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维为、吴鹏:中国与非洲


“非洲学者大声谴责西方,西方国家不要得意忘形,现在世界的穷人也有三样武器来对付你们,无穷无尽的难民潮,各种传染疾病,全球继续变暖。你们越不帮助,这三个武器的威力就会越来越大。”

“非洲不应该成为大国的竟技场,而应该是合作的舞台。非洲太需要发展了,太需要国际社会的全力帮助了,因为历史的欠账、不公,在非洲表现的最为明显的。再把冷战、地缘政治带到非洲去,是对非洲人民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表现。”

“‘新殖民主义’在非洲有没有市场?我可以直接地回答没有。因为非洲人最了解什么是殖民主义。”


张维为演讲:

谈到非洲,我自己还是很有感触的。我参加过在非洲举行的不少国际会议,实地走访过18个非洲国家,还先后以翻译的身份和学者的身份直接接触过许多非洲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对于非洲面临的各种挑战、非洲与西方的关系、非洲与中国的关系,我有一些自己的思考,也有不少个人的回忆,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一下。

2002年的时候,那天的夏天我去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参加了一个联合国举行的会议,叫做世界可持续发展问题(首脑)大会。在那个会场上我亲眼目睹了一个戏剧性的场面——津巴布韦的总统穆加贝和英国当时的首相布莱尔的一场正面的冲突。大家知道穆加贝是性格非常刚强、作风非常率直,长期是推动武装斗争、争取津巴布韦独立的一位领导人。他在争取独立斗争时候曾经向他的游击队员承诺过,津巴布韦独立之后要进行土地改革,要分田分地。

1980年津巴布韦获得独立,穆加贝出任总理,后来又六次连任总统。独立之初的时候,他的政策相对比较温和,后来越来越开始激进了。他在津巴布韦推动土地改革,成为他和西方一些国家矛盾的焦点,他本人也被西方主流媒体完全给污名化了。

但那天会上,这个斗争很有意思。穆加贝和他的仇敌——英国首相布莱尔一同参加同一个会议,坐在一个大厅,而且安排在同一个上午发言。穆加贝上台发言的时候讲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脱稿了,他用手指着坐在前面的布莱尔首相,以一种非常愤怒激昂的语调讲了下面这段话:

他说当今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一些西方国家开口闭口谈人权、谈民主,实际上是推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我们过去就从他们那里争取人权、争取民主,今天他们倒反过来教训我们了,真是毫无道理。他说我太了解这些人了,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农民首先要有土地,我们是依法依规,允许这些英国后裔保留一个农场,但他们要保留几十个农场。

他说我不是夸张,这是实实在在的数字,他们要拥有几十个农场。我们在捍卫我们的主权和独立,我们没有威胁任何人。我们是津巴布韦人,我们是非洲人,我们不是欧洲人、不是英国人、不是美国人,我们不在乎英国的制裁。布莱尔先生,请你保留住你的英格兰,但也让我保留住我们的津巴布韦,我们不需要你的一寸土地,但请你也不要夺取我们的任何的土地。

当然,他语气缓和了一下,我们愿意和外界友好,愿意和其它国家和地区发展关系,但我们不会去乞求别人的施舍。现在关键是这个世界的发展模式要转变,从一切为了公司的利益转向一切为了人民的利益。

他的话音未落,下面一片掌声,主要是非洲国家代表和坐在后排的大批非政府组织代表,为他的这番讲话欢呼鼓掌。坦率地讲,就是任何一个了解第三世界、了解非洲今天世界上这种艰难处境的人,听完这番讲话很少能不动容的,西方主导的不合理的国际秩序是今天世界许多危机的根源。

穆加贝一讲完,我就看到在场的记者把摄像机的镜头转向了对准了坐在前面这个英国首相布莱尔,但布莱尔上台讲话他没有正面回应穆加贝的“指控”,只是谈会议的主题“可持续发展”问题。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图源:REUTERS)

津巴布韦的困境,乃至许多非洲国家今天面临的一个主要困境都是这个问题,就是一方面非洲人民对西方殖民主义、种族主义义愤填膺,但另一方面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又大都掌握在拥有土地等生产资料的白人手中,或者他们的公司手中。因为这些白人和英国等西方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津巴布韦这个土地改革和我们中国上世纪50年代的土地改革不一样,白人农场主在津巴布韦和许多非洲国家他从事农业往往是现代农业,他们同时掌握了遍及世界各地的销售渠道。那穆加贝的游击队员剥夺白人农场的土地,同时也赶走了那些掌握现代农业技术和销售渠道的人。

我记得当时我还在日内瓦大学亚洲中心工作,坦桑尼亚驻日内瓦联合国机构大使叫鲁恩邦加先生曾经跟我讲过这么一个事情:他说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穆加贝曾经邀请坦桑尼亚的经济专家访问津巴布韦,研究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问题。鲁恩邦加他是专家组的组长,他当面向穆加贝汇报过他们的看法,他说白人农场主在津巴布韦已经形成了产业配套、经营规模,从良种培育到饲料加工,到市场销售,都形成一整套产业链。所以他建议就是穆加贝土改时能够考虑这些因素。

当时穆加贝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我注意到了你们的意见,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要按照津巴布韦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问题。鲁恩邦加大使后来听我介绍中国发展模式,他说中国人讲这“三个代表”理论对非洲现代化建设有启发,他说政府施政应该考虑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他认为这恐怕也是津巴布韦今天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他的见解说明就是中国成功的经验以及背后的理念,对于包括非洲在内的外部世界也是很有意义的。

津巴布韦后来经历了世界最高的通货膨胀率,失业率长期超过百分之五十,这固然有自然灾害的原因,有英国及一些西方国家制裁的原因,但恐怕也有就穆加贝某些政策有点过激也是原因之一。

在这次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我还遇到一个非洲的外交官,他给我讲了一个笑话,他说联合国开会讨论如何在世界各国消除贫困,但最后无果而终。有记者就问会议的主持,为什么你这个会议失败了?会议主席双手一摊说,这是因为美国人不懂得什么叫“世界各国”,而欧洲人不理解什么叫“消除贫困”,美国长期奉行单边主义,惟我独尊,美国利益第一,到处输出自己的政治模式,对解决世界贫困问题毫无热情。欧洲虽然公开承诺支持联合国,支持多边主义,但欧洲国家高额补贴自己的农业和畜牧业,使得欧洲许多农产品和畜牧业产品的出口价格低于非洲,非洲国家怎么竞争?非洲朋友对我讲,今天欧洲的牛都可以拿到这么多的补贴,比我们非洲人还富裕。

西方总是要发展中国家按照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发挥所谓的比较优势,推进市场化改革。但欧洲自己却不带头这样做,欧美对自己没有比较优势的农业实行巨额补贴,使非洲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西方国家也有不少对非洲提供援助,但大都附加许多政治条件,特别是政治民主化的条件,结果使这些国家陷入内斗和内战,民生更加艰难。

如果世界贫困问题迟迟得不到缓解,世界未来的各种矛盾可能会进一步激化。在那次会议上我专门去听了一些反全球化的非洲的非政府组织的论坛,他们的观点往往非常激进,但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出这个世界面临着深层次的危机。

我记得有一位非洲学者大声地发言谴责西方,他说西方国家你们不要得意忘形,现在世界的穷人也有三样武器来对付你们,一个是无穷无尽的难民潮;第二个是各种传染疾病;第三是全球继续变暖。你们越不帮助我们,这三个武器的威力就会越来越大,他这种相当极端的言论居然迎来了听众的一片掌声,这也反映了不少非洲民众的一种情绪,甚至是绝望的情绪。

我们应该看到当今世界的贫困问题已经和各种全球性的问题联系在一起了,贫困问题、传染疾病问题、难民问题、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等等,我想只有通过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才能解决,否则整个世界的前景不容乐观。

我在非洲国家的实地考察,发现就是许多非洲国家政策往往游走于两个极端,要么是把一切问题都归咎于西方殖民主义,自己没什么责任;要么就是全盘接受西方的模式,一切按西方的建议去做,结果是邯郸学步,人家好的地方没有学会,自己好的东西反而丢掉了。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近年我们看到非洲国家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热”“向东看”“向中国取经”成为一种潮流,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国与非洲的贸易迅速发展,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迅猛增长,中国成功崛起的经验使越来越多的非洲的仁人志士心向往之。每次来中国参加中非合作论坛的非洲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往往比参加非洲自己的非盟峰会的领导人还要多。

毫无疑问,中国今天取得的成就,消除贫困、全面小康、生态文明、共同富裕等等,中国的许多发展理念、制度安排、成功经验等等,它的意义远远超出中国的国界。中国的成功崛起正激励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许多非洲国家,大胆探索符合自己民情国情的现代化道路,我们也衷心希望他们能走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