冲武器控制的海洋上,美国在与像中俄或伊朗这样的对手发生冲突时,胜算可能会发生变化,因为美国士兵更训练有素的优势将不复存在。在过去时代发生的军事革命往往都对美国有利,但下一次革命可就不一定了。

美国能承受为保持领先而付出的代价吗?它要坦率地扪心自问,为了维持一支能够满足国家各项需要的军队(目前美国军费支出约占本国GDP的3.5%),美国军费支出需要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多大比例。恐怕即使占到GDP的4%也远远不够,虽然6%可能满足需要,但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我们现在甚至已能听到经济学家和国会议员为此而发出的尖叫声。

但是,如果中国决定花更多、更多的钱去发展军力(以小人之心忖度,很少有人讨论过这种假设),未来的美国政府还有别的办法吗?中国的GDP一直在增长,如果中国将军费提高到本国GDP的5%或更高,那美国该怎么办?这种情况在半个世纪前是根本不存在的,而华盛顿现在似乎没人愿意谈论这种假设。

这引出了第三个变化,也是决定实力的关键因素:相对经济实力。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大的全球性转变发生在今天的中美经济规模对比上。无论外界对中国的经济实力提出怎样的合理质疑,比如其统计数据不可靠、未来劳动力萎缩等,事实是,无论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前还是爆发后,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都很快。以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GDP做衡量标准,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与美国相当。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这表明自1880年美国经济规模超过英国以来,一个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出现了。粗略地说,在整个20世纪,美国的经济规模大约是其他任何大国的二至四倍。当珍珠港遇袭时,美国的经济规模约是日本的十倍;当希特勒贸然宣战时,美国的经济规模是德国的三倍。

中国既有庞大的人口又有日益繁荣的经济,这导致美国的独特优势正在消失,世界局势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与美国的3.3亿人口相比,中国的人口是14亿,其公民收入只需达到普通美国人收入的一半,其总体经济规模就可以扩大一倍。这将为中国未来的国防开支提供巨额资金。无论是民主党人当政还是共和党人当政,都对此无能为力。

这一“复仇”章节可以添加到《大国的兴衰》一书中。也许现在中国所要做的就是效仿邓小平的做法,避免走错路,让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年复一年地成长。这将是美国可能面临的最大挑战:在隔壁出现另一个体量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大块头。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经济学人》杂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