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英保守党边喊净零排放,边收了“高碳排放”利益集团130万英镑


(观察者网讯)

英国政府19日刚刚公布其“净零战略”以彰显减排决心,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也即将于31日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在这一当口,英国保守党却被曝一边高举减排大旗,一边从“高碳排放”的利益集团收取财物。

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25日公布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自2019 年以来,英国议会第一大党、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所属的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及其议会议员已从石油公司、持“气候变化怀疑论”观点的智库等相关利益集团那里获得了约130万英镑(约合1142万人民币)的政治捐款和礼物。

关于这些捐赠者,报道列出了一串名单: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石油输出国、持“气候变化怀疑论”观点的智库、机场……

报道称,在过去两年中,这些捐赠者向保守党捐赠了约81.2万英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议会第二大党——工党登记的受捐金额仅为1.8万英镑。

此外,在这些捐赠者向政客个人提供的总计47.9万英镑之中,保守党议员们收受的财物占比高达99%,这一比例远高于该党在下议院56%的席位占比。

“捐款绝大多数都落到了保守党的手中,并合法地申报给选举委员会或下议院的利益登记册(register of interests)。”《卫报》称,这项调查强调,为了换取(接近权力)的“入场券”、影响力、或有利的政策,这些捐赠者尽管身为外部组织,但依然可以合法地给政客钱并进行游说活动(lobbying activities)。

《卫报》报道截图

报道还“点名”了一部分捐钱的利益集团和收钱的政客。

利益登记册上捐钱最多的是能源电缆公司“Aquind”,该公司自2019年以来已向保守党政客捐赠了10.8万英镑,其中包括给了COP26大会主席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1万英镑,还向前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捐了4万英镑。此外,该组织还向保守党捐赠了 9.2万英镑。

《卫报》称,苏格兰保守党领袖道格拉斯·罗斯(Douglas Ross)在他的所领导的竞选活动中获得了英国最大的加油站运营商汽车燃料集团(Motor Fuel Group)的主席阿拉斯代尔·洛克(Alasdair Locke)两万英镑的“支持”,而该集团在英国拥有900多个加油站;保守党议会议员利奥·多切蒂(Leo Docherty)则从阿联酋新月石油公司(Crescent Petroleum)公司获得了3000英镑。

还有一些议会议员为能源企业有偿工作,如约翰·海斯(John Hayes)作为石油贸易公司“BB Energy”的战略顾问,每年可以赚取5万英镑的“报酬”。

此外,还有10名保守党议员接受了阿联酋、卡塔尔等石油输出国的总计2.5万英镑的海外旅行费用或体育赛事招待费。而英国著名的希思罗国际机场则出资约6.7万英镑,为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ry May)提供豪华套房以方便其住宿。

还有,几位保守党议员也收到了持“气候变化怀疑论”观点的智库——全球变暖政策研究基金会(GWPF)的相关捐款。还有两位议会议员:保守党的史蒂夫·贝克(Steve Baker)和工党的格雷厄姆·斯金格(Graham Stringer)均在该智库担任“无薪”职位。报道称,这二人在英国政坛均被视为对气候保护行动“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

“榜上有名”的石油贸易公司——“BB Energy”的石油设施 图自“全球资本”网站

报道称,这一调查结果证实:保守党部分议会议员与化石燃料相关利益集团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报道指出,这也是保守党的“老传统”。

早在2019 年,该报进行的一项类似的研究结果就显示,化石燃料相关利益集团和智库在此前10年中以捐赠、报酬和礼物等形式向议会议员提供了至少500万英镑的“支持”——其中大部分流进了保守党的“口袋”。

报道认为,尽管保守党籍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已于19日公布了其最新的“净零战略”——试图在未来30年内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力求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但批评人士认为,英国政府支持开采北海的化石燃料资源、机场和道路建设、新建火电厂的计划等实际行动,与上述气候保护行动目标之间明显存在矛盾。

《卫报》还援引环境问题调查网站“DeSmog International”作者里奇·怀特(Rich Collett-White)的话称,尽管很难直接证明“这些政治捐款对会对政策产生直接影响”,但是,如果一个政党的财政一定程度上依赖于这些“高碳排放”(high-carbon)的捐赠者,那么这个政党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时,便可能不会采取明显的行动。

截至目前,英国保守党尚未对《卫报》的上述调查结果作出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两天前,出现在上述接受财物名单里的COP26大会主席、英国高级气候官员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就坦言,即将举行的COP26气候大会“将比2015年的巴黎气候大会更为艰难”。

他认为,让近参会的近200个国家承诺“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的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的减排目标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