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雁默:拜登为自保丢出了生肉,将媒体鲨鱼引向中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通货膨涨、疫情、阿富汗,大写的“失败”悬浮在华盛顿上空挥之不去。

美媒已赤裸裸要求布林肯下台负责,拜登民调一路下滑,并遭指控其疫苗授权违宪,国会即将开议,在野党磨刀霍霍准备搞合法政变。

这个时候,白宫抛出了生肉,希望鲨鱼群转而游向中国。

习近平、拜登第二次通电话,华人媒体注意到拜登这次没提新疆、香港、台湾等敏感议题。与第一次通话相比,港媒判断拜登已意识到半年来强硬对华策略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值此内外交迫的时刻,终于对北京采取收敛态度;台湾亲蓝舆论甚至断言,避谈“对抗”的美国是突然大转向,中美关系已确定朝和缓方向前进。

然而,方才握手,转眼白宫又挥出两拳,以匿名知情人士喂料的模式,分别向彭博社与《金融时报》透露,美国“正在考虑”对中国产业补贴政策进行新的调查,以及“正在考虑”将台湾驻美机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Taiwan Representative Office)。

两个“正在考虑”战术

两个暧昧的“正在考虑”,立刻抹去了华媒对中美关系转圜的欣慰之情,展现“和战两手”的拜登风格,又给对手与盟友各种解读角度,彰显华盛顿天威难测的形象与老练的外交技巧。

以匿名知情人士身份散布“正在考虑”的战术,旨在激怒对手,却又让其不好发作,因为对手无法一口咬定这是官方态度,且任何政权的对外关系,本来就存在各种“考虑”,对手一旦发作,自己就大可回斥“连考虑都不行”,凸显己方的无辜与对方的蛮横。

这是华盛顿政府一贯的政治操作手段之一,并不新鲜,中国无需自乱阵脚,重点在于如何判断虚实,预测其下一步。

这是以进为退的烟雾弹,旨在体面撤兵吗?恐怕不是,这两个“正在考虑”,是早设定好的抗中剧本。

关于贸易,美国在下半年,本来就得启动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对中国进行各种“不公平贸易”手段的调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早就在进行,现在终于要轮到戴琪出征了,在攸关明年选举的经贸议题上,对中国绝不会客气。

问题在于,解决通货膨胀的最快方式,摆明就是取消对华的高关税,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不能不将关税作为谈判筹码。

要如何既取消关税,又能迫使中国让步,让美国蓝领工人开心呢?工具不会只有一种,但拜登显然想打“台湾牌”试试看。

群殴的更名战术

将台湾驻美机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本来就是台湾在华盛顿积极运作的事,此前美国不好下手,因为师出无名,但自从立陶宛开了第一枪,欧洲议会继而鼓噪,于其外委会开了第二枪之后,美国就可散布“正在考虑”,摆出跟进姿态了。

对付中国得要搞“群殴”,这是拜登版多边主义里的要旨之一,印太战略之外,欧洲战场也必须推进。立陶宛事件中,欧洲议会的跟进,幕后不可能没有美国运作,在此议题上,我们必须注意两个时间点——10月的欧洲议会大会与12月的“民主峰会”。

包含欧盟驻台机构更名在内的诸多挺台条款法案,经欧洲议会外委会通过以后,还有几个关卡,先是欧洲议会10月的大会表决,再来就是欧盟委员会得审议是否执行。

资料图:欧盟委员会官网

立陶宛将台湾议题拖到10月,就是在观望大会表决结果,美国则必然会在议会的沟通协调期,于幕后积极运作,盼其通过表决门槛。欧洲议会本是欧盟“反华”鹰派最多的机构,对华盛顿而言,很有机会得到斩获。

欧洲议会的外交工具有限,有什么主张最多也只能“提议”而非“命令”,一般而言,主掌行政的欧盟委员会,对政策的轻重缓急往往与欧洲议会有落差。简单说,议会大可倾诉理想,欧盟委员会却得顾及现实。因此“台湾代表处”更名能否落实,端视欧盟对中欧实质关系的重视程度。对欧盟运作有深入了解的专家,大多不看好此法案能落地。

即便如此,欧洲议会集体意志所形成的庞大压力也不能轻忽,因为这是欧洲唯一透过直选产生的机构,代表直接民意。因此,一旦欧洲议会大会表决通过,起码就能产生可观的宣传效应,立陶宛也可不必站在第一线挡子弹,而是躲在欧盟背后反华,并享有开第一枪的声誉。

对欧盟而言,只要执行机构搁置执行时程,即可维持其战略自主的姿态与美国路线区隔,但又保有一定程度的“反华”成色,以作为经营中欧实质关系的筹码。

至于美国,只要欧洲议会抗中态势确定,不必等欧盟委员会审议结果,就可在此期间收集更多来自中国的“坚决反对”,并予以妖魔化成“恃强凌弱”,据此凝聚12月“民主峰会”的“群殴”能量,大肆炒作“反威权”议题。

而且美国还不需要真的将台湾驻美单位更名,就能达到以上效果。

台湾则什么都不必做,只要管住嘴巴不予置评,静待西方搭好舞台即可。更名之外,还有许多“民主伙伴”之间的经贸题材可以尽情发酵,就算没一项得以具体实现,也够嗨翻到明年地方选举了。

有没有这么爽?端视北京以何智慧回应。

在《金融时报》披露的内容里,关于台湾驻美单位更名,白宫内部的争论点在于“实质收获”。

由于更名的动作意味着美国对台策略转向战略清晰,后果相当严重,北京的反击且不论,台湾正要进入“修宪”时刻,如果驻美机构更名,那美方禁止“台独”在宪法上搞“正名”的理由就立刻消失,对台政策有失控之虞;此外,日本右翼也会嗨翻,若下届政府仍由其掌控,恐会顺势搞台日联手以推动战略清晰,让美国回不了头。

因此向来主张战略模糊的美国智库高声质疑此举。白话说,这是偷鸡不着蚀把米的愚行,收获绝对小于损害。

换言之,在美国实现更名的机率其实并不大,一如欧盟实现更名的机会也不大,围绕此议题的所有政治动作都是虚的,其最大的作用,仍是在“民主峰会”上演伪善的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