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大卫·格雷厄姆:2024,特朗普真的要回来了?


【文/大卫·格雷厄姆 译/余烈】

对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试图窃取2020年总统选举的胜利的能力,美国毫无心理准备。截止到大选当天,特朗普已经连续几个月声称选举是“被操纵的”,历史学家和民主专家警告说,这些错误的说法可能会造成何种损害。但是,当总统在选举当晚走到白宫的演讲台前,他坚持说他才是胜利者,这令许多美国人大吃一惊。

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特朗普给佐治亚州的州务卿打电话,要求他找到11000张选票,他试图将司法部门当作他自己的武器,并且还唆使了1月6日那场失败的暴动。

美国人现在已经蓄势待发。甚至还不如说,他们准备得过于充分了。反对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和前共和党人所组成的不稳定联盟的许多成员,正疯狂地关注着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盟友试图窃取2022年、特别是2024年选举胜利的危险。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与此同时,特朗普的许多心腹也在疯了似的关注着如何窃取大选胜利。但这些监督者有可能忽略更严重的危险,特朗普完全可能以光明正大的方式赢得这一切。

特朗普在2016年获得大选胜利是对美国政治实践的严重伤害。他在2020年依附于权力,更是彷如在伤口上撒盐。特朗普在2024年输掉选举并试图窃取选举的胜利果实,将带来更加灾难性的后果。但是,直接的胜利——这是一种非常现实的可能性——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特朗普几乎必然在2024年参选,而被提名也是可能的。除了正式公布自己的候选人资格之外,在公开声明中调戏似地(对他来说却是异常端庄地)宣布此事,他已经万事俱备。一些怀疑论者仍然认为这是个骗局,但如果他能赢,为什么不竞选呢?2016年,特朗普只赢得了共和党初选选民的多数票,并在共和党建制派内部面临几乎一致的反对。甚至正相反,他在进入2024年时,共和党内将会更加团结,尽管民调显示共和党选民中存在更多的矛盾心理。

2021年10月仍然自称“总统”的特朗普在爱荷华州参加集会

一大群共和党人都在关注2024年的竞选,但有几个人表示,如果特朗普参选,他们就不会参选。其他一些人,比如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说他们不会听从于特朗普,但事实证明,克里斯蒂在2016年对特朗普来说甚至不是一个减速带般的小小阻碍。没有理由认为这一点已经改变。周六,特朗普在爱荷华州举行了一场集会,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参加了集会,不管从他自身的气质来看,还是从他的资历来看,他都是一个老派的共和党人,而他的参会是特朗普接管该党的象征。许多参议院共和党人私下里希望特朗普不要参选,但更有说服力的事实是,他们不会公开这样宣称自己的观点。

就连在1月6日之后严厉批评特朗普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也表示,如果特朗普是共和党候选人,自己将“绝对”支持他。

那么特朗可能赢吗?当然可能。目前笼罩着拜登政府的混乱和快速衰退的气氛不太可能——但是并非不可能!——在未来三年内持续下去。 (要参考另一个连续四年灾难的例子,你就得一路追溯到……上一位总统)。拜登保有某些结构性优势:现任者具有着内在优势,而且尽管新冠疫情的未来进程无法预测,但经济情况是可能改善的,尽管可能比较缓慢。

但现实是,拜登的支持率已经明显下滑,两极分化的环境让他一旦失去支持就很难再次挽回。对于民主党人来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拜登已经失去了独立选民的青睐。在职总统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是一个提高支持率的助力了。特朗普和奥巴马在竞选第二任期时,选票份额都下滑了。此外,鉴于几个州的差距微乎其微,特朗普不需要在拜登身上获得太多优势,就可以在一场新的竞争中击败他。

总的来看,特朗普在2024年就有不错的机会获得选举胜利——至少像2016年那样在选举团中获胜,甚至可能是两次未能实现的普选胜利。我在2020年大选前夕写道,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将比第一个更危险,但从2024年开始的第二个特朗普任期将远不止于此。

关于不要对未来的特朗普威胁感到恐慌,保守的特朗普批评家罗斯·杜萨特(Ross Douthat)提出了一些最明智的论点,他认为尽管特朗普可能确实是一个有抱负的独裁者,但如果他不能执行自己的政策,那也无关紧要。“最危言耸听的特朗普批评者一次又一次准确地分析了他无情的不道德行为,但随后高估了他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下属和盟友的能力,更不用说整个国家了,”杜萨特最近写道。

但杜萨特低估了在2025年1月20日重新上任后特朗普会带来的制度格局变化。特朗普可能会统一共和党对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控制。他将在最高法院获得保守派多数席位,并且真正有可能任命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大法官的继任。特朗普在第一次当选的前两年共和党确实控制了国会,但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两院都由对特朗普及其目标深表怀疑的共和党人领导。当时的议长保罗·瑞安( Paul Ryan)并没有采取太多措施来阻止特朗普,但他放慢了他的速度,麦康奈尔(McConnell)也是如此。

现在瑞安走了,麦康奈尔已经展示了他的灵活性。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的抵抗已经被绞碎,只剩下参议院的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众议院的少数代表。特朗普也在试图对那些投票弹劾他的共和党人进行清洗。他已经迫使俄亥俄州的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放弃竞选连任,而且他正在尽力拿下怀俄明州的利兹·切尼(Liz Cheney)。

更加容易摆布的立法部门和司法部门会帮助特朗普,而他也会更好地控制行政部门。他用不合适的玩具和被淘汰的人组建了他的第一届政府,这些工作人员在其他总统任期内永远不会得到这样的工作,因为他们太没有经验,太无能,太粗暴,或太极端。在他重回总统职位时,他将会做得更好。这些工作人员现在经验丰富,能力更强,下次会有更多的资深共和党人将自己排除在竞选总统的可能之外。

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政府失去了许多能干的、认真的公务员,但其他人计算过,他们本可以经受四年的考验。在被任命的政府职员无法维持政府运作的情况下,这些人保证了政府的运转,在特朗普试图削弱法治的地方,他们确保了法治的推行。(由于他们的努力,他们被称为“幕后政府”。)如果特朗普重新上台,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可能会退出。

那些为美国民主的命运担忧的人这样做并没有错。他们只是可能过于关注特朗普非法夺取权力的情况,而对特朗普合法地通过选举而赢得第二任期的可能性关注不够。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公平地获胜,他可以而且可能会颠覆法治和民主规则,就像他输了并试图偷走选举一样,但他会从一个更合法的地方这样做。当选的暴君是全球各地常见的事情。

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兴衰起伏让一些人放心,虽然美国社会的许多东西都被打破了,但一个基本的支柱仍然存在。在这件事上,特朗普无法赢得大众投票;他只是在选举人团里技术性获胜,而一旦选民看到他的行动,他们就会反感他并把他扔出去。也许2024年的选举会强化这一点,也许特朗普不会参选,但对这两种情况,我们都很难有很大信心。特朗普在2024年的胜利将颠覆这个故事。

许多政治家都喜欢温斯顿·丘吉尔的一句谚语:“美国人总是会做正确的事情,只是在他们尝试了其他一切错误的选择之后。”

但是,这种可能性仍然存在:他们可能会尝试了其他一切,然后最终选择了错误的事情。

(本文发表于2021年10月13日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译者是余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