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德里克·汤普森:现在的美国,什么都缺!


【文/德里克·汤普森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美国现在什么都缺吗?

上周,我去CVS药店想买一些家用新冠检测试纸。但一位店员告诉我说,这些试纸早在一周前就已售罄了。我于是转而想买纸巾。他说,“纸巾我们也售罄了。去Walgreens药店问问吧。”

就这样,我开车去了一家曾售卖纸巾的Walgreens药店。但当我请一位药剂师开一些很常见的药品处方时,他却告诉我药店里的存货已经用光了。他建议我说,“去马路对面的Target超市看看。”

Target的自营药店里有这些药品,但架子上空空如也让人看了心惊,看样子就像飓风登陆前一小时杂货店罐头食品区的货架一样。

这就是现在的经济。一小时的差事现在成了几小时的冒险。第二天到货的快递正变成未来某天到货的快递。你需要个汽车零件?抱歉,这需要再多一周的时间才到货。你在找某本书?十一月份会再次到货。你想买婴儿床?十二月做好。想找几个建筑工人把你家重新装修一下?哈哈,期盼2022年吧。

美国经济还没有经历类似于20世纪70年代滞胀时期的衰退。而这次有点不一样,且很奇怪。美国人正在适应疫情经济的新阶段,国内生产总值正在增长,但我们也遭遇了大量物资短缺的问题:试剂盒、汽车零件、半导体、船舶、集装箱、工人。这就是“万物短缺”。

美国超市货架上空空如也

出现“万物短缺”问题不是因为市场出现了一个大的瓶颈,比如越南工厂或美国卡车运输业出了问题。我们各种物资供应都在减少,这是因为有大量棘手的瓶颈同时出现了。

新冠疫情以多种方式扰乱了全球供应链。在服务业休眠期,因疫情而被封闭在家的美国人收到了数千亿美元的现金。在这些现金中有很大一部分流向了耐用消费品,特别是家具和家装材料等家居用品。其中许多材料必须从东亚进口或通过东亚运输。但该地区正在应对德尔塔病毒变种,这种病毒要比此前出现的病毒变种更致命。就在汽车和电子产品需求开始回升之际,德尔塔病毒却导致亚洲各地的半导体工厂数次关闭。因此,正当美国人要求他们拼命工作时,供应链上的这些节点却在放缓工作节奏。

这种扰乱最鲜明的表现形式是洛杉矶和长滩海岸的炼狱景象,在海岸附近游荡的船只上堆满了集装箱。正如一般的交通堵塞就是太多的司机争抢太少的车道一样,高企的消费需求和短缺的卡车、司机、港口工人也加剧了加州港口的交通堵塞。由于船只无法卸货,这就导致运输时没有充足的空集装箱来装载消费者想要购买的商品。因此,全世界都被上了一堂经济学基础课:高需求加上有限供应就等于商品价格会飞升到月亮那么高。在疫情发生之前,预订一个能容纳大约35000本书的集装箱要花费2500美元。而现在它的价格是25000美元。

有关集装箱的实际情况甚至比表面看上去的更奇怪。随着美国需求的激增,目前从上海船运一个包裹到洛杉矶的费用是从洛杉矶到上海运费的六倍。摩根大通的迈克尔•塞姆巴利斯特(Michael Cembalest)写道,这就强烈刺激了集装箱老板将集装箱运到中国(即使大部分集装箱都是空的),以加快上海东运货物的装箱和运输。但是,当集装箱不装运货物离开洛杉矶和长滩时,原本应该运往太平洋彼岸的美国货物最终被留在了西海岸港口的铁路货车里。由于满载的货车无法卸货,它们也就无法返回美国内陆,从装满货物的仓库中装载更多的商品。

那么,需要在仓库、港口、商店和住所间运输物品的卡车司机呢?他们也在处理一个多维度的短缺问题。供应链困境导致零部件订单大增,如覆盖房顶用的树脂和用在座椅上的乙烯基。但是,还缺好多人来开车。明尼苏达州卡车运输协会估计,由于长期存在的招聘不足问题、提前退休问题以及新冠疫情导致驾校课程取消,全国大约缺少6万名司机。

简言之,要维持供应链运转就要依赖集装箱、港口、铁路、仓库和卡车。这条国际装配线的各个环节现在都以其独特的方式停工了。当全球供应链运作时,它就像一条漂亮的隐形多米诺骨牌长链在咔哒咔哒向前推进。今天的乱象提醒我们,多米诺骨牌也会向后倒退。

正在美国港口外游荡,无法卸货的货轮

然后是劳动力市场。在美国,餐馆、酒店和其他休闲服务业的职位空缺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当德尔塔病毒开始泛滥蔓延时,企业正努力招人填补这些职位,并保持工厂和其他业务满负荷运转。

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到这些问题。从工人的角度来看,失业保险和几轮刺激措施让下岗工人对工作变得挑剔,而不是拼命争取一份薪水。这听起来不是件坏事。但从许多雇主的角度来看,政府的计划加剧了本就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企业招聘变得很困难。其结果,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就是出现更多的“万物短缺”现象。由于在疫情期间,同时招聘、雇用和培训数十万新人去工作是很困难的,因此我们都应该预料到服务业的工作节奏在一段时期内会有一点缓慢——等待卡布奇诺的时间会多一点,等待开胃菜的时间会多一点,当你问便利店店员指甲油去除剂在哪里时,新来的店员要仔细查找培训手册,花点时间才能记住去哪条过道找商品,这也会让你有一点困惑。

最后,似乎这些减速还不够,那还有邮件。从本月起,美国邮政开始减少使用飞机来运送邮件以便节省开支。美国邮政管理局(USPS)估计,外埠快递可能会延迟一到两天到货。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依赖铁路和卡车运输就意味着依赖两个自顾不暇的运输系统。

这还不会导致经济衰退出现。但这预示着美国会迎来一个令人沮丧的假日购物季,特别是对那些习惯等到最后一刻才买礼物的家庭来说。玩具制造商MGA娱乐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艾萨克•拉里安(Isaac Larian)告诉彭博社:“我做这行已经做了43年,从未见过现在这么糟糕的状况。任何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会同时出错。”美国邮政管理局已经宣布邮政服务会在寒假期间涨价。如果家长们不想支付服务附加费和不被失望的儿童在圣诞节期间怨恨自己,美国邮政给出了明确的行为建议:如果你想在12月25日之前收到货物,尽快开始下订单。当商店在10月份就开始播放圣诞颂歌和假日促销广告时,每个人都会抱怨。今年,“圣诞提前购”是最适合你的购物策略。要么尽快购物,要么就让孩子们等到一月份的时候再庆祝圣诞节。

怎么解决这个“万物短缺”的问题?一种可能性是美国人采取一种可持续性的、禁欲式的和朴素的生活方式,减少我们对商品的依赖,从而不去激活这条全球供应链。如果你能真的想象出这样一个世界,那我就羡慕你确有想象力天赋。

解决“万物短缺”的最好办法是制定一项政策,使几乎所有东西都能更好地物尽其用。集装箱运送了全世界90%以上的货物,它们绝大多数都是在中国制造的。为什么美国不制造更多的集装箱?汽车零部件、半导体和家居用品的制造生产已经转移到了国外,这使得美国严重依赖海外工厂。为什么美国不能制造更多这类产品?在疫情已经持续将近2年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才批准使用家用新冠检测试纸,这些试纸可以测出家庭成员是否感染病毒并能防止病毒在社区内传播。为什么美国没有生产出更多的检测试纸?

几十年来,许多美国公司为了利用大洋对岸的廉价劳动力和材料而将制造业转移到海外。在正常情况下,美国会从全球贸易中受益,而离岸外包的代价则由非工业化地区的少数倒霉蛋去承担。但这场疫情和本次供应链的崩溃提醒我们,在危机期间,当我们几乎用尽所有东西时,制造业衰退会让更多的人产生切身感受。这就是为什么乔•拜登的“重建更美好未来计划”会包含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制造业回归本土、投资基础研究和强化国内供应链等项目。

我们零件和集装箱的短缺是美国制造业短缺这一更广泛危机的组成部分。政府中充斥着保护主义和反增长的本能,这不仅催生出了步履蹒跚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和拖延缓慢的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而且还严格限制了住房建设、移民以及新专业技术人员和商人获得从业许可。对于今天的进步主义者来说,关注收入和商品的再分配是很自然的事,他们着重强调平等的美德。而“万物短缺”给出的一个教训是:要想再分配物品,首先要创造物品。最好的平等计划要首先使物资变得丰富。

今天的危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提倡新学说的契机,这就是《纽约时报》埃兹拉•克莱因(Ezra Klein)所称的“供给侧进步主义”,这种学说发现了“物资全面丰富”所具有的价值。实践这一学说可以先考虑制定政策降低住房和医疗成本,然后在一次疫情或另一场供应链灾难期间,让那些我们认为事关国家安全的物资生产重新回归本土。几十年后,我们可能会再审视此次疫情的遗产,并发现一场全球短缺危机教会了我们——真正的进步始于消除国内的物资短缺。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大西洋月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