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宋鲁郑:美国在阿富汗一败涂地,实为制度之败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美国联合四十多个盟国,以反恐名义发动阿富汗战争长达二十年,付出了近万亿美元、伤亡一万多人的代价,但全都打了水漂:塔利班势如破竹横扫阿富汗,成为这场对决的最后赢家。美国提供的武器,再一次成为对手的战利品;恐怕再卖武器给台湾时,应想想这一刻。

对于美国再一次的战略和战术惨败,涌现出大量不同角度的分析;我是研究制度的,从制度层面该如何解读呢?

首先,这个结局,除了速度之快,没有人感到奇怪。因为英国、苏联都折戟于大国坟墓之称的阿富汗,美国也没有例外。早在二十年前,就有无数人指出这一历史教训。可是,为什么美国依旧重蹈覆辙?

应该说,美国的整个决策过程和机制存在重大问题,不仅是阿富汗战争,还有后续的伊拉克战争。

一个国家在面对事关国家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时能做出正确判断,至少需要两个因素。

一是有战略远见的高素质领导人。

西方的票选领导人制度,决定了很难产生胜任的领导人。不仅会选出小布什这样的无能之辈,也能出现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政治素人。因为影响选举结果的不仅仅是能力,还有长相、种族、宗教(拜登仅是第二个信仰天主教的总统)、性别以及是否擅长表演做秀。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更给了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者胜出的机会。

“9·11”事件爆发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发表电视讲话。视频截图

小布什上任之初,把中国作为主要威胁,全力打压;站在美国的角度,就当前形势来看,这是正确的战略选择。那时中国的人均GDP还不到一千美元,国力难以承受。也就是说,美国也许本有机会将中国的崛起扼杀在摇篮之中,或者至少大大增加中国崛起的困难。但是“9·11”爆发后,小布什丧失了战略定力,以举国之力进行回击,并在一夜之间与中国改善关系。就在美国全力反恐之际,中国埋头全力发展,终于成为今日世界第二强国。而美国则在这个过程中浪费了大量宝贵资源,国力严重受损,加速衰落,不但错过了遏制中国的历史机遇,更极有可能令其丧失全球霸主地位。

就算有战略远见的领导人可遇而不可求,但产生一个正常能力的领导人应该不是苛求。可这一次,阿富汗政府军之所以毫无斗志、迅速溃败,和一个细节有关:多年来,阿富汗军队的薪水都是由五角大楼支付的,但从4月美军宣布撤离计划的那一刻起,支付军人薪水的责任就落在喀布尔政府头上。许多阿富汗军人已有好几个月没拿到薪水,甚至还有部队再也没得到食物或补给,更别说武器弹药了。这样的军队本就士气不高,再想让他们不拿钱去卖命怎么可能呢?但是,这样的低级错误,偏偏美国就是犯了。

二是能够掌握足够的、且正确的信息。

按说西方号称新闻自由,政府决策在这方面不应该出现问题。但事实是,美国总统一再被错误信息误导。原因也不复杂,因为专业性和保密性,所谓的新闻自由根本无法替代职能部门的信息搜集。然而,在官僚体系中,任何职能部门都有两个特点:一要提升自己在整个官僚体系的重要性,二要获得更多的资源,而要做到这一点,除了绩效之外,还要迎合上级的需要。为此,它们不惜造假。2003年伊拉克战争就是如此:情报部门提供假情报。

这一次由于美国撤军导致阿富汗政府迅速崩盘,也和军方隐瞒阿政府军的真相有关。仅仅一个月以前,拜登还信心满满地表示,阿政府军有30万人,拥有美国提供的先进武器和专业训练,塔利班仅有7万人,所以“塔利班霸占一切并拥有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

但实际情况却是,阿富汗政府军这30万人当中只有18.5万人是在国防部掌控下的陆军或特种部队,其余则是警察和安全人员,而且在阿富汗军队里面,勉强只有近60%是受过训练的战士。更精确的一个估计是,扣除8000名空军,可作战的阿富汗军力约为9.6万。擅离职守一直是阿富汗军队的问题,有报告发现,2020年阿富汗军队必须每年汰换25%的军力,擅离职守就是主因。

据阿富汗重建特别督察长苏普科(John Sopko)称,每当他想评估阿富汗军队,“美国军方就会改变规则,让评量变简单,好展示他们的成功;到最后,他们甚至连评估都没办法,干脆不让外界得知评量工具”,“所以他们知道阿富汗军队有多烂”。

可是,这样的真相一旦上报给总统,军方不仅有人要承担责任,军方的地位也会受到负面影响。所以只能隐瞒,最终导致了拜登做出迅速撤军的错误决策。

另外美国提供给阿富汗大量先进武器,但使用这些武器超出大多目不识丁、教育程度低下的阿富汗部队的能力范围。

当然,这不只是拜登个人的错,不了解现实情况的大有人在,即使美国国防部长也是如此。今年5月,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喀布尔,提出利用视讯进行虚拟训练,但问题是阿富汗人得先有可连上网的电脑和手机;更重要的一点是,阿富汗是一个只能让3成人口拥有稳定电力供应的国家。如此不切实际的提议就是出自国防部长之口。当然,部长不可能长期亲临阿富汗一线,只能听取下属报告,他显然也是被误导。

显然,美国由于制度问题,没有产生一个有战略能力和眼光的领导人;同时由于运行机制的问题,导致领导人无法掌握正确信息,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无论是进入阿富汗的小布什还是实施撤军计划的拜登,都是如此。

其次,任何一个国家犯错误不可避免,哪怕是严重的战略错误。但一个错误持续了20年,可见其纠错机制有严重的问题。

按说美国自称三权分立,权力之间相互制衡;有新闻自由、反对党和公民社会,能有效监督,不仅能避免犯大错,即使出了错也能很快纠错。但现实却完全相反。

从整个西方的角度来看,美国的三权分立确实是独一无二的特例。其他国家要么是议会制,如英德意加澳,要么是半总统制,如法国;其共同特点是议行合一,即首相或总统与国会来自同一政党,优势是可以大大提高效率,减少内耗。当然,立法权对行政权的制衡也就不存在了。那么,所谓有制度优势的美国,却仍未避免一再出现重大错误,这又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