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数千美国医护人员宁可被解雇也不打疫苗,为什么?


(文 /观察者网 朱琳)在拜登政府规定不打疫苗就不缴纳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后,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数千家医院要求医护人员必须接种疫苗。

据华尔街日报10月24日报道,在全美范围内,多家医疗机构正在解雇拒绝接种疫苗的员工,这些医护人员宁可辞职也不打疫苗。

图源华尔街日报

受劳动力短缺的影响,这一抵抗运动导致美国部分区域的医疗机构被迫关闭。部分医护人员反对强制接种疫苗,这成为拜登政府抗疫政策遇到的诸多困难当中,最令人费解的一个。

明明是战斗在抗疫一线的美国医护人员,为什么会站出来反对疫苗接种呢?

为什么医护人员坚持不打疫苗?

美国疾控中心(CD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6日,美国疫苗接种完成率仅为57.5%。美国目前的疫苗接种率被世界其他许多国家远远甩在身后。这一数字普遍落后于G7国家。G7国家中开始接种最晚的日本都于26日宣布:已接种两剂新冠疫苗的人群已达总人口的70.1%。

图源美国CDC数据

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对接种疫苗持“观望”态度的成年人从去年12月的39%降至9月的7%,表示“绝对不会”接种疫苗的人数比例仅从去年12月的15%降至9月的12%。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符合疫苗接种条件的人群中有近三分之一仍未接种疫苗。卫生官员认为,一些拒绝接种疫苗的人最终会被说服接种疫苗,另一些人可能永远不会被说服,而这些坚持不打疫苗的人包含医护人员。

这一事实成为拜登政府推进疫苗接种过程中面临的最令人困惑的问题。为什么医护人员作为离病毒最近的一群人,处于抗疫的一线,宁愿被解雇也不愿接种疫苗呢?

“我相信新冠疫苗会致人死亡,并且我认识因接种新冠疫苗而去世的人”卡罗尔·芬克(Carole Funk)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时候称。

作为一名近十年的执业护士,芬克由于拒绝接种疫苗,在九月的时候失去了在弗吉尼亚州斯特拉斯堡一家紧急护理诊所的工作,但是她无动于衷,“被解雇并不足以让我克服对这些疫苗的副作用或不良影响的恐惧。”芬克说。

芬克认为,现在主流媒体、科技公司和公共卫生官员都在隐瞒有关疫苗的相关信息。公共卫生专家表示,他们可能永远无法说服像芬克这样持怀疑态度的人接种疫苗。

医疗服务提供商Valley Health的离职员工也向华尔街日报列举了一系列他们为何拒绝接种的原因,有人认为强制接种疫苗政策是制药公司搞出来的,还有人认为卫生部门尚未彻底调查出疫苗接种后会引发哪些副作用。

图源华尔街日报

执业护士格林内尔说,她根本不相信接种疫苗很重要。“我找到的证据、我接触过患者的经历以及我所做的研究,都在告诉我这么对待自己的身体是不合理的。”格林内尔向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说。

“疫苗减轻症状的有效率为95%,但你仍然会被感染。病毒仍然可以传播,就像未接种疫苗的人一样。”她坚称,“所以,我们是在谎言之下接种疫苗的。”

但是,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已多次表示,与接种疫苗的人相比,接种疫苗的人感染、住院和死亡的风险都低得多。

还有一部分医护人员不接种疫苗的理由是——为了“自由”。

据华尔街日报,医疗服务提供商Valley Health System的200多名员工因拒绝接种疫苗自动辞职或被解雇。他们认为接种疫苗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健康以及侵犯他们的自由。

Valley Health System医疗中心的护理主任罗比·杜辛 (Robbie Dusing)说,他与员工就接种疫苗进行过多次谈话。他听取了一些护士的担忧,用专家意见来劝他们打疫苗,但是有些人仍然不为所动。许多人说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来做出决定,“他们给人一种感觉,就是‘你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做’。”罗比·杜辛说。

Valley Health System首席执行官马克·南茨 (Mark Nantz)说,“他们认为自己的个人权利胜过抵抗疫情,疫情已经让如此多的美国人丧生了。我无法接受这一点,这让我非常难过。”

抗议活动仍然在持续

尽管美国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越来越多,拒绝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仍然占少数,但是反抗仍然在继续。

以前是执业护士的哈特和沃森管理着一个Facebook小组,在该小组中,2400名医护人员及其支持者会相互监督对方“坚守阵地”,反对接种疫苗。

左:哈特 右:沃森  图源华尔街日报

在小组中,有一些人会宣传通过感染病毒增强对病毒的免疫比接种疫苗更好。

哈特并不相信她和她的同龄人在散布谎言或阴谋论。她说,人们能够互换信息并交流对他们有用的内容。“我们是美国人,不应该有任何审查制度。”

据华尔街日报刊文,在过去的四个星期里,有超过230人加入了她的Facebook小组。她和沃森希望在月底前再举行一次抗议活动。

“我有很多朋友打了疫苗后感觉不舒服。”执业护士格林内尔(TereseGrinnell)说。她定期组织抗议活动,在康科德医院外张贴抗议活动的照片,并且呼吁其他护士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也加入进来。

她呼吁弹劾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州长克里斯。她转发了一篇文章,将强制口罩令与大屠杀进行了比较,并附上了一张用注射器组成的纳粹万字符海报。

州长克里斯说,虽然他不支持强制接种疫苗,但他无权干涉私营企业对员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他说:“政府不能侵犯私营企业的权利,也不能告诉私营企业该雇佣谁和解雇谁。即使我们不同意强制接种疫苗,政府权限的过度扩张也是有限度的。如果您认为政府必须确保您不会被雇主解雇,那我很抱歉,这是不对的。”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10月26日,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45535699例,累计死亡病例737250例。在过去24小时里,美国新增确诊病例93693例,新增死亡病例1320例。

流行病学家和其他健康专家则表示,拒绝不打疫苗的人带来的潜在风险会给公共卫生部门防疫工作带来威胁。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健康指标科学教授Ali Mokdad说:“我们希望能够控制病毒传播。”他估计,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前,至少85%的人需要接种疫苗,比例较小的反对接种疫苗的人也可能会成为控制疫情的障碍。

医疗人员被解雇导致部分区域医院停摆

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报道,这些因拒绝接种疫苗被解雇的医护人员只占全体员工的一小部分,在某些工作场所占比不到1%,但多州加起来,总人数多达数千人。

美国医疗网站fierce healthcare发布的报告显示,随着强制疫苗的截止日期到期,医院和卫生系统中因拒绝强制接种疫苗而流失的员工也越来越多。

fierce healthcare披露数据显示,上个月位于密歇根州的底特律亨利福特医疗系统的400名员工离职。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医疗服务提供商Novant Health解雇了175名员工。另一家医疗服务提供商Advocate Aurora Health解雇了440名未接种疫苗的员工。截止九月末,医疗机构Albany Med将204人停职。这些停职员工有一周的时间选择接种疫苗,否则就将被解雇。2021年6月,休斯顿卫理公会医院系统约有150名员工因拒绝接种疫苗而辞职或被解雇。

“实际上,强制接种疫苗可能会加剧目前严峻的劳动力短缺问题。”美国医院协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波拉克在此前的声明中表示。

阿肯色州社区医院执行董事詹姆斯(James Mage)9月22日表示,他在农村的医疗机构不需要员工接种疫苗。他强调,这一决定主要是因为担心失去太多护士导致人员配备出问题。

他对当地媒体说:“强制执行对小医院来说确实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我们没有额外的护士可以抽调。”

华尔街日报也指出,辞退拒绝接种疫苗的医护人员对疫情有负面影响,因为现在医护人员已经供不应求。医疗服务提供商Valley Health暂时关闭了两个紧急护理诊所,因为工作人员拒绝接种疫苗被解雇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