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松果:东京地铁纵火砍人事件,我逃跑的时候腿都软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松果】

我是松果,目前在早稻田大学留学攻读新闻硕士学位。10月31日,东京地铁发生了纵火砍人的恶性事件,我当时就在现场,而且距离嫌犯很近。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很后怕,心脏狂跳。

本学期末临近,加上近期还有外出拍摄的工作,10月31日晚上,我没有选择跟朋友一起出门参加万圣节游行,而是前往京王线上的高幡不动车站附近,与工作伙伴对接11月初的拍摄工作。

晚上七点半左右,我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准备乘坐京王线前往新宿,再换乘山手线返回池袋附近的家中,与我同行的还有另一名也要途径新宿回家的同事。

我们最初乘坐的并不是事发列车,而是稍早发车的各站停车列车。

19点44分,各停列车到达府中车站后,我们为了更快到达新宿选择下车,换乘即将于19点47分到达府中车站的特急列车继续返程,从府中到新宿,各停列车中间要停22个站,特急列车中间只在调布、明大前停两次。

19点47分,事发特急列车进站,我与同事乘上了靠近列车尾部的一节车厢。车上的人并不多,我左右观察后左拐向车厢前方走去,和同事坐在了车厢中部靠前的座位上。事后回想起来,我十分庆幸自己当时做了左拐而不是右拐这个选择。

19点54分,特急列车在调布车站稍作停留之后准点发车。按照时刻表,我们乘坐的特急列车本会一路飞驰,略过11个车站后于20点04分到达明大前站。列车缓缓驶出车站,我与同事正看着手机讨论购买跑步机的事情,当时的我脑子里最大的顾虑还是,30多公斤重的跑步机会花费我多少钱的运费。

突然,我听到车厢尾部有名男性乘客大喊“馬鹿野郎!(混蛋!)”,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我向右侧望去,只看见一名男子站在车厢尾部四处喷洒白色的不明喷雾。起初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倒是坐在我正对面的一位女性乘客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蹭的一下起身快速向列车前方跑去。见此情况,我和同事也第一时间起身向前跑去。

列车快速行进着。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往前跑,只想快点跑到最远的地方。车厢之间的门并不好开,狂奔着,气喘吁吁地用力滑开一扇扇车厢门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釜山行》里的情节。

其他车厢的乘客起初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向车厢头部逃跑的人群十分困惑,但本能让大多数人都起身开始向车厢前方移动。

此时特急列车驶入了地下段落(京王线绝大部分都是地上电车,只有少部分地下段落),车窗外一片漆黑。

我们很快跑到了最前方的车厢,人群挤满了车厢的最前端并不断向后堆积。驾驶员室与车厢之间的玻璃被挡板遮挡,我们并不能看到里面驾驶员的状态。

许多乘客对着驾驶员室大喊“到了下个站就赶快停车!”“快停车!拜托了!快停车!”,也有乘客焦急的敲打驾驶员室与车厢之间的玻璃门希望得到一丝回应,然而列车并没有马上停下。也是这时,我才终于停下脚步站着,有时间来让大脑开始处理刚才经历的种种。

令人不安的气味弥漫在车厢里,有人赶紧让站在车窗附近的乘客把窗户打开。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下意识的用手捏紧了口罩的上沿。我想到了当时看到的白色喷雾,脑子里闪过历史上东京地铁里的各种恶性事件,心里想着,千万别是…千万别是…毒气。

几分钟后,列车开始减速驶进一个车站。车里的乘客开始更加激动的要求驾驶员赶快停车,开门让我们下车。列车慢慢靠近站台停住,站台上是大约齐肩高的半封闭式安全隔栏。很快我发现车门并没有对准站台的安全门,而是错位了几米。

赶快开门,赶快开门,我想。

车门迟迟没有开启,列车员也没有通过车内广播给出任何反馈和说明。人群里偶尔传出“有人喷洒不明液体”“有人持刀行凶”“着火了”的只言片语。大家挤在一起,不安和恐惧飘荡在空气里。

有人拍着驾驶员室的门大喊“请开门!”“谢谢了!”尝试着与驾驶员沟通。我身后的一名30岁左右的女性拨通了电话,啜泣着跟电话的那头说,“电车里出事了,我们都被关在电车里了,他们不开门,我好害怕”。

又过了一会儿,车内广播传出列车员的声音,“列车现在要移动一段距离,大家请注意不要摔倒”。

列车果真动了一下,但却还是没有对准站台上的安全门(后来据报道得知是因为有乘客在紧急情况下开启了紧急制动装置,导致列车无法顺利后退)。车里的乘客开始躁动,大家都想要快点下车。

车门仍旧没有开启。我期待着车内广播中能再次传出列车员的声音,给出避难指示,或者哪怕只是说明一下情况也好,然而并没有。

车厢里再次躁动起来。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赶快从窗户翻出去吧。一个人,两个人,大家开始挤向窗户,踩着座位往外翻。

当天有点下雨,我随身带了一把长柄伞。当时我大概只犹豫了0.01秒,便把伞留在了车上。

电车的窗户只能开上半部分,大概有半米左右的样子。开启后的车窗下沿大约与站台上的安全隔栏齐平,也就是说,窗户外面就是成年人差不多齐肩高的高度。好在先下车的人纷纷留下帮忙接应,我也顺利从车窗逃出,避免了脸着地的窘况。

从列车上逃出后,我和同事又帮忙接应了随后出来的几个人。没有第一时间跑上楼梯出站,一是因为看到大家都在互相帮助自己也很受感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在站台最前端,想上楼梯就要往站台的中部走,但是不知道嫌犯这时候是不是也已经到了站台上。

又过了一会儿,大家开始纷纷上楼,我跟同事也赶快上楼出了站。我们出站时候,拿着防暴盾牌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抵达了车站,外面也已经停了几辆消防车和救护车。

出站后来到安全区域,我拿出手机,解锁。20点06分,手机画面还停留在我准备买的那架跑步机的界面。我打开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越来越多的消防车、救护车赶来,把车站前围得水泄不通。期间也陆续有受伤人员被背出来。

这趟特急列车上的乘客绝大多数都是要前往新宿的,然而国领站附近并没有别的电车线路可以换乘,车站周围站满了被困在国领左右为难的乘客。

由于我和同事也都对国领附近的交通状况不熟悉,我们最初选择在车站附近待机,看犯人抓到后电车会不会恢复运营。

十几分钟后,犯人被押送出来。此时紧急隔离线已经拉好,后续的现场处理工作似乎还需要很长时间。我们查了交通信息,计划乘坐公交车到十站开外的狛江站乘坐小田急线迂回前往新宿。

坐上公交车,手机新闻纷纷开始报道我们刚刚经历的事件,推特上也开始流出车内乘客拍摄的现场视频。也是这时我才得到确切消息,原来车厢里还发生了持刀伤人和纵火的案情。

看着推特上的现场视频,在期望不要出现更多伤者和庆幸自己劫后余生之外,我还不禁暗自嘲讽,身处第一现场,学新闻的我在第一时间脑子里竟然只有赶快跑。

一路上我刷到了很多身为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信息。比如作案者打扮成了蝙蝠侠里小丑的样子,我当时只看到了他的绿色领子。

比如有人分析说,司机没有选择在最近的布田站停车,而是直接开到了下一站国领,也许是因为考虑到布田站的站台采取了全封闭式安全门,可能会造成车内乘客无法逃生的情况。同时,国领站也是附近几站中唯一一个站前空间足够调度大量消防车、救护车的车站。感谢驾驶员沉着冷静的判断。

同时,推特上和国内微博上也开始有未经过证实的信息流通。作案人在车厢内泼洒的是到底是什么东西?日媒上有汽油和盐酸等几种说法,还有国内媒体在报道时说是硫酸。

网上报道犯人行凶时参考了不久前的小田急线持刀伤人事件,立刻就有媒体不加核实就把小田急案件犯人“仇视女性”的作案动机张冠李戴到这起案件上。紧急公共安全事件发生时,新闻媒体的事实核查水准依旧面临考验。

回到家里已经是10点左右。跟家人朋友打电话报完平安后,我赶紧泡了个暖烘烘的热水澡给自己压压惊。躺在床上,我回想起在车厢里跑的气喘吁吁的自己,划开手机赶紧下单了那架心仪的跑步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