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言:“阻碍我就等于阻碍国家发展!”但日本选民并没有买账……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2021年10月31日(星期日),东京时间20时(北京时间19时),日本众议院选举的投票地点准时关闭了投票箱,封条将投票箱封好后,送到集中计票的地方。

同样在20时这个时间点上,所有电视台开始在屏幕上直接露出候选人的面孔,自民党、立宪党、维新会等总部的情况,开始在屏幕上不断切换。计票刚刚开始,已经有电视台开始谈某某选区的某位候选人“确定”当选。

与平时八卦节目中信口胡言不同,选举结果的报道是非常严肃的事,电视台如果报错了需要立即纠正,向当事人道歉。能准确报道候选人的当选结果,这要看电视台的实力。

白天人们看到在投票结束后,选民从投票点上出来时,会有一位带着电视台袖章的人,询问投给了哪个政党、哪位候选人。当然可以不回答电视台的询问,但大部分人此时已经投完票,而且知道是20时以后才会播放,便会真实地回答自己投票情况。电视台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计票的。投票中过半数的人支持某位候选人的话,基本上就能确定他当选。

到了11月1日零时,大部分计票工作已经结束,1时前后将众议院465张选票的结果全部统计了出来。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从选举前的305票减少到了293票,本次选举失去了12个席位。

自2012年自民党夺回政权后,安倍晋三执政8年,菅义伟1年,其中安倍一人就让日本GDP损失了将近20%,菅义伟当仁不让,新冠疫情让经济严重倒退。9年时间,美国经济大步向前推进,欧洲经济稳步增长,只有日本在小步倒退。本次选举该是对安倍以来的政治经济做出判决,但在野的各个小党虽然想团结起来向自民党发起攻击,但毕竟还没有实力,2021年9月刚刚出任自民党总裁的岸田文雄,今后依旧能稳定地坐在内阁首相的座位上。

自民党总部现场(图自岸田文雄推特)

选举已经过去,但自民党干事长等重要干部、做过大臣的派阀领袖等在选举中失利,表明日本民众对自民党执政相当的不满,对在野党很不放心。日本国内政治不会因为此次选举而发生重大变化,反而在对外关系上,政治家愈发需要示强,通过执行强硬的对外政策来缓和国内的不满及不放心。

若经济上不能走出失落、停滞,岸田的命运最终将和菅一样,在维持一段时间后,随着2022年参议院选举的再度失败而重新做出抉择。

甘利明干事长败选,毫无意外

今天的日本,自民党政治家如果谈安倍晋三执政期间的各种丑闻(在森友、加计及赏樱会等问题上的不干不净),会有很大的风险,但说说党的二把手甘利明干事长受贿、甘利明在相关问题上一直没有说清楚等等,这还是可以的。

2016年1月,《周刊文春》杂志报道说,时任负责经济财政政策的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甘利明,收取了千叶县的建筑公司萨摩兴业的贿赂,同月28日甘利明辞职。

在金钱方面不干不净贯穿于整个安倍执政期间。对于安倍本人的相关丑闻,有官僚机构直接出面抹平,在出现违心参与造假的财务省官员自杀情况后,依旧无法追究安倍本人的责任。

长期不处理安倍丑闻,让自民党内部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认为甘利明最终也能过关。9月,岸田当选为党的总裁后,第一件事就是任命甘利明为干事长,在总裁之下负责党的一切工作。甘利明器重的议员能够出任内阁大臣,似乎安倍(Abe)、麻生(Aso)、甘利(Amari)的3A体制远在岸田总裁之上。

人们看到,选举期间甘利明不仅在分配选举费用,更是驰援弱小候选人的重要人物。在甘利明的选区几乎见不到甘利明的人影,秘书、家人在拼命为他拉票。

媒体对甘利明所在选区的民意做了调查,发现他并不像在自民党内那么有威望,很有可能会落选。相关信息传到甘利明耳中后,最后两天甘利明开始在选区各地演讲,在只有几十个人的地方谈自己的政治观点,谈治国大略。但看得出来,反映相当的冷淡。

日本媒体捕捉到了甘利明相当焦急的一面,听到甘利明开始在冰冷的演讲会场上说:

“政界没有了我,会发生巨变!”

“我手中掌控着日本的未来!”

“阻碍我就等于阻碍这个国家的发展!”

日本媒体评价甘利明几乎进入到了某种错乱状态。

31日晚,计票开始后,干事长首先要到总部为那些当选的候选人在名单上贴一朵红花。电视台不断猜测甘利明会在自己的选区落选,自民党总部内各家媒体、党务人员看着甘利明将一朵又一朵的红花贴在了当选人的名字上。

10点以后,岸田总裁也出现在了总部,前后年过八十的麻生也赶了过来,有几个人站台后,气氛好了一些,但甘利明一直在等待最后的审判。快到23时,在传来小选举区落选的消息的同时,比例代表那里算是当选,让甘利明算是舒了一口气。

现任干事长在选举中落选,这绝对是日本政界的奇闻。

政治家参加选举时可以同时选用两种形式:一种是以自己的名义参加小选举区的选举,小选举区只选出一位议员;政治家同时参加比例代表的候选,根据政党获得的选票数量,让一些政党候选人当选为议员。小选举区的选举靠候选人个人魅力,比例代表就需要靠党的力量了。那些没有个人名声、政治资历的人,通常以比例代表的方式进入政坛。

在过去12次选举中,连选连任的甘利明,自民党干事长走比例代表的途径当选为议员,对甘利明来说是件相当不光彩的事。甘利必须在11月1日辞去干事长的职务。

甘利明干事长在自民党总部(资料图/日媒)

在3A体制的强大压力下,让甘利明这位有瑕疵的人出任干事长,是岸田在党政上的巨大失误,最终会撼动政权的稳定。

如果没有太大悬念的话,政调会长高市早苗将接任干事长一职。在保守理念上,高市与3A走得最近,在党的总裁选举中,她最坚定地要走安倍铺设的政治经济路线,特别强调重建日本军事力量。

“民众多少希望河野太郎那样的政治家出任干事长,但考虑到岸田政权不会持续太久,估计河野不愿意这么早进入到自民党高层,他更愿意做自己的公关部长这个闲职。”熟悉政治的日本记者对笔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