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与欧盟就钢铝关税达成协议,部分欧洲钢铝产品将免税


【文/观察者网 鞠峰】

据《华盛顿邮报》10月31日消息,拜登政府在G20峰会上与欧盟官员达成协议,取消了特朗普3年前对钢铝加征的部分关税。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30日宣布了该协议,从欧盟进口的“有限数量”的钢铝产品将享受零关税。作为回报,欧盟方面也将下调对美报复性关税——欧盟将于12月1日把多种美国商品的关税下调50%,包括哈雷摩托和肯塔基州产的波旁威士忌酒等等。

雷蒙多称,这项协议至关重要,因为它能减少美国制造商的成本和消费者的支出。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宣称关税协定“移除了美欧双边关系中最大‘芥蒂’之一。”美贸易代表戴琦对记者表示,协议“加强了监管体系,防止从中国和其他‘非正当竞争’的钢铝进入美国市场。”但也有专家说,这项措施来得太晚,已经有许多商品价格高企,扰乱美国经济,令人沮丧。

G20罗马峰会30日开幕,领导人拍摄全家福合照。 图源:澎湃影像

具体来说,据英国《金融时报》(FT)31日介绍,美国废除了特朗普2018年对钢铁和铝产品施加的关税,并达成了一项(全球可持续钢铝协议》(Global Arrangement on Sustainable Steel and Aluminium),引进了关税率的配额系统,将允许美欧间特定数量的钢铝贸易保持低税率。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来自欧盟和中国的进口钢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征收10%的关税。

在特朗普制定钢铝关税之前,美国每年从欧洲购买约320万吨。关税出台后,这一数字下降了三分之一。

熟悉谈判的三位消息人士透露,拜登达成的协议将允许欧盟每年免关税向美国出口330万吨钢材。在获得美商务部的同意后,欧洲还将能够每年增加一百万吨免税配额。

但必须指出,特朗普抬高关税在美国国内并非没有拥趸。虽然他设置的贸易壁垒被经济学家批评增加消费者负担,但甚至受到对民主党影响力颇大的劳工团体欢迎,因为它保护了工业集团与海外竞争。因此拜登政府在要不要取消这件事上曾非常纠结。

美贸易代表戴琦30日表示,未来美国和欧盟将每年评估从欧盟进口钢铝的数量。她对记者宣称,该协议还“加强了监管体系,防止从中国和其他‘非正当竞争’的钢铝进入美国市场。”

拜登政府称,他们预计关税协定将帮助缓解美国全国在关键商品上遭遇的供应链问题,也能确保所有从欧洲进口的钢铁都是欧洲大陆生产的。

美政府还呼吁在未来的自由贸易谈判中,加入“碳浓度”(即碳排放强度,carbon indensity)议题。雷蒙多宣称,这将让美国生产比中国产的钢铝“明显更清洁”的产品。

G20峰会领导人合影,红圈处为拜登(图自美媒)

但也有专家吐槽协议来得太晚。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迪恩·贝克说,“我很惊讶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达成协议)。特朗普加征钢铝关税似乎是出于愤怒,没有明显的逻辑,取消很容易。拜登上台都8、9个月了,等现在到我们遇到供应链问题时,才把它取消。”

然而受到关税保护的美国国内钢铁行业和其他生产商利益必然受损,民主党也非常不愿刺激它们。例如“大票仓”宾夕法尼亚州,拜登政府受到相当大的压力要求维持关税。左翼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PI)估算,(钢铝)关税帮助创造了至少3000个钢铁生产的岗位。雷蒙多本月也承认关税“帮助保护美国钢铝行业的工作岗位”。

拜登达成的关税协定已经在国会山得到支持。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威登 (Ron Wyden) 宣称,通过共同努力,美国和欧盟可以成功反击中国,并“确保美国工人取得成功”。“继续加强美欧关系至关重要,能够遏制中国接管整个钢铁行业并使美国工人陷入困境,”威登说。

在5月美国与欧盟就钢铝关税举行谈判之时,对于在钢铁产能问题上“拿中国说事”的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在5月1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达过中方的强烈不满。赵立坚表示,谁为解决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谁对国际市场造成了冲击,是非曲直,当有公论。个别国家肆意采取加税、制裁等单边贸易措施,单方面阻挠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正常运转,这才是对正常国际贸易秩序的最大扭曲。

美欧这种“甩锅”行径,也曾引起了美国国内一些行业和机构的不满。美国钢铁产业协会表示,中国并不是钢铝产能过剩的唯一原因,希望美国与欧盟的讨论能朝着实质性解决方案努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崔洪建接受中国青年报的采访时表示,欧美试图把双方在钢铝关税上的矛盾转移到所谓“中国钢铝产能过剩”上,有强烈的政治考量。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对外可以显示欧美在价值观和对华问题上的团结,缓和彼此矛盾,同时也有助于拜登巩固其国内执政基础。欧盟希望通过“既妥协又斗争”的方式调整和修复欧美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将矛盾和分歧向外转移,是双方达成的共识。中国的经济发展对全球利益格局带来了很大刺激,但就我们自身来说,还是要坚定不移地推动合作共赢的全球化,避免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尽快把本国在双边领域取得的积极成果拓展至多边和全球层面,不断提升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能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