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环保少女”在英国花样抗议,外媒揶揄:通贝里狂热症


(观察者网 讯)不出所料,从抵达英国格拉斯哥参加气候变化峰会(COP 26)的那一刻开始,“环保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就引发了持续的混乱和争议。

当地时间11月2日,未受大会官方邀请的通贝里来到会场外,在媒体和追随者的簇拥下,用脏话唱歌、演讲,一如既往地督促各国领袖“重视气候变化”。英国路透社推特用一句“警告,有脏话”,提醒读者谨慎观看视频。

而稍早之前,通贝里的表现也引起不小争议。无论是刚抵达格拉斯哥时的警察护送大排场,还是采访中鼓励阻碍公共安全行为的言论,让她本次的表现在社交平台上“毁誉参半”。“通贝里狂热症(Greta Mania)。”苏格兰发行量最大的《星期日邮报》如此揶揄通贝里和她的追随者们。

通贝里还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公开指责英国“夸大”每年的碳排放减少量,但遭到BBC的发文驳斥。

当地时间10月30日晚,通贝里坐火车抵达格拉斯哥,数百人前往迎接。“终于来到格拉斯哥参加COP 26,感谢你们的热情迎接……”通贝里在自己的推特上“晒出”翘大拇指的照片,还写下这么一段话。

为了护送通贝里,维持秩序,格拉斯哥当地出动十余名警察,紧紧地将她围在中间。

面对此情此景,苏格兰《星期日邮报》揶揄说:“这是通贝里狂热症。”这一外号,随后被《华盛顿邮报》、英国广播公司(BBC)以及加拿大《环球邮报》等引用。而那些通贝里的追随者们,更是被称为“暴民”(mob)。

《华盛顿邮报》和《环球邮报》等均使用了“通贝里狂热症”

随后,争议还在继续。通贝里于10月31日参加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安德鲁·玛尔(Andrew Marr show),公开为堵路等阻碍公共安全的行为“站台”。

原来,近年来一个名叫“隔离英国”(Insulate Britain)的环保组织崛起,手法激进。上月中旬,“隔离英国”堵住了伦敦周围的部分道路,并与警方冲突。

接受玛尔采访时,通贝里鼓励这种行为并声称:“只要没有人受伤,我认为有时候你需要激怒一些人。”她还认为人们需要向政客们施加“巨大的公众压力”,以确保他们采取足够的措施来减少碳排放。

通贝里接受玛尔采访 视频截图

她还在采访中,公开指责英国“夸大”每年的碳排放减少量。“以英国为例,一个流行的说法是,与1990年相比,你们已经减少了44%的年碳排放量,当然,这听起来不错……但如果你看看实际的排放量,情况并非如此。”

但BBC发文驳斥说,这可能是双方使用的“衡量标准”不同。英国官方引用的“44%碳排放减少量”,指的是“地域排放”,包含英国国境内家庭供暖和供电、交通、国内工业和农业等排放,但不包括国际航空、航运和进口的排放量。

如果使用“消费排放”标准,即一个国家在海外制造、进口商品,以及国际航空航运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那么英国的年碳排放相较1997年下降了26%。

随后一天,通贝里来到COP 26的会场外,在媒体和追随者的簇拥下,说下一堆争议话语。

“你们可以把气候危机塞到你们的屁股里。”通贝里在会场外,用粗俗的语言又唱又跳。

她还继续演讲说:“在气候大会会场内,只是一些政客和当权者假装认真对待我们的未来,假装认真对待那些已经受到气候危机影响的人们。变革不会从内部产生,那不是领导力,这才是领导力。不要再胡说八道(blah blah blah),不要再剥削人类、自然和地球。别再胡说八道了(blah blah blah)。不管他们在会场里面干什么鬼东西,都不要再干了。”

通贝里在演讲 视频截图

今年9月,通贝里引用了英国首相约翰逊关于气候变化的部分讲话,并加上了“胡说八道(blah blah blah)”来嘲弄他。

约翰逊在本届气候峰会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提到了“环保少女”的言论。他说:“六年前我在巴黎,当时我们同意实现净零排放,并试图将地球温度的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套用一句话,所有这些承诺将只是胡说八道(blah blah blah),世界的愤怒和不耐烦将无法遏制,除非我们使格拉斯哥的这次COP26气候峰会成为我们真正应对气候变化的时刻。”

通贝里在格拉斯哥的一系列表现,引起不小的争议。路透社用一句“警告,有脏话”(warning:strong language),提醒观众谨慎浏览视频,而网民们也在下面激烈讨论。

“好了,亲爱的格蕾塔,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制造的衣服,不要再使用塑料制成的电脑,不要再使用钢铁,不要再采矿,不要再使用化肥,不要再使用煤炭来生产太阳能电池板,不要再使用混凝土来建造“时有时无”的风力(发电机)……你要以身作则。”一名网民如此批评通贝里激进的气候变化理念。

“首先,把这女孩送回学校……”

但也有人为她辩解:“用脏话,是因为有钱有权的人太过敏感,无法面对真相。”

一名在推特上粉丝众多的用户则说:“说真的,我受够了通贝里的大吼大叫。一开始我听她的,但现在,我觉得她只是喜欢侮辱长辈。她有什么想法?她带来了什么解决方案?已经够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