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从“海湾油轮袭击事件”看伊朗以色列的对抗格局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来自大马士革的钢】

近来波斯湾附近海域频繁发生油轮遇袭事件,威胁国际与地区航行,贸易和石油运输安全。2021年7月29日,以色列油轮“默瑟街”号在阿曼湾遭遇“自杀式无人机”的袭击,这次袭击事件导致船上两名船员死亡。

以色列和美英等国纷纷指责伊朗为该事件的幕后策划者。以色列甚至将这次油轮的袭击事件定性为“恐怖行为”。针对此等指控,时任伊朗外长哈提卜扎德予以坚决否认。他表示,伊朗强烈谴责以色列和美国的不实言论,伊朗将毫不犹豫地维护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长期以来,伊朗与以色列一直保持着紧张的国际关系,双方围绕代理人战争与地缘政治展开多轮交锋,而伊朗与以色列的关系又与美国方面息息相关。

伊朗-以色列关系的对抗进程

1、以色列“温和”的斗争策略(1979-2013)

自伊朗伊斯兰革命开始,以色列对伊朗的干涉手段经历了三个时期的发展。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1979年)到叙利亚战争爆发前夕(2013年),伊朗经历了两伊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地区冲突,对以色列和阿富汗等战略地区的力量投送十分有限,因此以色列针对伊朗的反制措施也相对“温和”,更多集中于对伊朗核设施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和对伊朗核专家的斩首行动。

2006年黎巴嫩冲突的爆发,给予伊朗一个实施前沿战略的宝贵时机,伊朗也取代叙利亚成为了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最大支持者。

2、外科手术式的反制行动(2013-2018)

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朗通过介入叙利亚战争(2013-2019)和伊拉克反恐战争(2014-2018)的方式,成功填补了美国及其代理人退出后的权力真空,增强了在上述两个国家的力量部署,“什叶派之弧”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

在叙利亚,伊朗一方面通过培训纳拉布旅、赛菲拉军团、巴基尔旅等什叶派武装,将其并入叙利亚政府军实现正规化;另一方面,通过设计前哨基地、购买当地产业,伊朗得以在叙利亚南部地区进行力量部署,并将Shahad-129无人机、Fateh-110导弹等武器装备运往了叙利亚政府军及黎巴嫩真主党武装,此举无疑给予了以色列极大的战略安全压力。

以色列国防部要求俄罗斯限制伊朗在叙利亚德拉省的渗透,并在戈兰高地以北50公里设立环形防卫圈,此外还多次威胁将进行打击伊朗相关目标的军事行动,并对真主党武装和叙利亚政府军进行了针对性的空袭行动。

以色列针对叙利亚的空袭行动经历了从保密到公开的过程。2013年1月,以色列首次袭击了真主党车队,但以政府并未承认此次袭击。自2017年1月以来,随着叙利亚局势的逐渐明朗,以色列加大了对伊朗目标的袭击。据统计,仅2018年以色列空军就投放了2000枚炸弹。但以色列的空袭行动更多以伊朗位于叙利亚的军事基础设施为目标,而非针对伊朗军事人员,这或许是有意避免伊朗进行报复。

2020年伊朗及其真主党武装在叙利亚的力量部署 图/大西洋理事会


从2017年-2018年,以色列针对叙利亚的空袭呈现增长态势 图/ACLED

3、以色列针对伊朗本土的袭击(2019-2020)

2017年叙利亚反恐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伊朗便放缓了前沿战略的实施进程。2019年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死亡事件发生,迫使伊朗调整了在整个什叶派之弧的战略行动,不再谋求激进的干涉战略,转为巩固已有利益,缓解相关矛盾。主要表现为收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朗民兵武装,并将单一的经济政策转化为多方政策(此举与伊朗受制裁的背景关系密切)。

由于伊朗减缓了向叙利亚南部的渗透行动,并就联合行动与俄罗斯达成一致协议,2019年-2020年,以色列针对叙利亚的空袭次数大幅减少,据统计2020年全年,以色列仅发动空袭16次。

虽然空袭行动减少了,但双方在新领域的斗争愈发激烈。2020年5月9日,以色列对Shahid Rajaee港进行了网络袭击。6-7月,伊朗一些核设施接连出现事故。6月26日,德黑兰附近一座军事工厂爆炸,7月2日,伊朗一家医院发生爆炸,造成19人死亡。7月9日,伊朗革命卫队在德黑兰西部的导弹仓库爆炸,7月12日,伊朗Shahid Tondgooyan(STPC)石化公司发生火灾。7月18日,伊朗南部Ahvaz地区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除了接连发生的爆炸事件,2020年11月27日,以色列特工成功暗杀伊朗核武器计划负责人穆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

2020年11月27日,以色列特工成功暗杀伊朗核武器计划负责人穆赫森·法赫里扎德 图/路透社

4、海运航线的袭击(2021)

阿拉伯海是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和沙特石油出口到欧洲以及货物运抵这些国家和海湾国家的最重要通道。2021年,伊朗抓住疫情环境下海运价格上涨与以色列对海运业的依赖程度,双方针对油轮等海上目标发生了多次冲突。以色列袭击的目标主要集中在从伊朗出发经红海抵达叙利亚的油轮和货船。根据以色列国防部的消息,以色列拦截了一些船只,并缴获了一些走私武器。以色列同时也威胁每月定期出发前往叙利亚运输原油的伊朗运油船。

从今年2月开始,伊朗与以色列的袭船战和暗杀活动频繁发生。今年2月,以色列货轮“埃利奥斯·雷伊”号(隶属Ray航运公司)在阿曼湾发生了爆炸,以色列声称是伊朗发动了此次袭击。4月11日,伊朗纳坦兹核设施配电系统发生故障。4月13日,同样隶属于Ray航运公司的“海伯利安·雷伊”号(Hyperion Ray)滚装船在阿联酋海岸附近疑似遭到导弹袭击。4月24日,伊朗运油船在叙利亚塔尔图斯锚地遭到无人机袭击。5月9日,又有一艘油轮在叙利亚海岸附近起火,5月23日,伊朗位于伊斯法罕的无人机制造基地发生爆炸,造成9人受伤。6月2日,伊朗海军舷号431的大型舰队补给舰哈尔克号(Kharg)起火沉没。6月5日,伊朗扎兰伊钢铁公司发生爆炸。7月3日,一艘以色列货船在北印度洋被“不明武器”击中。7月29日,又发生了“默瑟街”号事件。

被袭击的Hyperion滚装船 图/Twitter@Ambrey_In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