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盖尔·拉夫特:应对气候变化,不能变成富国无耻胁迫穷国放弃发展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盖尔·拉夫特 译/观察者网 宁栎】

不管怎么努力,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以失败结束。会议达成了寥寥几项协议,包括2030年前停止滥伐森林,加强美国和欧盟合作争取在2030年前将甲烷排放在2020年水平上削减30%。而前者,很可能跟2014年达成的类似协议一样落空。此外,会议一事无成,只排放了大量废气。

很多排放大国的领导人没有来参会,他们对于接受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义务可能有所疑虑,还有一些与会的领导人作出了承诺,但受制于技术条件或者未来领导人的意愿,这些承诺也可能落空。从过去5任美国总统看,民主选举的领导人的承诺是很不可靠的。

在20世纪,美国排放的温室气体比全球任何国家都要多,其人均排放量全球第一,是中国的2倍多。拜登出发前想说服国会通过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法案,但民主党人反应冷淡,更不要说共和党人。但是,这不妨碍拜登把自己打扮成应对气候变化的英雄,也不妨碍他批评中俄两国领导人没有与会。拜登要求其他国家减少化石燃料使用,减少排放,但是他还要求石油出口国增加产能来压低油价。拜登既要缓解选民对油价高涨的不满,也要安抚视气候变化为第一要务的民主党进步派。结果,拜登在格拉斯哥的表态含糊又尴尬。

其他领导人也不轻松。小国和中等国家需要取悦全球化精英,因此必须来格拉斯哥亮相,许诺削减排放,哪怕他们知道根本做不到。一些几十万人口的岛国,握有和几亿人口的大国同等的联合国投票权,前者异口同声要求99%的人类放弃发展,来拯救其余1%人口的栖息地。同时,发展中地区的几十亿人缺少能源、电力、网络、交通,他们在格拉斯哥发不出声音。

另外,会议也没有讨论唯一有经济价值、可靠、零排放的稳定电能来源核电站。任何严肃的全球零排放计划,都不可能离开核电产业。可是,与会国没有讨论将核电作为能源来源,领导人们也没有提到这个方案。

事实上,格拉斯哥会议的内容是伪善、犬儒、肤浅的精英主义,还有一种环境末日论的冲动。这只能导致一种新帝国主义,富裕国家的领导人无耻地胁迫穷国放弃发展,然后转身登上豪车和私人飞机离开,而穷国出于软弱或者涣散无法坚持立场。如果富国的领导人果真关心排放,他们应该用Zoom开线上会议,而不是坐私人飞机飞到格拉斯哥,还带着豪华车队。

此外,最近中国、印度、欧洲和北美的能源问题提醒我们,急于达到人为设定的排放目标,只会重创经济和能源安全。这些挫折说明达到零排放的目标任重道远,欲速则不达。可持续性必须是可持续的。

美国总统拜登出席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出行带着巨长的车队。图自AFP

如果不看那些陈词滥调、演讲和宏大目标,现在需要承认这个不好看的事实,就是到21世纪末人类还缺乏意志和资源来放弃化石能源。当然,由于技术进步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会降低,但是这不足以达到联合国设定的1.5度控温目标。气候变化运动分子坚持认为,要是做不到这个,人类就会灭亡。这种说法只是预测,只会引发恐慌、草率决定,还会把几万亿美元花在不重要的目标上。

人类诞生以来,已经经历过大量自然灾害,只有把讨论从宏大的零排放目标,转变到更现实和可持续的目标上,自然灾难是能应对的。这样,人类就能在一个更温暖的地球上生存和繁荣。

我们需要将目标从阻止策略变成调整策略,来优化资源分配。阻止策略需要投入几万亿美元来转变能源来源,能不能阻止温度升高还不确定,但是我们还没有几万亿美元,只能寅吃卯粮。调整策略就是提高对气候变化的抵抗力,同时提高生活质量,减少能源消耗。这两种相反的策略可以组合使用,来应对各种气候问题,包括河南的暴雨、东地中海的森林火灾,或者孟加拉的洪水。

格拉斯哥会议的主张是花几万亿美元来阻止气候变化,降低极端气候发生频率。而调整策略是假定洪水、高温、海平面上升还会继续发生,但是我们不要把城市建在危险地区,还要提高城市的安全性。这需要更好的城市规划、水资源管理、建筑的隔热和通风,配备巡逻队和灭火飞机扑灭森林火灾,建立防疫设施,公共交通,改进工程研究而不是性别研究,以及更好的紧急状况应对。

海平面上升可能导致某些地区不适合居住。但是,控制升温并不是好方法。几个世纪以来,荷兰很多地区低于海平面,但通过工程设施、城市规划和建筑技术,这个国家繁荣了几个世纪。孟加拉经常遭受洪灾,但是只有发展起来才能应对灾难。这是问题的关键。应对气候变化的聪明办法是发展。穷国的主要任务是满足民众的基本需求,根本无力应对全球性挑战。孟加拉需要发展到荷兰的程度,而不是走其他路。全球最大的两个排放国美国和中国出现紧张态势,触发了贸易战、科技脱钩、核军备竞赛、太空武器化,这影响了全球繁荣,也削弱了全球能应对各种挑战的资源。

在讨论B计划前,还需要先普及下气候讨论的性质问题。今天,谁要敢质疑所谓的“科学共识”,就会被边缘化和污名化,他们在媒体上被消声了。各国政府、国际开发银行和非政府组织投入大量资金来推动格拉斯哥会议的主张,打击主张调整策略的人。我们需要更成熟、安全和宽容的讨论,来讨论如何优化使用我们和子孙后代的资源。

我们不能把化石能源看成人类的敌人,事实上也不是。过去半个世纪中国人均寿命翻了一倍,GDP增长了150倍,一个重要原因是有充足和廉价的化石能源。要否认其他地区也有这种发展环境,这是不道德的。向化石能源宣战,把赌注都压在试验性技术上,是一种缺乏严肃讨论的赌博。

不幸的是,西方世界不会考虑这种方案。未来要看中国、印度、巴西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能不能提出一种替代性方案?这种方案是与自然共存而不是宣战,平衡繁荣与环境。更重要的是,基于理智而不是冲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