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马特·斯托勒:“脸书的能量让我害怕”,没人能管管吗?


【文/马特·斯托勒 译/观察者网 宁栎】

2021年10月22日,一名前脸书员工报告美国政府,脸书没有限制可疑的内容而是从中赚钱,就在几周前,还有一个吹哨者揭露了类似的问题。

近来脸书一直丑闻缠身,你可能认为这家公司陷入麻烦了。比如,在一次参议院的司法听证上,路易斯安那州联邦参议员约翰·肯尼迪对脸书的科林·斯特雷奇施加压力。

肯尼迪拿出一份透露脸书利用青少年的脆弱情绪的报告,当场质问脸书的前法律总顾问科林·斯特雷奇这份报告是不是属实?斯特雷奇的回答是标准的脸书套路:“这份报告是基于一份被夸大的内部文件。”肯尼迪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他说,“脸书的能量让我害怕。”这是脸书公关历史上耻辱一天。

如果你对这没什么印象,也很自然,因为这场听证会距今已经3年了,当时吹哨的弗朗西斯·豪根还没进脸书(豪根曾在脸书任产品经理,2021年向《华尔街日报》泄露了大量脸书内部文件)。自从这场听证会后,脸书的股票又翻了一倍。

2019年10月23日,脸书总裁和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上作证

事实上,脸书在丑闻中创立、发展和壮大。在这场听证会前,由于脸书涉嫌侵犯隐私,2012年联邦贸易委员会谴责了脸书。在听证会后,脸书被揭露刺激了缅甸的种族冲突。2019年,美国政府罚了脸书50亿美元,脸书之前向政府承诺要停止欺骗用户脸书会严格保密私人信息,但脸书没有做到。2020年,众议院反托拉斯小组委员会公布文件,揭露扎克伯格的掠夺性商业模式,进一步补充了联邦贸易委员会不久前的判断。但是,脸书没有为此付出代价。

尽管有这些质疑和指控,脸书仍然是全球性的信息垄断企业。

原谅我,作为一个长期的脸书批评者,我既没有看到对脸书更多问题的负面报道,也没有指向这个问题的核心。

问题很简单,就是法律管不了脸书。我们知道脸书多年来一直野蛮和无视法律。尽管有这些质疑和指控,脸书仍然是全球性的信息垄断企业。扎克伯格还掌控着脸书,大权在握,他身家1千亿美元,还打扮成一个重要领导人和慈善家。换句话说,要是一个银行大盗抢了银行,应该指责那个大盗。要是一个银行大盗抢了20家银行,还扬言要再抢下一家,但没有力量阻止他,这只能指责警察。这就是我们对脸书横行霸道的看法。

豪根透露的文件表明,扎克伯格和我们一样知道Instagram对青少年女孩有害,扎克伯格不是个道德模范,这让我们更加意识到要做点什么。但是,还有很多媒体和政客拼命恭维硅谷富豪,一个苏格兰议员认为豪根在说废话,他反问:“脸书是恶魔吗?”

不过,聚焦于脸书或者这些名人都忽视了关键问题。如果我们的政策是给一个破坏我们社会网络的人1千亿美元和无限的权力,这就是结果。问题不在于脸书,而在于政策在刺激垄断、削弱安全和监视性广告。

更重要的问题是政策制定者敢不敢面对脸书代表的问题。这分为两点:

第一,脸书有巨大的市场权力,而多年来法院和经济学家已经大大削弱了反托拉斯法。在脸书的丑闻中,有一项是最近法官拒绝了联邦贸易委员会对脸书的起诉,因为法官认为政府没能证明脸书是个垄断企业。这个案件已经提交上诉,但最早也要到2023年才能审理。这很荒唐,证明造成损害的标准太难,法院必须加快行动。

第二,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互联网广告公司都搜集信息针对我们精准投放广告。这造成了利益冲突,因为这刺激出一种商业模式,导致通信企业促使用户网络成瘾来卖出更多广告。这不同于电话网络,电话网络不靠广告盈利,社交媒体企业会故意选择成瘾性内容来推广。这还刺激了以阴谋论为卖点的社区,把广告从合法发布人如地方报纸转给给脸书等垄断企业。这种政策失败的根源是,几十年来自由放任主义的法官和政策制定者反对规制企业中的利益冲突,结果导致对数据和隐私的保护执法不严。

回到对脸书放纵不管的原因。为了应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利益冲突的问题,我们人民需要支持政府来干预。我们需要通过法律加强反托拉斯执法,我们需要禁止企业利用冲突,比如通信企业演变成广告网络,我们需要重启对强势犯罪者的法律行动。

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政策制定者正朝这方向努力。在纽约,州议会在辩论一项关于滥用支配地位的法规,来加强反托拉斯执法。在联邦贸易委员会,执法者在考虑加强干预不公平的竞争方式。在俄亥俄,州检察长在用公共设施法规来管理大技术企业。未来,有可能执法者会用刑法来惩罚那些强势的违法者。

国会正在采取行动。政策制定者需要强化反托拉斯法,拆分大技术企业,尽管目前看最有可能通过的禁止自我优待的法案对脸书没什么影响。立法机构还在考虑修改《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这一条让大技术企业能逃脱对其产品的责任。

最后,任何涉及的脸书的改变都会有溢出性影响,因为脸书是高度垄断的市场行为体的代表,这些行为体都有类似的策略。我们没有阻止扎克伯格,也没有阻止任何同样干的银行大盗。如果能重建我们的经济,惩罚而不是奖赏掠夺性行为,那会很美好。

现在就应该放手干,我不想再听到无法无天的银行大盗出现,我们必须正视脸书的问题,修复我们民主机制的失效来解决这些问题。

【马特·斯托勒(Matt Stoller)是作家,关注反托拉斯问题,本文发表于2021年10月26日英国《卫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